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童學
學前階段

新丁爸爸手記06 哭

作者: 笨泥爸爸 最後更新: 18/03/2014

生平最怕人哭。大男人哭哭啼啼固然不可想像,女孩子的眼淚也實在是非常厲害的武器。

不過成年人哭泣,還總有辦法應付。積極的可以施關懷安慰,消極的可以充耳不聞。可是,對於嬰兒的哭叫,尤其是和自己血肉相連的小人兒,我真的無法不乖乖舉手投降。

家愉初生的頭一個星期,我們都是隔著玻璃相見的。

因為沙士的陰魂未散,醫院仍採取謹慎的防禦措施,故此除了剛出生時握過兒子的小手外,我每天都是在新生嬰兒房外,隔著厚厚的玻璃跟他「相睇」。那時每天總要麻煩姑娘幾次,把兒子的「私家車」推到大窗旁,讓我和親朋戚友飽覽春光。記得有一次小小的人兒忽然從夢中驚醒,張嘴便哭起來。雖然只能隱約聽到哭聲,但透過微顫的玻璃,仍能感受到強勁音波的震盪。

回到家中,音波功的威力初見。

首先是兩隻貓兒熬不住,一見我們抱著這團會發聲的東西,便第一時間四散奔逃。也難怪的,貓兒的聽覺比人類靈敏百倍,受的痛苦自然以百倍計。

夫妻倆無處可逃,惟有硬拼。育嬰秘笈上寫著:嬰兒的哭不為甚麼,第一是肚子餓,第二是排了便,三是身體不適。

有法可依,行了。可是,吃是吃飽了,尿片也換過乾淨的,身體也不見有發熱發冷的跡象,然而,哭聲依然未止。

「為甚麼?」

「甚麼事情讓你如此傷心欲絕?」

「你到底想怎樣?」

「儘管說出來吧,爸爸一定會應承的。」

我指天發誓,可是小傢伙只懂一種我不懂的原始語言──嗚哇──丫丫──

我敢說世上沒有一種語言比小孩的哭聲更難了解。

 

在不能退學的情況下,我們只有苦苦學習。在艱苦的過程中,同樣可以選擇「積極」和「消極」的方法。消極的同樣是充耳不聞,可是有點責任心的父母,絕不能由得至愛哭得死去活來。

積極一點吧,我開始研究他的哭聲──連續的、高音的、斷續的、低沉的,再細心一點聽聽──婉轉低吟的、懾人心魄的、蕩氣迴腸的……還有,哭時面部表情的變化──由一塊五官清晰的臉開始變,然後嘴角向下彎,眼瞇起來,鼻孔擴張,一秒間皮膚漲紅起來,然後向內凹陷下去,隨之來的便是轟然的哭叫聲。

這時,我們不再只是一對面對稚子無計可施、愁眉不展、終日惶惶的初哥父母,反而更像一雙發現了埋藏在黃土下恐龍化石的考古學家般,用掃子慢慢地一下一下把寶藏揭露出來。

還有,我們會乘寶貝兒張口大哭的時機,細心觀察他的口腔、牙床、吊鐘;有時又會模仿他的哭聲,甚至試著哭得比他更強勁;有時他哭一聲,我們說一句,似是而非地作交流……更無聊更好玩的方法還有許多許多,不過,到最後都勝不過一瓶溫熱的奶。

把避無可避的困境轉化為一個個啼笑皆非的場面,是我從魯迅先生筆下的人物阿Q身上借回來應付小人兒的絕妙自勝計策。

 

原文出版日期:2006年2月1日

作者簡介
笨泥爸爸
笨泥爸爸

從事兒童傳媒工作超過二十年,歷任兒童電視節目、圖書、雜誌及網站編輯,現任親子雜誌主編。最愛在玩具和動畫中打滾,成為別人的爸爸後,利用跟孩子交手的經驗,自創一套教仔法。

關鍵字詞: 新丁爸爸 |初生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