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如果我是哥哥

作者: 用戶 最後更新: 21/05/2016

從睡夢中醒來,只見自己身處在一個不一樣的房間。

要說是完全沒有見過也不算,只是不是自己的房間,這裡是哥哥的房間。

我錯愕地往四周看著,為什麼會在哥哥的房間?

「為什麼……」正當我小聲咕嚕時,發現自己的聲音不一樣了,這是哥哥充滿磁性的聲音。

不明白是什麼一回事,我走到鏡子前,看到的並不是原來的長髮少女,而是一位二十出頭的男生。

我從妹妹「清琛」變成了哥哥「清宙」?

女僕敲了敲門,我應道「進來」,她有禮地對著我鞠躬,「清宙少爺,早餐已經準備好了,請你下到二樓享用。」

「我知道了。」學著哥哥那樣回應道,待女僕走後我低著頭來回床上,一秒後抱住頭跪在床上,這是什麼一回事!

昨天還是我自己,今天一醒來就變成了哥哥,是我在作夢嗎?

我用力地拉扯著臉頰,痛死了!看來這不是在作夢,那是「現實」嗎?

思考了一會,我走到哥哥的衣櫃前開始取衣服更衣。

反正變成了他,那就來看看「青砥清宙」的生活是怎樣吧。

變成哥哥算是好是壞,如果變成其他我認識的人可能更、可怕嗎?

現在的時間是一月二十七日的七時多,這個日子是「過去」吧?

在我的印象中昨天是四月十一日,所以我是回到過去,沒有記錯這個日子是我第一次和緋櫻出去做任務,真是可怕的回憶。

換好衣服後我來到飯廳,敲了敲門後進走,學著哥哥一樣揚起大大的笑容看著在室內的父親母親,「父親你早,母親你早!」

母親朝我微點頭,父親則是看了我一眼,什麼也不說,只在享用自己的早餐。

看來父親對待我和哥哥都是一樣的、一樣的冷淡。

「我」一直還沒有起來,根據我的回憶「我」是九時多才起來,也就是我要出去和「我」嗆聲。

「小琛,你終於起床了嗎?」

到著眼前的「我」,我笑瞇瞇地問道。

小琛用眼尾瞥了我一下,揚起虛偽的笑容,「你早,哥哥。」

對話和表情完全一樣。

「為什麼你不叫僕人幫你拿早餐,這是他們的工作哦!」

「我又不是殘障的人,這點小事盡可能就自己做。」

我微微地一笑,小琛的確就是過去的我,老是這麼口不對心。

我變成了哥哥,哥哥會不會變成我呢?

大概是不行了吧,已經不行了……

回到自己的房間後就進行每天的行程。

十時是私人家教的課堂,這次是西班牙文,十一時是劍擊,對於劍擊一竅不通的我完全呆住了。

只見教練向我攻來,身體自己作出反應,是哥哥的身體作出的自然反應嗎?

從三樓的落地窗看去,可以看到小琛從家中外出,是去見緋櫻吧。

十二時是午餐時間,一時是學習鋼琴,說來儕宇也有學習鋼琴,上次把巴赫的十二平均律彈了一次,稍稍地吸引了我的注意,所以去自學了一下。

沒想到哥哥也要學習鋼琴,而且是很高級的樂譜,完全搞不懂。

二時是拉小提琴的課堂,當時的情況實在是、傻到我也不想提了。

就當哥哥的身體有記憶但也是拉得很刺耳,還是說他原來就拉得很差?

三時終於可以休息一下了,我伏在哥哥的床上,身體盡是疲憊。

原來他天天都要做這麼多的學習嗎?

平常的我就只需待在家中看看書就消磨時間,他卻這麼辛苦。

敲門聲響起,我收拾了一下自己就應聲道,「進來吧。」

只見進來的人是哥哥的保鑣,是有什麼事嗎?

「清宙大人,清琛小姐她現在在遊樂園和一個陌生的男子正在遊玩,要我們去暗中保護嗎?」

「……為什麼你們會知道她在哪?」

他眨了眨眼,一臉的疑惑,「是您說擔心她的行蹤才吩咐我們去跟隨她,您忘記了嗎?」

……哥哥這麼擔心我的嗎?

我輕輕地一笑,「當然不是,只是嚇一下你而已。」

「不用特地保護她,讓她自己一個玩一下吧。」

「清楚了。」

保鑣出去後我倒在床上,深呼吸了幾下,眼前漸漸變成模糊一片。

以前我眼中只會出去玩樂,輕佻的哥哥負擔原來這麼大。

一直記掛著他對我的傷害卻不去了解他,直到沒法回頭才知道他對我的好。

人就是這麼愛重複犯錯,卻不懂反思自身。

我的身子捲縮起來,一直在啜泣,就算知道了這些事又如何,已經不會有所改變了。

天花板出現一絲絲的裂縫,裂縫愈來愈大,裡面的是一連串的數字,零或一。

眨眼間大部分的地方都出現了數字並變為漆黑一片,空間崩塌了嗎?

直到空間崩塌的最後我摸著自己的臉,要一直記得這個樣子,不要記得。

回過神來,眼前的玻璃面罩已經打開了,業雲看著我,哭笑不得地說道,「就這麼感人嗎,你的臉上全是淚痕呢。」

用眼尾瞥了他一下,我把頭盔脫下來,擦去臉上的淚水。

業雲滿意地看過來,「很厲害吧,我發明的記憶回溯器,和真的一樣吧?」

我所看到的不是自己的記憶,而是哥哥的記憶,是因為身上的血是從他捐來的吧?

「你很想念他嗎?」

「沒有什麼想不想念的,別人為了自己而死,總會有傷心的感覺。」

「真的只是這樣嗎?」

我低著頭用紙巾擦眼淚,不說些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