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童學
學前階段

新丁爸爸手記08 超爸

作者: 笨泥爸爸 最後更新: 16/04/2014

「你是甚麼人?」

有沒有給人問過這問題?假若某天有人忽然這樣問你,有沒有想過怎樣回答?

「我是好人。」 

「我是男/女人。」

「我是香港人。」

「我是地球人。」

有人說過「我」的存在與構成,是由圍繞在身邊的人去塑造和證實的。譬如說:我是爸爸媽媽的兒子,是姐姐的弟弟,是表妹的表哥,是侄兒的叔叔;又或是某某的同事,某某的死黨,某某的敵人等等。

生活在群體社會,我們不能倖免成為某某的某某。由出生到婚前,最習慣被稱呼為「大弟」(潮州人對大兒子的稱呼),或是「阿哥」;結婚後則是「老公」,一直相安無事。可是,當晉身為「父」輩級後,問題來了。太太開始改口叫我做「爸爸」;每逢兒子在場,幾乎每一個人都叫我做「爸爸」。由於不習慣,很多時我都沒有回應,於是便招來一番責難:「喂,聽不到嗎?唉,都做人爸爸了,還是這樣傻頭傻腦……」

對於這個全新的身份,實在久久不能適應。向來都覺得「爸爸」是一種吃力不討好的職業。在讀書時代寫過凡數十篇「我的志願」文章中,從來沒有一篇,
以至一字一句提及過,長大後要當「爸爸」。

自小到大,我對「爸爸」的觀感是:一家「支柱」,一個家的所有真金白銀支出,一概由爸爸賺回來。爸爸是萬能老倌,由電器維修、五金鬥木、中英數常、天文地理,到家居保安以至搬搬抬抬飛天遁地,都會一力承擔,而他的回報,只是每日一餐晚飯和一張舒適的睡床。

他是一個維護世界和平,只會付出,不計成本,不求回報的傻瓜超人。任務很偉大,那時的我卻絕不願為。如今,我竟然當上了這份神聖的職業。

「請問你當上超人的感想?」

「感想?想也不敢想,盡力而為吧。」

面對寶寶外星怪獸,我只有捱打的份兒。

「小寶寶,看到爸爸胸前的紅燈亮起嗎?我的能源耗盡了,你可以去睡嗎?我可以去睡嗎?」

 

原文出版日期:2006年2月3日

作者簡介
笨泥爸爸
笨泥爸爸

從事兒童傳媒工作超過二十年,歷任兒童電視節目、圖書、雜誌及網站編輯,現任親子雜誌主編。最愛在玩具和動畫中打滾,成為別人的爸爸後,利用跟孩子交手的經驗,自創一套教仔法。

關鍵字詞: 新丁爸爸 |身份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