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壁倒塌了

作者: 用戶 最後更新: 14/07/2016

自從我跟爸媽搬到新市鎮居住後, 我們都沒跟舊的鄰居保持聯絡。直到有一天,有個舊鄰居給我們傳來舊屋要被拆卸的消息。我這麼一個熱衷於攝影的人,便決定回去為舊屋照相,希望在它被拆卸前挽留著僅剩的回憶。

在腦海裏,曾是個熙來攘往的屋邨如今只剩下幾戶人家居住,寂若無人。昔日載滿無憂的笑聲和腳步聲的日子也只好成為一個值得回憶的片段。站在舊舊屋面前,照了幾張相片。雖然是照了很多相片,但我心想,我的舊屋一定不只是四面牆壁得觀看吧!

昔日的花園經日久失收後已化身成一堆堆雜草。我嘗試大步跨過雜草,只怪自己馬大哈,”噗通”一聲跌倒了。我扶着旁邊的牆站起來。抬頭看見的,卻是一幅畫在牆上的圖畫。儘管牆身已脫落,那些回憶依然存在。看着那女孩梳著兩條辮子,臉掛笑容地坐在鞦韆上歡快地蕩著,而爸媽就站在旁邊,給予我向上衝的動力。記得那時,爸爸儘管下班後是多麼疲勞,也願意替我解決學業上的困難,每次在我打球後都會以雪糕鼓勵我,與我並肩作戰。媽媽每個晚上也會給我煮我最愛吃的餸菜,時刻為我準備外套和水瓶出外,我正是在他們的關愛下,幸福地成長著⋯

如今,如此表現家庭幸福的情景,在這幾年內好像也沒什麼出現了⋯我跟爸媽之間好像建立了一幢無形的牆。

小時候的我一直牽着爸媽的手走上快樂的成長路程上。漸漸地,我在長大的過程中,就日益添多字典所認識的詞匯,其中一個就是”獨立”。在隨後的日子,媽媽怕我抵禦不了寒冷,不時也有提醒我多穿些衣服回校,但我偏偏喜愛堅持己見,就當她的無謂”囉嗦”為耳邊風。而爸爸呢,為了舒緩我的壓力,安排我們一家人到大阪旅行。我呢,就只顧與朋友一起去玩,聽見爸爸的消息,臉上露出不滿,並想盡千方百計推卻他。整個假期,根本就沒有一個晚上與家人一起渡過。在我們一家人難得能夠出外享受晚餐的,時候我會把耳筒塞進耳朵裏,將自己與外世隔絕,成為爸媽眼裏最惹人討厭的”低頭族”。我們之間惜字如金,是因為我一直也把他們的愛拒絕,原來,那牆⋯竟是我親自建成的。

旁邊傳來一聲巨響,在數秒之間,那牆倒了。此情此景讓我在心中做出了決定。

拍攝完回家已是黃昏時分。我主動坐在餐桌前等待吃飯,不像以前般躲在房間要爸媽催促。爸媽看見我自動自覺地坐下,都深感詫異。”你們工作辛苦嗎?”我問到。”也挺不錯的。”他們笑著回答。看着他們露出久違了的笑容;在那一刻,我感到我們之間的牆倒塌了。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