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童學
學前階段

新丁爸爸手記01 珍寶

作者: 笨泥爸爸 最後更新: 12/03/2014

我的第一個兒子家愉,在2004年3月2日早上10時55分,於聖德肋撒醫院出生。原本的預產期在3月尾,他竟然早來了三個星期,正好趕在我和太太的生日之間,也在我們之間的生活投下一個不大不小的炸彈。

 

由出生到第七個星期,他依然沒有法定的名字,可是卻有無數的別號。除了正常的BB、B仔、小B,還有更貼切的衰仔、麻煩友、小可惡、小魔鬼,和一個夫妻倆都認同的稱號:「白日天使.黑夜惡魔」。

第一次見家愉,是在醫院的等候室。太太被推進了手術室,我在狹小的等候室中,坐立不安。忽然一位壯健的男士匆匆走入,坐在角落的沙發處打手提電話。

「對,生出來了,10點05分,男孩。」男士的語氣有點自豪。他放下電話,我想著是否應向他講句恭喜,然而很快他又打另一通電話。這次聲音更囂張,還夾雜了不少粗話。算吧,我這個陌生人。

10時35分。男人離去了,之前他一直打了十多個報喜的電話。我呢?我會一樣嗎?很擔心,從未這樣擔心過。

一直以來,都只是透過超聲波儀器,隱約和藏在太太肚子裡的神秘小個子見面。醫生指著螢光綠的屏幕,說:「這是手,這是手指,頭大得很。」這是過去九個月來,我所知道關於你的僅有形容和評價。今天,如無意外,我們會正式見面了。就像筆友的見面,就像網友的見面,我們會互相說:「呵呵,就是你嗎?」可是,你不是別人,是我夫妻倆生命的結晶和延續啊。

小說常常這樣寫:一個小時就像一世紀般漫長。我此時絕對贊同。11時15分,沙發熱燙起來,狹小的等候室忽然變得空盪盪,令人很不自在。忽然一陣宏亮的哭聲傳來,我霍地站起來。我知道,是他來了。

滿臉笑意的姑娘把一具點心車般的交通工具推進來,我急不及待迎上。方型膠盤裡是一個用粉紅色毛巾包裹著的小生物。他五官扭曲,皮膚泛紫,手腳憑空亂抓,說真的,好醜。忽然想起平安夜和懷了六個月身孕的太太不顧一切去看《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子夜場,初生小兒的模樣,正像戲中將視魔戒為珍寶的瘋人咕嚕……

「看,他很健全呢!是男孩子啊!」姑娘的話打斷了我的思緒,她神秘兮兮地打開毛巾,原來要向我展示小咕嚕的命根。

「好……有啊……」我有點不知所措地回應。忽然小傢伙抓住了我的食指,拼命地搖著。啊,是我們第一次的肌膚之親。

小子很有力,像溺水般死命地抓住一塊浮木不肯放,同時繼續放聲嚎哭。這時姑娘點點小子的下頷說:「先生,看他的蝦餃,很像你呢!」我猛然醒來:對啊,無論多醜多古怪,他也是複製我的!他能平安地來到這個世界,然後可以開開心心地長大,於願足矣!

姑娘把車子推走,我有點不捨得地目送他離去。剎那間,好想大聲告訴他咕嚕常對魔戒迷頭迷腦說的那句話:「You are my precious... (你是我最珍貴的……)」

 


小家愉的腳印。
第一次見到,夫妻倆都覺得腳印小得不可思議。
其實我們都忘記,每個人都曾經擁有這樣的一雙腳板兒。

 

原文出版日期:2006年1月19日

作者簡介
笨泥爸爸
笨泥爸爸

從事兒童傳媒工作超過二十年,歷任兒童電視節目、圖書、雜誌及網站編輯,現任親子雜誌主編。最愛在玩具和動畫中打滾,成為別人的爸爸後,利用跟孩子交手的經驗,自創一套教仔法。

關鍵字詞: 新丁爸爸 |初生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