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經緯:用警棍一刻無考慮某一特定條例

退休警司朱經緯涉嫌用警棍毆打途人案,朱經緯繼續自辯,他指當時是行使法律賦予的權力,阻止罪案發生,無可能逐一問對方是否示威者。朱經緯抵達東區裁判法院,接受控方盤問。控方指法庭當日頒下的禁制令,只適用於馬路而非行人路。朱經緯同意這個講法,但當時他是行使公安條例賦予的權力,使用適當武力驅趕人群,目的是阻止罪案發生,並非因為鄭仲恆違反禁制令。控方再問事發時,朱經緯如何分辨鄭仲恆是示威者,認為他的解釋只是事...

關鍵字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