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得獎作品 

回憶中的她

作者: 用戶 最後更新: 27/06/2016

“咚,咚”,水果刀一下一下地落到砧板上。我看著剛切好的蘋果,不禁從心底裏笑了起來——還是外婆切的蘋果比較美觀。打量著自己剛切好的蘋果,我的思緒不由得回到過去,想著我回憶中的外婆。

 

四歲的我,經常由外婆照顧。我很愛哭鬧,更愛向外婆發脾氣。外婆不但沒有嫌我麻煩,亦沒有在我因小事而哭鬧時責備我,反而會為我唱歌,抱著我跟我說笑。她那張臉,永遠都是笑意盈盈的,猶如生怕我會害怕她。我每次哭鬧完,她都會靜靜在旁切著一個紅通通的加拿蘋果,哼著說:“一日一蘋果,醫生遠離我。”她會細心地將果皮切成一個個圈,並確保它不會在途中斷掉。切出後,便會讓我咬著那一條蘋果皮。在我童年回憶中的外婆,永遠都是這樣的細心,和藹可親。

 

十二歲的我,為了升中學而經常將自己困在書房裏。學習的壓力,使我的脾氣更加暴躁。每晚,外婆都會端來一盤切好一粒粒,帶皮的蘋果給我。我總會快快的吃完後繼續溫習。那時的外婆,非常了解我,總會知道要在晚上八點正給我來送蘋果。我亦會儘快地吃完,因為外婆經常說:“蘋果放久了會黑,黑了就不好吃的了!”

 

我漸漸的長大,也依舊把自己困在房間中,外婆亦漸漸地老邁。她開始不多走路,連蘋果也不會端給我吃了,只會在外面大聲說:“出來吃蘋果呀!”我不出來,她又會說:“蘋果要黑了!”我為了耳根清靜,總會皺著眉頭走出去,拿著切開一半,有些發黑的蘋果回到房間。我才發現,被電視機的光線照著的外婆,她那張臉上的皺紋好像深了許多。中學時,我回憶中的外婆很囉唆,很麻煩。但我不知道那是苦口婆心,是出自外婆內心為我著想的心情。

 

我最後一次見外婆,是在醫院裡。她身體弱得不得了。我倚在床邊,握著她一雙粗糙的手——何以我以往沒有發現她的一雙手是這麼的厚呢?外婆把頭別向床頭的櫃頂,笑了一笑,便安詳地閉起了眼睛。我望向那方向,櫃頂上,立著一個加拿蘋果。我回憶中的外婆溫柔體貼,滿頭銀絲。臉上永遠掛著一個微笑。

 

切好的蘋果開始發黑了,我趕快一粒一粒將它放進口中。這加拿蘋果在我口中甜甜的,爽爽的,卻不及外婆切給我的蘋果般鮮甜,卻不及那麼雙脆。

 

我回憶中的外婆知道我喜歡吃甚麼品種的蘋果,知道我喜歡吃甚麼形狀的蘋果,知道我甚麼時候要吃蘋果。可是我,卻從不知道外婆喜歡吃甚麼水果。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