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我認識的一家粥店

作者: 用戶 最後更新: 11/10/2015
老家盛夏的第一線晨光,出現得格外早。

      對面馬路盡頭轉角處的那家粥店徐徐拉開了捲閘,吵醒了拴在門前的老母狗,母狗挪了挪身子到店鋪旁邊的空地上,舔了一圈嘴巴又繼續睡去。年輕的老闆一邊麻利地在店面外架起了幾張木桌椅,邊不忘跟路過的街坊搭上幾句話。我呆呆地看著,一切既熟悉又陌生。

      小店生意一直很好,開門不久便陸陸續續迎來了不少上了年紀的客人,或是跟在爺爺屁股後的小孩,他們都愛坐外面的座位,圖個涼快。而我卻挑在了店面內靠牆的一張小方桌裏坐了下來。

     店面內即便不用經過裝潢,也彌漫著濃濃的“復古”味。閉上眼都記得三面的牆已不是顯眼的白,上面方方正正地貼上紅字黑墨寫成的餐單;“客似雲來”的牌匾走遠一點看已經退化成“各以雨來”;牌匾下還鑲著個油跡斑斑的老舊蠟燭臺。還有方桌旁那堵牆上的兩條紅色筆跡,是我小時候無意在此烙下的印記。

     那時候這裡的老闆還是個健談的老公公。爺爺總愛帶我到那裡吃早餐,一坐就是大半個上午。爺爺跟老闆是發小,我們屁股剛貼著凳子,老闆就捎來了茶水,附加一個小玻璃杯,滿足爺爺自帶酒水的需要。還記得我們的粥是多豬肝走蔥花。老闆閑時也愛坐下來你一言我一語,他們談笑風生,為了不讓我喊要回家,老闆時不時就問我還要吃點什麼。我在旁塗塗寫寫,也吃得不亦樂乎。

    其後的日子,因早起已經成為一個挑戰,便失去太多和粥店、爺爺交匯的機會。

    僅僅是幾個暑假的過去,景物依舊,人事已變。牆上的痕跡如故,我的點餐亦是脫口而出。少頃,年輕的老闆小心翼翼地把一碗蒸汽仍未散盡的粥端上了我的桌面,蔥花在霧氣裏也顯得格外刺眼。原來,我所認識的,熟悉的,不是店內的裝潢擺設,而是人,是感情。然而這些都在每個不察覺的瞬間,悄悄地改變,倘若時光再倒流,也許我會珍惜得更久。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