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童學
學前階段

新丁爸爸手記07 複製

作者: 笨泥爸爸 最後更新: 18/03/2014

世人因為複製生物的問題鬧得沸沸揚揚。有些人認為生物繁衍是上帝的事,雖說我們身為萬物之靈,但仍只屬一個小頭目,造物的重任、生產的方式,還是聽上頭的主宰吧。

另一些人則認為這是人類科技的大突破,既然我們能掌握生命的奧秘,控制生老病死的必然過程,為何還要拘泥於所謂自然之道呢?

我呢?我認為人這種生物其實是一種智能生化骨肉機械人,終有一天我們翻開皮底下,會發現刻有「made in Earth」的字樣。不過,在這個真相未被証實之前,我們還是乖乖的依照目前既定的形式去「克隆」生命吧。

胡亂想到這個話題,回看兒子的樣貌,他是我的複製品嗎?起初不以為然:他不過是「粉擂擂」的一團麵餅吧,哪裡有我或媽媽相貌的半點影子?可是,隨月增長,一天忽然用心打量眼前的小傢伙……

咦?一陣心驚肉跳,連忙翻開電腦檔案夾,找出一張自己三十多年前絕無僅有的嬰兒照片來,用電腦技術把兩幀照片重疊在一起。我的天,圓圓的眼睛、微微上翹的鼻孔、上薄下厚的咀唇……他……他是何其似我啊!

我把兩張照片放在一起電郵出去給一眾朋友看,他們都驚嘆自然複製的效果達百份之九十九!連一向非理性地否認兒子像我的太太大人,到此刻都不得不承認我的遺傳基因比她的強上百倍。太太失落地問我可還有其他兒時的相片,讓我記起一件不願回想的往事。

遺下的兒時相片並不多,畢竟家境不是很好,拍照在那時可是一件奢侈的事。一家人的照片,爸爸會珍而重之的用相框鑲起來,高高掛在客廳的牆上。那不是打一口釘掛上去的普通方式,而是先將一條鏤花的長木方橫嵌在牆上,然後把幾個相框並排的擱在上面,框後拉一條鐵線,縛在高高的水管上,讓相片斜斜地向下傾45度角,客人來到,稍稍抬頭便可輕易地檢閱了。

我也常愛抬頭檢視這些照片,在眾多之中我最喜愛的一張:小小的我和二姐在兩旁伴著笑容可掬的媽媽。可是,不記得為何,大概是中學的時候,有一次,我竟然把自以為可愛的我從相中剪出來!後來那張相片像消失了似的……多年後想起,損毀那幀照片時,到底我是否著了魔?

我想我不會再幹這等傻事了,因為剪貼的工夫全在電腦內進行,只要記得預先按下儲存的鍵,相片絕不會損壞。可是,科技彌補不了我的遺憾。

現在,每月我用數碼相機複製小家愉的樣子數百次以上,希望等他長大後,可以慢慢地、仔細地重溫自己成長的片段。可惜在父輩以前,人類複製樣貌於紙上的技術仍未普及,否則如果我將爸爸、祖父、曾祖父等等的照片放在一起對照一下,會是何等有趣的一件事情?

 

原文出版日期:2006年2月2日

作者簡介
笨泥爸爸
笨泥爸爸

從事兒童傳媒工作超過二十年,歷任兒童電視節目、圖書、雜誌及網站編輯,現任親子雜誌主編。最愛在玩具和動畫中打滾,成為別人的爸爸後,利用跟孩子交手的經驗,自創一套教仔法。

關鍵字詞: 新丁爸爸 |初生兒 |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