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童學
學前階段

新丁爸爸手記12 病

作者: 笨泥爸爸 最後更新: 22/09/2014

這幾天你病了。雖然你除了嘔奶和鼻塞,都沒有甚麼特別的不妥,還如常的扭著抱和玩,如常用一雙大眼察看這世界,但媽媽和我,都很擔心。

我表面裝作若無其事,還淡然的跟你媽媽說:「孩子不發點病痛,打一下仗,怎會長大?」然而,你的確瘦了一點,憔悴了一點。我們終於都熬不住要帶你去看醫生。自從由醫院產房把你帶出來,你是第一次因病去看醫生。

星期天的早上,商場的醫務所登記竟一早爆滿。難怪,是瘟疫蔓延的年頭,又是冷熱交替的季節,小兒科尤其其門如市。於是,我和媽媽抱著你,在診所門外一直等。 

你睡著了,睡得很深,呼吸微不可聞,聽到仍有一點阻滯。你的小頭枕在媽媽肩膀上,沒有給你吮奶嘴,你的嘴巴一吞一吐的像隻小兔子。

有時真的很羨慕你可以睡得那樣沉,好像能把一切雜音雜念都摒在外。專心去做一件事的人兒,實在可愛。

 

見過醫生,病況全在意料當中,不過想要一點藥吧。原來餵藥的難度才是意料之外。

曾餵過家中兩隻貓吃藥丸:用腳纏住牠的下身,身體壓著牠的上半身,左臂環抱貓頸,手指用力捏開貓嘴,把藥丸塞進喉嚨,閉上嘴,撫一下下巴,貓自然把藥丸吞下。多年鍛練,自問身手不錯。但,我可以這樣對待兒子你嗎?

藥水是橙味的,還有提子味的,我用舌尖嚐一點,很甜。但我不知道為何你可以分辨出食物和藥物。是那管冷漠的針筒比不起軟膠匙羹的溫柔吧。當你猛力搖頭,藥水染濕你我的面龐和衣服時,我實在有點憤怒。

然而,我們實在不忍喝罵一臉哀憐的你。接受愛的,抗拒不愛的,這是人的本性吧,況且,你正在不斷的訓練和提高爸媽的EQ。還要多謝你給我轉動腦筋的機會哩。好好想了一會兒,重新定下作戰策略。再餵藥,我會依著你的節奏:小口一張,立即按壓著針筒,把少許藥水射向你的口腔旁邊。

你瘋狂搖頭和扭動身軀時,我們停下來安撫一下,然後再來。慢慢地,一段一段地,最後居然取得百份之八十的成功率!這比以往任何一次的比賽成績更佳,我們立刻像會考過關般歡呼起來!

 

半夜。媽媽發現你的額頭像火燒般熱。給你探一探熱,都是在攝氏37度以上,連忙收拾細軟,乘的士到急症室找醫生。一路上媽媽問:「是我們太緊張嗎?是我們太緊張嗎?」我回答:「不走一趟你睡得著嗎?」

到達你出生的醫院,讓我想起你離開醫院的情境。相距八個月了,一團粉團長出了手腳,嘴巴會發出聲音,會快速轉頭看路過的貓狗。我抬頭望著外牆上的聖母像壁畫,默默說句謝。

 

「沒有發燒。」姑娘說出這句不解的話。「只有一點兒燒吧。」醫生說出這句令我安心的話。在等候取藥期間,我抱著你在醫院裡散步,一邊走一邊指指點點,說:「記得這裡嗎?記得那裡嗎?」

回家的車上,你這小傢伙又睡著了。當然,這原本應是在夢中探索的時間。幾天下來,爸媽餵藥的手腳仍有點笨拙,你偶然吐一大灘奶,但總算過關,你也漸漸回復原本的活潑樣子。

「病的滋味怎樣?好受嗎?」我悄悄問你。

「咿啊!啊呀。」你說。

啊,我明白了。

 

 

作者簡介
笨泥爸爸
笨泥爸爸

從事兒童傳媒工作超過二十年,歷任兒童電視節目、圖書、雜誌及網站編輯,現任親子雜誌主編。最愛在玩具和動畫中打滾,成為別人的爸爸後,利用跟孩子交手的經驗,自創一套教仔法。

關鍵字詞: 新丁爸爸 | |餵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