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價值:我是特殊兒童?

作者: 香港青年協會媒體輔導中心 最後更新: 29/05/2018

「唔鍾意讀書就代表我係SEN?」

阿希,中二級學生,是一個活潑好動的人。自小六開始,不論是足球比賽、一百米短跑、跳高、跳遠……他的名字總會在不同的運動競賽中出現。在同學眼中,他是一個典型的「體育人」,每年體育課都能輕鬆奪A。相對地,阿希其他科目的學業成績就不太理想,經常徘徊在合格的邊緣,父母亦因此相當擔心阿希,甚至懷疑他有特殊教育需要(Special Education Needs,簡稱為SEN)。有時候,阿希功課寫得比較馬虎,父母就會討論阿希是否有讀寫障礙;有時候,阿希未完成作業就嚷著要和朋友踢足球,父母又指他可能有過度活躍症……結果,父母便帶阿希見醫生作評估,然而報告結果卻否定了父母的一切懷疑。

可惜,一份評估報告並沒有完全消除父母的擔憂,持續長期的懷疑令阿希感到愈來愈大壓力,亦開始被父母的說話同化,更不時會反問自己「我是否真的有SEN?」。因此,阿希的情緒變得愈來愈不安,對父母的說話亦都感到很煩擾,漸漸討厭與父母聊天。家長日當天,班主任提到阿希最近的精神狀態欠佳,上課經常發白日夢,成績亦比上學期退步。聽後,母親大為緊張,更加確信阿希有SEN的問題,認為先前的評估可能有所錯漏,於是再次提出找醫生作檢查的要求。




隨著大眾對SEN認知的提高,社會對此問題的關注亦有所增加。可惜,有部分父母愛子心切,子女學術表現及成績未如期望,便歸因子女有SEN的問題。然後四出尋找醫生,進行不同的評估,希望找出問題的根源,改善子女的學習表現。這些舉動令子女無所適從。漸漸地,他們的自我價值及尊嚴不但有所受損,壓力及焦慮等情緒亦都隨之倍增,最終更影響健康的家庭關係。

學業成績欠佳並不等於就是SEN學生,而SEN亦不是甚麼洪水猛獸。即使受閱讀障礙困擾,學習期間甚至連書寫自己名字都感到困難的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亦能憑著創新的思維及專業的技術,為蘋果公司開創出輝煌的成就。

其實,不論有沒有SEN,每一個人本身都是獨一無二,學習需要自然會有所不同,成功亦沒有一套單一的標準,正如我們總不能夠要求海豚取得爬樹第一、獵豹贏取游泳冠軍一樣。所以,懂得發掘自己獨有的長處,確立自我價值,從而尋找合適自己的學習模式並加以發展,每個人都能擁有屬於自己的將來和成就。

作者簡介
香港青年協會媒體輔導中心
香港青年協會媒體輔導中心

香港青年協會媒體輔導中心旨在為成長上遇到困難的青少年提供支援,協助他們積極面對挑戰。服務包括:「關心一線27778899」、網上平台(utouch.hk及whatsapp 6277 8899),務求透過多元化的渠道及服務手法,為青少年提供即時、無界限以及創新的輔導服務。

關鍵字詞: 特殊教育需要|SEN|自我價值

少年Teen空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