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大樹,挺著!

作者: 用戶 最後更新: 31/01/2016

黃落的樹葉,灰暗的椏枝,大樹在院子裡默默地立著。拂曉悄然降臨,卻趕不走這肅殺。

 「 大樹,你今年結果了嗎? 」 人們的冷嘲熱諷有如一把利刃,狠狠刺在我身上。我勉強擠出了微笑,搖了搖頭,匆匆離開了人群。

寒風颼颼地刮著,大樹也跟著搖曳身體,我站在窗邊,任由冷風拍打我的臉。

「學甚麼畫畫 ?畫畫能養活自己麼?亂揮幾筆就叫藝術啦?庸俗 ,真是庸俗! 」 那時我偷偷在外學畫畫,豈料被外婆發現了,她毫不留情地把我畫了三個月的大樹油畫撕掉了。外婆一手扯著我,一手把那幅油畫丟進火燒火燎的灶火中,油畫的灰燼飄散在空中,劈裡啪啦的火聲在耳畔縈繞著,外頭又忽地下起了刺骨的秋雨。

火焰吞噬了我的夢想,雨水冷卻了我的熱情。

管這事後,大家都呼我大樹。

我憑著那點點的餘溫,重新拾起了畫筆,我不能就此放棄我的夢想,不能就此被人看扁,更不能就此認命。

我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不分春秋夏冬,都在卧室作畫 ,達芬奇每天畫著蛋 ,我則每天畫著樹。全村的人都知道這件事。我為了畫畫 ,沒找工作 。我每星期都向出版社投稿,收到的要不是告訴你畫作不能刊登的感謝書,要不就毫無回音,但我並沒因此而間斷過。外婆總覺她的話應驗了,雖她沒再阻止我,但每次都投來鄙夷的眼神,還低叨「沒出息 」。

院子裡的大樹依舊是禿椏枯葉,人們每次見我都問結果了沒有,我投的畫稿依舊不能出版,外婆依舊鄙夷。

「大樹,挺著! 」 我每天都默念著,總巴望些甚麼。

黎明再度降臨,東方漸漸發白,我揉了揉眼睛,我怔住了——院子裡的大樹長出了新葉 ,我跑到院子裡去,輕輕撫弄著它漂亮的葉片,眼淚自眼眶一顆顆,順著臉頰滾了下來,心裡有種不能言喻的激動。

「 大樹,大樹! 」

我趕緊揩走了臉上的淚水,趁叫我的聲源看過去,原來是王大媽在跟我招手。她繼續說:

「 大樹,有人在村口找你呢!他說找你有事,你最好快...... 」

沒等王大媽把話說完,我就一個勁地衝了出去,像是爸媽終於答應給我買渴望了良久的洋娃娃。我急不及待,也不敢相信。

「 你好,我是出版社的社長,我們十分希望能跟你商討把你畫作出版的事宜。 」

我怕這只是我做夢的泡沫,一碰就會破;我又怕這只是出版社社長

開的一個玩笑,他下一秒就會反悔。我帶著哭腔應答出版社社長,不會讓這個機會用任何的方法從我手中流走。

春光溶化了冰雪,成了潺潺的溪水,院子裡的大樹綠葉長得很茂盛。

大樹,請記得,不論如何,也要挺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