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童學
學前階段 小學階段 中學階段

支持父職、享受父責

作者: 黎偉倫 最後更新: 23/04/2014

當提及「父權」這個名詞時,很多人都會聯想到「父親的權威」,大男人的傳統,高高在上的形象,被女性主義質疑的地位,被現代社會唾棄的現象。可是,父權也可以是「父親的權利」的縮寫。

可能你會問,「做父親的,需要講權利嗎?」身為人父,便要責無旁貸地付上照顧子女的職份。為什麼要講權利呢?可是在現實社會中,我們卻接觸不少阻礙男士承擔父職的現象。

當女士為了照顧剛出世的兒子,毅然辭去工作,專心做其湊仔婆,親戚朋友知道了會大讚她愛家,有責任感。當男士為了照顧剛出世的兒子,毅然辭去工作,專心做其湊仔公,親戚朋友知道了會大罵他沒出色,逃避責任,吃軟飯。你同意這種價值觀念是存在的嗎?

當男僱員為了家中子女生病或學業原因告假,上司可能就此將這名下屬列為無心向上,他的晉升前景就此打了折扣。換轉是女僱員,問題便可能不存在。

這種對男女不公平的意識,你察覺嗎?

當爸爸抱孩子,孩子哭時,媽媽就要跑來將寶寶搶過去:「是爸爸抱得你不舒服!讓媽媽來,我才知你的需要。」這樣的干預,便窒礙男人學習如何照顧初生子女的機會,亦剝削了父親和嬰幼兒建立親密關係的權利。

當父權一日未被確立,以上種種對爸爸不平等對待的現象都不會消失。

父親的權利是天賦的,任何一位父親都應該有權照顧他的子女,這是不可致疑,因此我們需要努力,消除一切導致父權被歧視的因素。

當我們去檢討社會上客觀因素之先,或許更重要的是,身為父親的,應該自我檢示,是否已經願意去承擔父職的責任?當我們成功爭取實質的權利,卻發現男士們不願享用此等權利,豈不引為笑柄。父產假曾經是立法會上討論的議題,可是,男士們是否已經準備「陪月」呢?

我們不能期待有了父權,然後才去履行父親的職責;可是我們也不能只要求男人承擔父責,而沒有制度或措施去支持父職。我們相信互為影響的道理:當男人樂意履行父責,社會便越加支持父職;當社會支持父職,男人便越樂意履行父責和享受為父之樂。

責任看似是一個擔子,但當我們願意去承擔,便能找到箇中樂趣。父職是長期的責任,可是帶來的卻是無窮的樂趣。

明愛男士成長中心曾在二零零四年二月下旬至三月初期間,進行了街頭訪問。我們接觸了超過五百位父親,其中絕大部份都同意做父親是充滿樂趣的。雖然和子女一起玩耍是最多父親表示是樂趣的來源,可是仍有不少的爸爸能夠在「教子女讀書,做功課」責任中,享受其中的樂趣,他們可以稱得上是曉得享受父責的父親。

當問及有什麼因素導致不能享受父職時,大部份皆指出是工作壓力大/工作時間長。可是配偶的因素也不容忽略,有約16%的父親表達此方面的阻礙。欠缺社會設施或配套佔15%,社會文化/觀念也佔一定比率14%。

據我們的觀察,現代男性背負了父責的壓力,卻沒有父權的觀念,因此他們不會提出影響他們的是設施或配套不足,以及社會文化的影響。

在挪威,一九九九年通過了「男士侍產假法例」,男人可以享有近一個月的有薪產假。生育率從四年間由一點二五升至一點七五。背後的原因,或需仔細研究,但我們相信挪威男人覺得社會支持他們去承擔父職,他們因而樂意履行父責,並且可以享受父權所帶來的樂趣。

但願香港社會在支持父職的工作上,有所改善,讓所有爸爸都能享受父責。

 

支持父職、享受父責 

資料來源:香港明愛家庭服務

原文出版日期:2006年5月5日

 

作者簡介
黎偉倫
黎偉倫

明愛男士成長中心督導主任。

關鍵字詞: 權利 |父權 |歧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