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童學
學前階段

新丁爸爸手記20 眼睛

作者: 笨泥爸爸 最後更新: 01/12/2014

「眼睛是人類靈魂之窗。」

我無法不用這句老掉牙的話作這篇文章的開首,因為我確實從小子的眼睛裡,看到了一個小小的、躍動的、充滿生命力的精靈;甚至從他黑白分明的眸子裡,看到整個世界。

家裡位置不多,小家愉的睡床就安放在爸媽睡房的窗旁。大清早起來,當我們還是睡眼惺忪,他卻已精神奕奕。

每次我都忍不住拿相機來拍。透過鏡頭,我看到小子的眼珠兒特別明亮。把照片在電腦內放大來看,嘩,黑色的瞳孔中,倒影著一個大世界──先是拿著相機的爸爸,然後是床欄、窗簾、窗框、窗外的天空,差點兒飛過的鳥兒也被收入眼中。

我嘗試走到鏡前,把面盡量貼著玻璃,瞪大眼睛,想看一看自己的眼睛。看得不清,索性像扮鬼臉般拉下眼皮。

噢,眼珠白色的地方佈滿紅絲,啡黑色的瞳孔混濁一片,我眼裡的世界在哪?我不能不懷疑,每個人眼窩裡的晶體都在天天地磨蝕,視力從出生便不斷地衰退,直至完全失去作用,閉上眼躺進黃土裡為止。

 

自至之後,我特別喜歡看小子的眼睛。有時看他眼波流轉,好奇地觀察身邊每件新鮮的事物;有時純粹看他看甚麼,看他看到甚麼,看他喜歡看甚麼。 

有一次,小傢伙定晴看著家裡的老貓咪,嘴裡笑吟吟的不知在想甚麼。當我把視線再回轉過來時,小子忽然變得專注在自己手指頭上,而貓咪則揚起一隻前爪作高度戒備。

我趨前看,原來小子竟然拔了幾條灰白的貓毛在仔細觀察!

 

大雨天時,蝸牛蚯蚓全部從泥土中鑽出來透氣。近花圃的地上牆上,全爬滿這些有點醜怪的泥色軟體生物。以為小子看到這些異物定會嚇得呱呱大叫,怎知他竟停下來,全神盯著石柱上的一隻大蝸牛。

他不怕,當然也不敢接近,只是死命地瞪大眼看看看。我們又乘機教他:「蝸牛。」他學舌道:「籮樓。」

雨天過去,小生物全不露面,小子行過那段路,仍會到處張望,邊說:「牛。牛呢?」後來在書裡看到一隻畫得不太像蝸牛的蝸牛,他竟也能一眼分辯出,興奮地大叫:「牛!牛呀!」
 

後來,他喜歡上看車。每次經過停車場出入口,他總要停下來,指著空盪盪的空間,大叫:「車車!車車!」硬要等到有車子出入,方才肯離去。

每次走到行人天橋上,他也堅持要到欄杆處站一站,然後興奮地指著橋下經過的一眾車子,大叫:「大車!大車!」

 

打從中秋那晚看到天上又大又圓的月亮開始,小子常愛上看天。有幾次看到半盈的月亮,我便教他說:「月亮。」起初他不太明白,然後慢慢模仿著說:「亮。」跟著是「熱亮。」

每當晚上我們從奶奶處把他接回家中,走路上的時候,他便嚷著要看月亮。看不到時,他眼中流露出失望的神色,攤開雙手,說:「唔見咗?」

月亮不是每晚都來相見,惟有教他看星。星星只是一點兒的白光,我起初懷疑:「能看到嗎?」但夜空中沒有其他代替品了,為了填補他的失落,我硬著頭皮指著天上,說:「星星。」

怎知小子看了一會兒,居然也跟著說:「腥腥。」

 

看了幾天,他便似是知道月亮不常見,於是便嚷著要看「腥腥」。於是每次看到星星時,他都會興奮得頓足大叫。更神奇的是,有一次他看到幾點光在天空上緩緩移動,他居然大叫:「飛機!」

那是夜航的客機呢!

咦?他怎麼知道那是飛機而不是星星呢?是我們曾教過他而忘記了嗎?看得多了,他連很遠、很微小、很暗、一霎眼飛走、我們沒有注意到的飛機,都能抓到「看」的機會。

 

到沙灘拍了一些照片,從小子的眼眸裡,我又看到自己、沙、浪、海、天空。

在未來長大的日子中,小子的眼睛還要看許多許多,每件不同大小、不同形狀、不同質地的東西,都是他目光投放的地方。

這我才發覺,原來看的過程是如似有趣的。想想我們每天走過的路,有樹嗎?樹上有鳥兒嗎?有草嗎?草叢裡有草蜢嗎?有花嗎?花間有蝴蝶飛舞嗎?

晚上匆匆低頭趕路回家,那時的天空中有月亮嗎?有星星嗎?有夜航的飛機嗎?有外星人的飛碟嗎?

嗨,你有用眼睛留心看過嗎?

 

作者簡介
笨泥爸爸
笨泥爸爸

從事兒童傳媒工作超過二十年,歷任兒童電視節目、圖書、雜誌及網站編輯,現任親子雜誌主編。最愛在玩具和動畫中打滾,成為別人的爸爸後,利用跟孩子交手的經驗,自創一套教仔法。

關鍵字詞: 眼睛 |看見 |新丁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