編輯精選 得獎作品 

65棵樹

作者: 用戶 最後更新: 16/08/2016

  兒時,比現在更常以車代步。望出車窗外,只見兩排墨綠的參天大樹,把車裹在一重密不見天的廊道裏。我家正好座落在這樹叢旁,因此,這順理成章是我最熟悉的景象,香港的其中一角。

  駕着「鐵騎」的爸爸,老仗着自己技術老練,每逢車子駛至綠油油的境地上,也不期然地分神輕敲車窗。他確實不年輕了,但他那孩童似的心境,總叫他的眉目笑容不留一絲拘束。我確是不能理解,他對這片尋常境地千百萬遍、周而復始、毫不厭倦的讚歎,能給予這條路多少價值。

  「來!數一下這些高大挺拔的樹木。究竟我們每天能遇見多少棵?」

  「六十來棵吧。」我木無表情地答道。畢竟,我幾乎每星期都得回答相同的問題。

  他沉默了。他對我的答案感到難以置信。或許,在我厭倦爸爸對樹木「貫徹始終」的陳腔濫調,他正在反覆思索我對樹木的冷漠。

  待人的冷漠。

  那時的我,每逢星期六都會到九龍市區參加興趣班。在舞鞋與樂聲之外,唯有屬於城市的急促跳動,能深深震撼我稚嫰的雙眸。在萬人空巷、在人車燈聲的充斥下,一份被接納的感覺伴隨我左右。在竄動人群的嚮領下,我不致迷失、不致進退失據。

  我認為,自己是城市的一部分。沒有超前、沒有抛離,我從容地與時代的步伐並行。儘管這顯然是一個用高樓堆砌的棋局,我深信自己切切實實地成為了一名曾為香港灑潑熱血的游勇散兵。

  我未曾悟到,所謂的急促跳動毫無意義。一日未真正與人心聯繫,一日也未可奢想成為城市的一抺輕塵。由始至終,城市與你毫無聯繫。

  直至一天,媽媽把我的小手指向大樹椏上莫名其妙的灰色網狀物。

  「媽媽,那到底有甚麼好看?還不是一個平凡不過的鳥巢麼?」我執意擺出一副老成的樣子,沒好氣地說。

  「那可不對。聽!那是盛載歌聲和生命的鳥巢呢。」

  我豆大的眼珠溜往媽媽口中饒富生趣的鳥巢,呆呆地凝望着。

  年歲漸長,我開始尋覓樹木真正魁偉的肇始。但誠如花開花落般恆古的美態永找不着開端,樹木的茵綠沒有源頭,亦無與之對應的終結。也許先賢陶淵明筆下桃花源之魅力,都全因無始無終之妙。如此說來,人於此舉手投足長青不老,只因這裏全不由光陰主宰。

  香港,好像總是令人窒息。65條交錯街道、65幢高樓,甚至是65宗意外。繁華的節拍沖淡志趣、拉遠人心。但可供轉捩的餘地,早已悠然敞寬。

  爸爸,選擇在流光歲月中存一點長青廣闊的晴朗新天,為生活存一點憧憬;幼年的我,情願在人流竄動下迷失,情願在美妙生命中錯過每個動人剎那。一切只在乎自身定奪。香港,在他心目中是福地,在她心目中卻可以是冷漠之都。須知道,思緒總是翱翔無限。

  65棵樹,見證65回春秋,印證65重恩果。這裏見證我與人心互通,且容我去見證香港人心的互通。

  「來!數數這些樹木吧!」爸爸孜孜不倦地問。他,從未放棄捕捉我的熱誠。

  「我心中確信的話,桃花源內又何止65棵樹呢?」

  爸爸笑了。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