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得獎作品 

神燈

作者: 用戶 最後更新: 18/08/2015

在骯髒簡陋的走廊盡頭,門前放置著一個用厚厚的牛皮紙包著的包裹。灰暗的燈光下,向華只能隱約看到一行潦草的馬克筆跡。除了這行字,整個包裹更像是被人遺忘了的廢紙箱。

「咦?這是什麼?『我能實現你的願望』?說什麼鬼話?但這東西怎麼這樣像阿拉丁裡那盞油燈?生鏽發黃的金屬表面可真絕了,這種貨還真能和那些古董魚目混珠啊!哈哈!」

向華從小到大都住在這棟唐樓裡,他不是沒有想過搬離這個家,但是在房價飆升的日子裡,他一個只有中四學歷的「打工仔」能找到一份安穩的保安工作已經算不錯了,政府的支助有限,向華又怎會有上公屋這種奢望呢?況且,向華早就適應了如此惡劣的居住環境,自己和街坊的關係又不差,也只能接受社會的殘酷了。

望著手裏那盞殘舊的油燈,向華有點猶豫。他不是怕它的危險性,左鄰右里那幫熊孩子雖然喜歡玩各種差勁的惡作劇,但也不致於讓他恐懼。如果油燈真的有魔力,讓他的願望成真,那他不是應該為自己的未來感到興奮啊?那向華心底的那股忐忑心塞到底從哪裡來呢?

拋開心裏莫名奇妙的直覺,向華決定先試一試這盞來歷可疑的油燈,況且它大有可能只是一盞騙人希望的假貨呢,能有什麼損失?既然它長得這麼像阿拉丁的神燈,向華決定以最傳統的方法擦擦了油燈的表面,大聲說出自己臨時想出的願望:「神燈,幫我炮製一份晚餐。」在向的華手中,油燈的表面似乎閃了一下,不過失望的是,精靈不在,食物也沒憑空而現。向華上下搖了幾下,確認沒有蹊蹺,便肯定是自己餓過頭出現幻覺,決定下樓買晚餐。

走下樓梯,已經快十一點,街上難得的冷清。向華走到路的末端,發現連自己平常光顧的茶餐廳也開始收拾,應該不再接生意了。向華嘆了口氣,看來今天的運氣都是假的。

「華仔,這麼晚還不回家?」

「是啊,今天本來不想自己煮的,可是剛剛耽誤了時間,餐廳都關門了。」

「是嗎?阿心剛才送外賣時下錯了單,老闆娘這裏還有一碗雲吞麵,你拿去吧!」

「這樣不太好意思吧。多少錢?我給回你。」

「傻小子,大家街坊認識幾十年了,這十幾塊錢能差多少。快拿去,很快冷的。」

看著手中的外賣袋,明明是再也平常不過的一碗麵,向華卻不知為何忽然熱淚盈眶,差點連油燈也拋諸腦後了。可惜貪婪是人性的一部分,種下了惡果,想逃脫並不簡單。打開家門,向華把雲吞麵隨便放在桌上,注意力不禁又轉移到神燈上。如果它設有願望的上限,那麼是否應該一開始就用盡它的能力?讓自己永世無憂?想到這裡,向華不禁慨歎一句:「神燈,如果您能給我一千萬元,我就真的可以整輩子不再工作了!」向華打開外賣袋,準備吃飯,但他似乎沒有看見那閃金光。

次日,向華如常上班。他負責的那棟大廈不過在馬路對面再前幾個街口,走過去五分鐘就可以了,方便得不能再方便。綠燈的嘟嘟聲響起,向華一如以往是第一個過馬路。經過一整晚的輾轉翻覆,向華快累垮了。他滿腦子不是神燈就是神燈,即使到了現在幾乎像是行屍走肉的上班路程,向華還在想著許願的事情。

「戛——」的一聲把神智恍惚的向華拉回來,只不過他清醒的時間也只有這短暫的一瞬間。


~~~


再次醒來時,向華的眼裡只有白色:從天花板到牆壁到床單,甚至是自己身上的衣服,都是最純潔的白,就像向華腦海裡的空白。耳邊的聲音雖然朦朧,但是向華並非聽不清楚一字一句,而是聽不明白奶奶自言自語時是什麼意思。


「孫子啊,乖孫啊,怎麼會這樣啊?幸虧你那保安工作有給你買保險,要不是像你這樣半身癱瘓,想工作也不行啊!沒有這一千萬元,奶奶想養也養不了你啊。」


~~~


在骯髒簡陋的走廊盡頭,門前依舊放置一堆厚厚的牛皮紙,而灰暗的燈光下,似乎沒有人注意到牛皮紙背面的那行潦草的馬克筆跡-「但你願意付出代價嗎?」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