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進化的歷史 – 香港歷史博物館館長訪談

作者: 香港教育城 最後更新: 20/05/2016

古老、沉悶、遙遠、「死讀書」……這些是不少人對歷史的印象和感覺。但如果說歷史其實是新潮、有趣、流動的,與歷史相關的工作是具挑戰,講求團隊合作、計劃、溝通技巧等,你會否對歷史有不一樣的看法呢?就讓從事歷史工作近20年的香港歷史博物館一級助理館長(考古)張雅茵(Rebecca),與大家介紹歷史和歷史工作的挑戰和樂趣。

問:請介紹一下館長的工作。

Rebecca:以歷史博物館為例,館長職系主要分為展覽及研究、藏品和教育及推廣。展覽及研究會按科目分為自然歷史、考古、都市歷史和民俗史;藏品組即管理倉庫、收集藏品等;教育及推廣即為學校舉辦教育活動,為市民籌辦推廣活動,如講座、工作坊。我們都有機會到香港海防博物館、孫中山紀念品駐館。當然還有其他同事,如管理場地需要經理、設計展覽需要設計師。

而我們有機會調動到不同部門工作,我自己曾任職教育組、海防博物館和藏品組,每一個職位工作了四、五年,令我們有機會去挑戰不同的崗位,嘗試不同的工作,有新的學習機會,亦明白到不同部門同事的想法,可以保持自己的Passion和年青。

問:擔任歷史博物館的館長,有什麼要求呢?

Rebecca:所修讀的本科需要與歷史、人類學、地理有關。我自己讀歷史出身,非考古,但要籌辦如「漢武盛世:帝國的鞏固和對外交流」展覽,需要邊學邊做,所以有心想從事這個行業的人一定要不斷去增值自己。

如製作展覽時,現在有很多新媒體的元素,都不是我們的專業。常說歷史很古老,要令時下的朋友進入博物館,要知道他們的接收模式,嘗試用相應的模式去吸引他們。以前歷史博物館仍在九龍公園的年代(即今日的文物探知館),展示模式只是擺放展品,寫一些介紹,不會有活動配合,比較單向。我們今日不能用以前單一的形式去表現展品,所以我們需要一點潮流觸覺,知道新媒體的形式,懂得使用這些多媒體。其實要會用也不難,我們日常已使用智能電話,只要我們有一個心去學習和接受新事物,開放一點,就沒有問題。

問:歷史不是只需展示展品便可,為什麼要運用多媒體和互動的元素呢?

Rebecca:事實上,博物館都需要與很多娛樂競爭,時下青少年、家長帶著小朋友、老師帶著學生,他們會到主題公園還是博物館呢?除了知識層面,我覺得如果小時候我們有到過博物館,又覺得不悶、好玩,長大一定會再來,甚至帶他們的下一代來。

看「香港故事」就知道,我們有場景配合、有感應器可發出聲音、有影片,巡展時曾做過360度投射,而且展覽更容許觀眾的參與,設置教育閣,即場玩拓印、穿漢服、互動電腦遊戲,網上有網頁、Facebook與觀眾溝通,令我們知道觀眾的需要,又做很多教育推廣,如學校團體參觀、導賞服務,又與科學館一起推出「兩館遊」,我們希望能夠成為年青人逛街睇戲外的活動。

問:舉行一個展覽,所需要的工序、時間和人力有多少呢?

Rebecca:不同展覽的規模,所需要的都不同。如簡單在博物館大堂的展板,只需要文字稿和相片,而且已有研究資料在手,半年都可以做得到。

如果是專題展覽,我們之前已有5年或10年的計劃,亦會初步評估是否能成事,待政府批資金,開始與合作單位蘊釀,所花的時間1至3年不等。以「漢武盛世」展覽為例,館長和行政人員於2年前已製作展品清單,予中國文物交流中心衡量、溝通是否能夠實行,以及處理行政工作,到落實後即開始展場設計、出書宣傳、準備文字稿、展品運輸交收、展品復修,之後宣傳及教育組開始投入工作,參與的同事越來越多。

又如「香港故事」這麼大規模的長期展覽,早於80年代的館長已開始收集藏品,一代一代傳下來的文物收藏,不是即刻說有就有,好似當中的誠濟堂藥店,是我們的前輩與店鋪建立了長久的關係,到店鋪結業時才願意捐出來的。

問:舉辦展覽時,有什麼難處和挑戰呢?

Rebecca:不同展覽情況不同,但共同的挑戰就是「趕死線」。而且借用和處理展品方面,會有不少變數。又以「漢武盛世」展覽為例,我們從40多個單位借展品,我們透過中國文物交流中心逐一問對方是否願意借展。而最大問題是文物的狀況,畢竟它們已經2000多歲,它們是否適合長途運輸呢?

但同時展覽已落實故事大綱,如有一半計劃中的展品不能來,或是驗收時發現展品不適合來港,又沒有代替品,整個故事需要重新籌劃,所以我們要預先有後備計劃,希望令改動減至最少。我們亦需要有一個彈性,即刻與上級溝通決定如何處理,展場就要立即作出改動,過程如坐過山車般十分驚險。

但其中,館長、設計師、場館經理、復修組等在遇到問題時一起解決,我們十分能夠感受到團結的精神,當問題解決,裝上展品,打上燈光,看見很漂亮的展出,感覺這就是我們所獲得的成果。

問:一個展覽這麼多人參與,要平衡各方的要求和意見,溝通不是很困難嗎?

Rebecca:事不難做,人是最重要的,所以人的溝通對我們的工作十分重要,不同範疇的同事都會有他們的專業考慮,好似怎樣放置展品,設計師認為怎樣擺是漂亮,復修組覺得怎樣放會令文物安全、不會耗損,場館管理則考慮市民怎麼參觀會舒服、安全。作為館長職系的同事,是展覽最初策劃的人,我們要明白每位同事的立場和專業意見,他們都是想把事情做好,我們要協助從中取平衡和妥協,令大家一人讓一步。

問:當館長有什麼樂趣呢?

Rebecca:很感恩就讀的本科,可以成為工作。現在於社會工作,很少有職業如我們一樣可以到圖書館看書、睇字典、做資料搜集。而且香港有很多不同展覽可以做,今次做中國漢朝,之前做俄羅斯,就近的有粵港澳三地展覽,可以接觸不同的文化和人,更難得接觸到國寶級文物,很開心。

問:這個工作有機會與外地交流,對你有何得著呢?

Rebecca:好似今次向中國各地借展品,有一個感覺是香港的年青人真的要努力,因為我們的國家地大物博、人才濟濟,跟我們接洽的朋友都十分年青,只有廿多歲,因為工作屬國家層面,他們的接觸面十分廣泛,如中國文物交流中心會與外國商談展覽,他們會到台灣、美國、法國、英國等地,語言能力十分高,有視野,就算在中國本土,不同地方都有不同的文化、文物可以接觸。所以想接觸這方面的工作,就要令自己接觸不同方面的知識。

當然,大家都是互惠互利,不一定要競爭,而是互相學習,他們都會來港看我們如何佈置,最重要是先鞏固自己的底子。所以歷史並不是一個停下來的工作,而是需要跟著一起進步。

問:歷史的工作會進步,所指的什麼?

Rebecca:不要以為歷史是古老的東西,所以工作不會變,好安穩,好似展示文物都需要有新鮮的表達方式。勝在互聯網上有很多資料,可以不時看到其他國家在做什麼,又如中國故宮都開放了很多地方參觀,所以科學館才有「西洋奇器-清宮科技展」。

我們讀歷史的常說「History is repeated itself and have two side」,重演的歷史對我們有什麼得著呢?我們做人、做研究、做展覽,從中可知道自己做得好和需要改善的地方,歷史正告訴我們下次做好一點,避開錯誤的位置,令自己進步,所以不要以為讀歷史沒有用。

問:很多人,尤其是年青一代,都覺得歷史很沉悶,你有何看法呢?

Rebecca:好多人都說歷史一科是夕陽科目,我有很多同學都當了老師,甚至轉教通識,可能教育制度令同學覺得歷史要背誦好多東西,不夠活。

但歷史不只是歷史,英文「History」是指「his-story」,是關係人的故事,沒有人不喜愛看故事,所以大家都是喜歡的歷史的,否則不會這麼多人追看《武則天》電視劇,只不過我們用什麼方法令大家接觸和喜歡歷史。

在博物館的角度,我們帶學生離開課室,用有趣的參觀經驗令他們看得開心。我以前在海防博物館時,曾與香港演藝學院製作以抗日戰爭為題的互動劇場,要學生投票表態某個角色是不是漢奸。當學生投入歷史之中,就會理解歷史並非單純讀書,更是人類進程的歷史,它是離不開我們的,因為這些故事是我們的,過程中同學就能力找到歷史的樂趣。

延伸問題

1. 你印象中歷史是怎樣的?
2. 你喜歡歷史嗎?可分享一下你喜歡歷史的哪一個部分(例如國家、時代、範疇、故事等)
3. 看完本篇內容,你對歷史的觀感有改變嗎?

作者簡介
香港教育城
香港教育城

香港教育城的一站式專業教育網站www.hkedcity.net ,結合資訊、資源、互動社群與網上學習平台及工具於一身,致力提倡學生善用電子學習資源,擁抱以學生為本的自主學習模式。

關鍵字詞: 歷史|生涯規劃|人際關係

少年Teen空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