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童學
學前階段 小學階段 中學階段

男性主義及男體運動(二)-制度與運動

作者: 陳國康 |陳德茂 最後更新: 23/04/2014

抗衡不利男性的立法與制度

正如女性主義亦會出現「自由」(Liberal) 與激進 (Radical) 的分野;男性運動亦出現了「非女性主義男性運動」(Nonfeminist Men's Movement),這個流派對女性主義提出強烈的質疑,亦不斷的控訴女性主義及運動對男性、或父親做成許多的傷害及不公平,他們的目標是抗衡、甚至是推翻建基於女性主義的立法與制度。

這條路線的運動以男權或父權為中心點,在美國的男性運動中,這以六十年代由一群關注離婚法例改革的團體開始,這群男士認為美國的離婚法例與及法庭判決,特別是產權分配及子女撫養權方面,對男性十分不利,他們對數額甚高的瞻養費,及法庭在缺乏足夠考慮之時,只顧及女性作為一個「較適合」的家庭照顧者的性別定形,判決子女的撫養權予「不合適」的女性,大感不滿。

這些不滿隨著離婚率不斷上昇,這些不滿的人士在數量上亦不斷增大。Metz 在其著作 'Divorce and Custody for Men' (1968) 中,指出這個法律制度如何壓迫男性所應有的權利,他更指出在這個壓迫的過程中,擁有權力的男性,為著取悅女性的同意及支持,而作出對男性不公平的判決。

在這個男權運動的發展過程中,支持者逐漸將關注面由離婚爭執,擴展至整個司法制度,虐待兒童及「正面行動」 (Affirmative Action)。Doyle (1976) 的 'The Rape of the Male' 便是充滿了這種種激進理念及控訴的著作。

這群激進的男性運動者指出女性主義對男性的詮釋是片面的,只代表女性如何對男性經驗以女性角度來作演譯,這並不完全反映男性如何理解自己的體會與深層意義,他們認為男性亦團結起來,學習如何正確而全面地表達男性如何理解種種社會事件,代表的團體有 MEN (Men's Equality Now) 及 Free Men。由於他們的較激進的理念,對女性主義抱同情態度的男仕及團體,指責他們為反女性主義者及持有本質上憎恨女性的價值觀,雙方採取敵視態度,亦由於這個激進的理念,得不到社會上大多數人士的認同,運動並不能壯大。

 

男性運動乏統一男性主義觀

事實上在美國持不同理念與立場的男性運動團體,一直都未能互相協調,以至未能產生一套互相接受的男性主義觀,及一個統一而又有力的男性運動團體,更遑論運動能擴展至國際層面,各地的男性關注團體亦只能各自工作,直至電腦互聯網的出現,這種情況才稍為有所改善,這方面的入門網頁有 Men Web 及 Men's Issues Page,表著較激進路線的有 backlash.com(2)。

在差不多同一時期,男性運動中亦出現了一條新路線 -「神話傳說」男性運動 (Mythopoetic Men's Movement),這個運動盡量避免介入政治及無休止的意識形態討論,而著重於男性的靈性發展,在傳說的文化、禮儀及傳說中找尋啟示,定出男性應走的路向。

這條回應個人內心的路線,在九十年代中期孕育出一個建基於基督教信念的宗教運動,稱為 'Promise Keepers',運動主旨是維持傳統的道德信念及推廣基督教的宗教信念(3)。

總括來說,男性運動一如女性主義,內部是充滿分化及矛盾的,由較內向溫和至較政治及講求抗爭的,在過往數十年的發展中都曾出現過…

 

男性運動的類別

(1) 女性主義男性運動 (Feminist Men's Movement)

立場與較激進的女性主義者相近,較著重以政治手法解決各種不平等的問題。認為性別分野純粹是文化及社會建構,在對傳統的性別定型及分工,認為這不單壓迫女性,亦間接限制了男性的選擇權,男性在被賦予選擇權後,定可承擔更多責任,建立一個新的男性化模式。

 

(2) 男性解放運動 (Men's Liberation)

基本上同意男女平等的原則,但對女性主義的主張採取懷疑態度。認為男性不單受性別定型限制,更受到傷害,形成男性的成長是疏離的,不健康及貧乏的,男性正受到壓迫。雖然出發點是批判性別角色,但在路向上與女性主義者不同,甚至採取對抗性態度。

 

(3) 激進男權/父權運動 (Men's Right / Fathers' Right)

立場上這個分支較男性解放運動更激進,現時仍處於小眾狀態,但隨著針對於離婚、撫養權、虐妻、虐兒及性騷擾的訴訟日漸增多,感到不公平的男性會日漸增多,而反對女性主義的呼聲亦會日漸壯大。

 

(4) 男性重塑運動 (Spiritual / Mythopoetic)

這方面的運動側重於男性如何於轉變的性別角色、社會結構中,重新尋找及建立一套站得住腳的男性角色、行為、思想及與女性的關係。立場上可以是支持或反對女性主義的主張,擁有較傳統理念的人士,會提出一套「重回舊制」的主張,但亦有一部分男士在尋找一套新理念,重建新男性 (New Masculinity)。

男性運動中亦包括持有學術研究態度的學者團體,例如美國的「男性研究協會」(Men's Studies Association),及同性戀者運動,這群男同性戀者主要的爭取目標是消除對男同性戀者的歧視,接受男同性戀者的一套另類「男性化」表達方式(4)。

 

男性主義及男體運動(二)-制度與運動

資料來源:香港明愛家庭服務

原文出版日期:2006年9月7日

 

作者簡介
陳國康
陳國康

香港城市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

陳德茂
陳德茂

香港浸會大學社會工作系助理教授。資深家庭治療師,婚姻及家庭治療哲學博士。專注於男士服務的研究,對男士童年受性侵犯、男士面對離婚、男士喪偶及自殺的歷程、夫妻或父子之間衝突處理、男士服務的發展路向等具豐富研究心得。

關鍵字詞: 歧視 |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