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童學
小學階段 中學階段

誰的暑假?

作者: 呂大樂 最後更新: 15/08/2014

兒時家住北角,附近有「國賓戲院」;而在父母所容許的自由活動範圍之內,還有「皇都」和「國都」兩間挺不錯的電影院。

記憶所及,小學時期的所謂「暑期活動」,大概有三分之一的時間是在這些戲院早場時段中渡過,其餘三分之一的時間是放在屋邨走廊和邨內球場、空地,三分一時間用在公園替婆婆做點「外發」(即在家替工廠做加工的工序)。

那個時候早場前座收費四角,通常是買四張票五、六個小孩混進戲院,要「睇早場」總有辦法。

按時下一般家長所定下的標準,在戲院「睇早場」渡日一定不會算是健康、益智的暑期活動。但現回想過來,其實那樣的暑假也不壞。每年暑假期間「睇早場」看「碧血長天」差不多是「指定動作」。至目前為止,我看「碧血長天」大大話話看過十次八次;偶有機會從電視看重播,至今仍然興緻勃勃。

對我來說,一切對有關英倫空戰、卑斯麥艦、諾曼弟登陸,其他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大小戰役的好奇,都是來自戲院早場的大銀幕。

到小學五、六年級,開始迷上砌模型的時候,對歷史便由好奇變為興趣。

今天,回頭望過去,這時六個小孩擠在四個座位來看電影的日子,一點也不是浪費光陰。

當年看得一知半解,甚至是印象模糊的電影,當然沒有甚麼即時效應(肯定我並沒有因此而發奮讀書)。但可以肯定,那些電影構成了我的成長經歷中的一個重要部份,引發日後我對歷史的興趣。到了今時今日,當年看過的一些電影片段,仍然牢印在腦海裏,看眼難忘。

在六、七十年代於屋邨長大的孩子,都會對屋邨的長走廊有著一份記憶、一種感情。

曾幾何時,屋邨走廊就是遊樂場:跳大繩、「跳over」、猜皇帝、捉迷藏、豆槍大戰、「十字架豆腐」、跳飛機,想得到的集體遊戲都有。

我自問並非善於「跳over」,在走廊追追逐逐,照例一早便被捉當俘虜。但在走廊成長的生涯便是這樣,願意參與是「正確態度」,也是可以保証日後仍有機會參與遊戲的重要元素。

以前,在未有專人講授EQ之前,孩童生活從來就是集體出發。在我記憶之中,屋邨走廊的孩童生活沒有甚麼大道理。要生活,便要合群。

現在,我已為人父,面對每年孩子們的暑假「大計」,總是心情矛盾。心情之所以矛盾,原因是:一方面我不相信給孩子編出一個密密痲麻的暑假活動時間表是一件好事,而另一方面因為時間管理的考慮,即當父母的,限於職業上的需要,總不能經常告假,以便在暑假期間照顧子女,又不得不作出一點安排。為此報名參加活動,坦白說實在是為了解決「湊仔」的問題。

所以,在我看來,孩子們的「暑假計劃」是手段多於目的,而這種手段的作用主要在於解決父母的難題-時間上的分配,而非處理孩子們的需要。

當然,我這樣說並不是要否定計劃暑假,參加暑期活動的價值。但我也希望指出,本來應該是輕輕鬆鬆、好好休息的暑假,現在往往因為「愛子心切」,而變成每年的一項「工程」,不必要地高度組織化、過度的計劃與安排,令暑假原來可以給與孩子們的時間與空間,全部套入了家長父母所編排的時間表。

我會承認我是一個「順其自然主義者」。我深信「勉強無幸福」。我相信過份強調功能、效果,太多要求,太重視效率,都只會扭曲暑期活動的原意。

在孩子成長的空間裏,從沒有一步到位,就如服藥一樣,「一劑搞掂」。很多課程、活動雖好,但往往只流於是「模擬現實」,未及來自孩童主動參與的活動與經驗般深刻、真實。

在我們成長的記憶中,沒有難忘的習作、訓練班,有的其實都只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與鄰居小朋友在區內「冒險」,難忘的足球比賽,某月某日在公眾泳池歷盡滄桑……。

而我們的成長-或應說是成長中吸收的經驗和教訓-往住就是圍繞著一些「小事」進行的。

我們懂得與人相處,是經歷了無數次在走廊裏跟鄰居小朋友吵吵鬧鬧,時而打打罵罵,時而是「親密戰友」之後,才有一點意識的。

我們懂得團隊精神,群體合作的可貴,是在球場上受過沉重打擊,認識失敗的痛苦之後,才開始算是有點體會的。

日常中的「小事情」才是我們成長中生活智慧的來源。現在,自己長大成人,就變得偏重以成人的時間、進程。以秩序來看小孩子的生活。

我們對孩子的成長愈來愈缺乏耐性。

 

誰的暑假 

資料來源:香港小童群益會

 

作者簡介
呂大樂
呂大樂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

關鍵字詞: 暑期活動 |集體遊戲 |遊戲 |個人成長 |相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