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童學
學前階段 小學階段

新丁爸爸手記13 實習

作者: 笨泥爸爸 最後更新: 07/11/2014

婚後幾年,曾有一段短時間很想做爸爸。我想這是很正常的現象,就是你向前走了一步,自自然然便想踏出下一步。然而生兒育女不是個人的事,不是一個人參加的賽跑項目,而是講求合作合拍的二人三足比賽,想向前跨步,必須另一半的同意。

時間不對,因此未能成事。幸而那時剛巧搬到大舅附近住,他家有兩個1歲及5歲的兒子,正好借來讓我客串做做實習爸爸。

大舅和舅母都是大忙人,周末周日也要工作進修,假日傭人休假,有人自願當代父母,他們也不好拒絕。於是,每逢假期,便是我做實習爸爸的黃金時刻。  

 

帶小朋友最好,他們閱歷淺,事事新鮮,只要是未見過的東西,未到過的地方,一說出來,便歡天喜地,蹦蹦的拉著你說快快快。

受孩子歡迎自是一件樂事,於是我盡心盡力去安排一連串的精彩節目,體現一個理想爸爸應有的部份職責。

我會帶他們到沙灘堆沙逐浪、到郊外登高賞花、坐船到離島探險,吃各國的美食,嚐不同口味的冰淇淋、看卡通電影的首映場……那時我的口頭禪是:「看,帶孩子多開心。」

有一回我們到沙灘玩了大半天,在回程的巴士上,侄兒累極倒在我膝上酣睡。旁邊一位太太看眼裡,笑吟吟地道:「你的兒子嗎?跟你很相像呢。」

我微笑不語,望一望身旁的另一半,心裡仍是那一句:「看,帶孩子多開心。 」

 

另一個帶孩子的好處,就是我可以從小人兒身上學到一點早已遺失的智慧,這也是從事創作的人夢寐以求的思考方式。

有一次和五歲的小侄兒坐地鐵。小孩子無時無刻也有要求,這次是我口袋中的一顆薄荷糖。

「我想吃糖。」我乍作聽不到,心想好父親不能事事有求必應。

「如果有糖吃便好了。」換個句式,聲音放大點,要求一樣,這是孩子的一貫技倆。

我想著如何拒絕,抬頭看到車門旁鑲著的金屬告示牌,刻著一個漢堡包和一杯汽水,被一個紅色大圈和粗橫條壓著,示意「不准飲食」,便轉過面唬嚇他說:「小朋友,看見那個警告牌嗎?車廂內是不准吃東西的,犯了規則,要被罰款二千元,你有錢嗎?」犯規加上罰款,這樣的打壓還不十拿九穩?

怎知小侄兒瞪眼看著那個牌,滿臉疑惑道:「姑丈,那個牌只是說不准吃漢堡包和飲汽水,沒有說不准吃糖呢!」

我啞然失笑。我深信這不是他狡猾的辯析,而是出於內心最直接的反應。標誌的涵意,只在成人間起制約力。對單純的孩子來說,只是單一的表面意義。

我們一邊長大,一邊學習各樣知識,同樣被繁瑣的規條一圈一圈的緊纏著,人的創作力也因受到束縛而逐步減弱。畢加索說過:「我窮畢生的力去學習孩子創作的法門。」相信就是這個意思。

我和太太討論起這件事。「真妙,我們應該好好向孩子學習。」大家都贊同那是孩子的智慧。

兜兜轉轉,我還是以那句老話作結:「看,帶孩子多開心」。 

 

實習的壞處,是不需付長遠的責任。一天的工作完了,帶孩子回老家交差便可離去,無需善後。催促洗澡、吃飯、溫習、睡覺等重覆又重覆的悶事,又可交回親生父母和傭人自辦。到我真的成為某人的爸爸後,才體驗到實習的時光是糖衣,內裡的苦果我才剛開始品嚐。

雖然如此,我仍然樂於如此,因為不吃點苦,又怎襯托得出蜜糖的甘美?

 

 

作者簡介
笨泥爸爸
笨泥爸爸

從事兒童傳媒工作超過二十年,歷任兒童電視節目、圖書、雜誌及網站編輯,現任親子雜誌主編。最愛在玩具和動畫中打滾,成為別人的爸爸後,利用跟孩子交手的經驗,自創一套教仔法。

關鍵字詞: 新丁爸爸 |初生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