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不屈不撓地長大

系列: 寓言故事,人生道理 作者: nickname-dgs-403404 最後更新: 29/07/2016
    幸福,時時刻刻圍繞在你身旁。如果你能聽到母親對你的嘮叨,心存溫馨,那就是幸福;如果你能在電話中聽著朋友的聲音,品味友情,那就是幸福;如果你能獨坐一隅,靜靜聽歌,凝思遐想,那就是幸福。幸好,我就是這種幸福的人,但是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一眨眼,我那清冷的夜暮已經降臨了。
    我微微動了動睫毛,跟著又沒了動靜。不一會兒,終於勉強睜開了眼,在刺眼的陽光下映入眼簾的是母親蹙額愁眉的臉龐,不斷地做著同一個口形,隱約看到的是「女兒,女兒」,我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靠在床頭邊,發出沙啞的聲音:「母親,你說甚麼?」後來,我發現我的
世界從此變得不一樣,在無聲的世界裏,我彷彿置身一座圍城裏,四周一片死寂,聽不到半點聲音,只看到一片淒茫的世界。
    醫生說我昨晚得了肺炎還發高燒,打針導致神經性耳聾,從此要靠讀唇和手語與人溝通。我六神無主地站在窗前,那時正在下着傾盆大雨。雨聲我聽不見;雷聲再響,我也聽不到,只看到觸目驚心的閃電,像是天賜給我的咀咒-深度失聰殘酷地陪伴着一個生命。
    此後,每次回到學校便是我的噩夢,夢裏的魔怪便是欺負我的同學,給我起的花名林林種種。上課的老師滔滔不絕,連珠發炮地吐出一口流利的英語,縱使我很努力地看清楚他的唇形,我也覺得有點吃不消。上音樂課就更不必說了,只看到老師的手指在琴鍵上跳啊跳......跳呀跳......我便禁不住「瞌睡蟲」的召喚,沈重的眼皮像塞了幾千斤重的石頭,越來越重,不聽我的指揮,我頑強的抵抗著,但是很不幸,我已經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我慢慢地睜開眼睛,習慣地用雙手揉揉乾澀惺忪的雙眼,坐起來看到全部學生都已經離開了,只剩下老師怔怔地看着我。我感到茫然不知所措,恨不得找個螞蟻洞鑽進去,我的音樂老師安妮怡然自得地說;「孩子,你是不是有耳障的?」我驚呆了,張開着嘴半天也說不出話來,過了好一會兒,才點了點頭說:「你怎麼知道的?」老師笑而不語。從此之後,安妮老師便很努力地教我彈琴,我學鋼琴非常刻苦,意志甚至超出了成人,雖然鋼琴練習非常枯燥,每天同一個旋律一彈就是好幾個小時,但是我總能堅持下去。哪怕是手指頭都磨出了血泡,包紮好了,又繼續練習。
    經過我六年的苦練,終於有機會啟程赴英國,參加英國皇家音樂院,舉行的少年鋼琴比賽,我的伯樂-安妮老師帶着我踏上舞台。我坐在鋼琴前,並不只是單純地彈,而是全心投入到了音樂的意境裏。雖然我聽不到,但是我能感覺到那些美妙的音符從琴上緩緩流淌着。我的琴聲時而高亢激昂,像漲朝時的海水拍打着海岸;是而委婉低沉,像老人撫摸着已睡着的寶寶;時而清脆薄亮,像徐徐的清風拂過我的臉龐。雖然到最後我只拿了季軍,但我的臉上已經浮現了幾絲微笑,是幾絲成功的微笑。我流着淚跟安妮老師說:「謝謝......謝謝,老師,我今天有這樣的成績,全歸功於你,我能遇到你真是三生有幸。」老師笑着說:「人一生並非充滿着玫瑰花,偶爾在路上的荊棘刺痛你,你才能堅韌不屈。」     無聲的世界裏我不怨天怨地,不灰心喪氣,不自卑消極;無聲的世界我開闢自己的一番天地,用不歇的力量揚起積極的心帆,把生命春風鼓滿。路不論是易走的,還是難走的,平坦順逆。我還是願意冒無懼前行。船不可終日泊在避風巷,乘風破浪才是船兒的天職,縱使風雨飄搖,仍要昂然啟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