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童學
學前階段

新丁爸爸手記14 愉

作者: 笨泥爸爸 最後更新: 01/12/2014

某次乘地鐵。地下鐵列車門又打開,一個南亞裔小男孩走進來。男孩約莫七八歲左右,身穿校服,眼大鼻高,皮膚黝黑,一貫巴籍小孩的模樣。

他進來時差不多每個人都投以注目禮,不是因為他樣子英俊,而是他每一步都像操兵般刻意重重踏在車廂地板上,發出「砰砰嘭嘭」的噪音。一秒間大家都知道是甚麼一回事,因為一個揹著書包的菲藉傭人慌張地跑進車廂,緊隨著男孩身後。

當她追及男孩時,男孩大喝一聲,一扭身往另一方向的車廂跑去,傭人又急忙趕過去。兩人就這樣來來回回的追追逐逐,直到我下車還未休止。

又某次乘地鐵。地下鐵列車門打開,傳來呱的一聲,一個約莫六七歲的男孩子攀著門邊,頰上滾滿淚水,哭喪著臉,硬是不肯走進車廂裡。「不要啊!不要啊!」男孩的哭叫聲震天,像快被拉進地獄的無辜者。就在門要關上的一剎,他卒之被扯回月台。門關上,一切回復平靜。

不要啊不要啊,我同樣在心裡大喊,不要這樣的孩子啊!我不要吵吵鬧鬧的小孩子;我不要蠻不講理的小孩子;我不要惡形惡相的小孩子。這句話其實有悖邏輯。因為這不是我要不要的問題,而是孩子的性格實在是由我們大人塑造出來的。

人之初,有人說性本善,有人說性本惡,我比較傾向前者。然而,後天的環境實在起了決定性的影響。怎樣的家,怎樣的孩子;怎樣的父母,怎樣的人兒。

孩子是一塊強力的吸水海綿,是部高速的學習機器,他們每天的所見所聞,在身邊發生的事、旁人的談話裡、電視機裡頭的劇情對白等等,都可以是他們的吸收目標;都可以是他們營造自己行為舉止談吐的模仿對象。

我絕對相信在一個溫馨和諧又寧靜的家裡,孩子決不會變成那種瘋狂的生物。

 

為了養一個快樂的孩子,我早早就從名字著手。

改一個好的名字,真的可以令孩子朝某一個方向發展嗎?那麼應該會有人替孩子改成「陳發達」或是「李總統」。 

名字實在只是代表父母對子女的一種期望。一個好聽又有意義的名字,可以使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將來孩子立足在社會上時,更不容易被遺忘。

可以替別人改名字的機會不多,尤其是替一個素未謀面的人兒,所以我們會好好珍惜的。

起初父母倆都喜歡「朗」字,「開朗活潑」的孩子人人都愛。我們在「朗」字上徘徊很久──朗恆、朗然、朗熙、俊朗……後來,在醫院裡,在街上,逐漸發覺許多許多「小朗」,迫使我們另覓新字。

我喜歡的另一個字是「樂」字,快樂的孩子我最喜歡。

認識一位女孩子叫「樂之」,廿多歲人果然還是笑容滿面兼且天真可愛。意思雖然好,但「樂」字發音太硬,亦找不到一個好好的字配搭。然後,我們又放棄了。

本來如火如荼的「命名行動」,沉寂下來。一天,媽媽靈光一閃,說了個「愉」字。我以為是「若愚」的「愚」,於是大力反對。

澄清之後,想一想,「愉」字實在不錯。音調低沉一點,沒有「樂」般狂喜,是淡淡的歡欣感覺,更覺合我心意。

我給「愉」字前面加了個「家」字,變成「家愉」。不用「嘉」許的「嘉」,因為這個「家」字雖少了一份榮耀,卻多了份親切感。

有朋友拿這個名去測字,回來說筆劃總數反映運程並不太理想。我充耳不聞,既已找到認為最好的,其他的我不管。於是,「家愉」便成了兒子出世紙上的法定名字。

一年下來,小子雖然間中發脾氣,但卻很容易笑,很喜歡笑。做一下凌空拋起的動作,忽然轉頭的扮個鬼臉,甚至乎打個大噴嚏,都會逗得小子笑不合咀。

我偷偷把笑聲錄了下來,給媽媽做手提電話的鈴聲。然後,每次電話響起,寶寶銀鈴般的笑聲便響起來。從前電話響起時,媽媽會盡快接聽;現在卻施施然拿出電話,慢吞吞地按掣,以求多聽一會我們認為是世界上最令人愉快的聲音。

家愉家愉,我們不知這名字對你的未來影響有多好多大,至少,我把這份爸媽認為是最佳的禮物送了給你,祝你生活愉快。

 

作者簡介
笨泥爸爸
笨泥爸爸

從事兒童傳媒工作超過二十年,歷任兒童電視節目、圖書、雜誌及網站編輯,現任親子雜誌主編。最愛在玩具和動畫中打滾,成為別人的爸爸後,利用跟孩子交手的經驗,自創一套教仔法。

關鍵字詞: 新丁爸爸 |初生兒 |改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