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童學
學前階段

新丁爸爸手記17 吃苦

作者: 笨泥爸爸 最後更新: 01/12/2014

吃苦,相信沒人願意。

小時吃苦藥,最怕。記憶猶新。

患了感冒之類的病,雙眼發紅,鼻水長流,整天哆哆嗦嗦,蓋被太熱,不蓋又冷,混身軟而無力。

媽媽到藥房執了一大堆亂草回來,通通塞進瓦煲裡,加點水,慢火煮。

不一會兒,整間屋都瀰漫著一陣又濕又熱的空氣,吸進鼻腔裡,又苦又澀,毛孔強烈收縮,登時打個冷顫。

好苦!只是嗅一嗅也那麼厲害,真的要吞進肚子裡去嗎?

媽媽露出慈祥的笑臉,又哄又騙,又替我捏着鼻子,也只能減輕我心裡的少許懼意。

黑色漿液「骨嘟、骨嘟」地滾進喉頭,很難避免不經過專門感應苦味的味蕾兒。

腦袋裡出現污水流入坑渠的情形:「哇~~唔~~」媽媽半哄半灌的餵完了藥,立即變臉:「男孩子小小苦怕甚麼!」啊,被騙了。 

小子最近有些咳,喉嚨不大暢順。要看醫生嗎?聽說西藥藥性較重,孩子不宜多服。吃中藥嗎?兒子的妗母李小姐是表列中醫師,當然要找她。

李醫師作時代女性打扮,白袍下是一身粉紅時裝。她淡淡地看一眼這小外甥,思索了一會兒,以為她會有甚麼診斷,怎知她慢慢地對小人兒說:「乖阿B,來給姈母抱抱吧。」從未見過那麼悠閒的醫護人員。

搞了半天,李醫師說問題不大,可以吃點川貝清清痰。是「潘高壽川貝枇杷露」的主要成份──川貝吧,唔,一定有效的。

那隻著名的枇杷露是黑黑濃濃的,可是單是川貝則是淡淡的黃色,像水。試一口,不苦,只是味道絕不好。小子肯乖乖張口喝下去嗎?想起以往吃苦藥的經驗,我自己也沒多大信心。

五歲小表哥有同樣較輕微的症狀,也給他吃一點吧。怎知他知是藥,露出比藥更苦的嘴臉,皺起眉頭,緊閉雙唇。威迫利誘雙管齊下,小表哥吞下一小口,隨即嘩啦啦地吐了出來。

輪到小子了,大家已作好「強灌」的心理準備。匙羹遞到小子嘴旁,他看一眼,猶豫了一秒,然後張口,媽媽當然立刻把藥盡傾而下。小子面容一扭,像是嘗到了一點苦,可是,他竟然自動再張開口要喝!小半碗的川貝,很快便喝完。我們鬆一口氣之餘,都奇怪為何任務會這樣順利?

我有一點領悟。雖有說「五色之美,人皆好之」,人世間對美醜好壞雖有一套標準,然而對於孩子這人類新丁來說,卻是一切都是沒有標準的!

甚麼是苦?甚麼是甜?甚麼是美?甚麼是醜?甚麼是好?甚麼是壞?標準大部份都是取自成人──應該說是大人們「強灌」他們的。

當孩子仍未受教於規條之下,一切喜惡全憑自然賜予的感官,對一事一物都公平對待。

雖然人生存於文明社會當中必須受到制約,但我也希望能替他,和自己,保留丁點兒赤子之心。

醜不醜,看得到心靈之美才最重要;苦不苦,吃下有益才最重要。

 

作者簡介
笨泥爸爸
笨泥爸爸

從事兒童傳媒工作超過二十年,歷任兒童電視節目、圖書、雜誌及網站編輯,現任親子雜誌主編。最愛在玩具和動畫中打滾,成為別人的爸爸後,利用跟孩子交手的經驗,自創一套教仔法。

關鍵字詞: 新丁爸爸 |初生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