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童學
中學階段

五個弟妹的哥哥

精選系列: 鄧藹霖親子札記 作者: 鄧藹霖 最後更新: 23/04/2014

在過去十年的講座中,有幸與無數朋友有一面之緣,而杰仔是芸芸面孔中,至今仍歷歷在目的一個。他高瘦弱,鼻樑上架著眼鏡,說話時沒有特別抑揚頓挫,不時會流露出誠惶誠恐的眼神,身上散發的憂鬱愁緒令人我見猶憐。

那次講座的主題是「暴力家庭如何影響孩子的成長」。在答問的時間中,司儀給我遞上一張張觀眾預先寫上的問題紙,有待逐一解答。其中一張特別引起我的注意,內容大概如下:「我的父母疏忽照顧弟妹們,經常把他們毒打,我一怒之下,帶著五個細佬妹逃了出來,現居住於一位善心教友借出的單位裏,生活徬徨,急於求助!-十七歲的杰仔。」

當時我的腦袋霹靂地響起來,怎會有如此無良的父母?他們的良心會受譴責嗎?當我讀著問題時,現場觀眾起哄,大家都不期然左顧右盼,欲找出這位可憐的年輕人。基本上,當天的觀眾是清一色家長朋友,在毫無難度之下就認出了坐在右角的唯一一位年輕人。我意識到這絕不是三言兩語可解碼的個案,所以我請杰仔在會後找我商討,欲轉介他予社工跟進。

杰仔雙手插著褲袋,垂著頭,不停在歎氣:「唉,我實在忍無可忍了,帶著細佬妹們走出來已有兩天。」

「你們的生活有困難嗎?」我極為擔心六個孩子的處境,故焦急地追問。杰仔略為一怔,用手托著鼻樑上的眼鏡,緩緩地回答:「還可以,善心教友給了我們一點錢。」

生活費固然是一個問題,一個十七歲的青年,是否有能力照顧五個弟妹,那是另一個重大的問題。「你的細佬妹有多大?」

他又托托眼鏡說:「有個細佬十四歲,中間兩個妹分別是十歲和八歲,年紀最小的兩個妹妹是孖生的,只得六歲,最黐身。」我毫不考慮就給了他傳呼機號碼,並囑咐他遇上困難可隨時找我。心裏氣憤難平,這個孩子我是非幫不可的!

那晚我輾轉難眠,心裏愈發不安。十七歲的哥哥怎有能力去照顧五個年幼的弟妹?假若他們的父母找上門,會否演變成暴力事件?拯救杰仔是燃眉之急的事!

第二天一早,我忙於撥電話給有關部門,請求社工朋友跟進杰仔的個案。在忙亂中,傳呼機響起,是杰仔!我慌忙回電,雙手在顫抖,好像有不祥之預感。杰仔拿著電話不停在歎氣:

「唉!唉!我現在身處明愛醫院。」

「甚麼?發生了甚麼事?」我聽到身體的關節在咯咯響。「唉!今朝我帶弟妹們上學時,大孖不小心從樓梯滾下去受傷了,現在要留院觀察。」杰仔以沒有抑揚頓挫的聲綫道出驚心動魄的意外過程。

我的心砰砰作響,但仍強裝鎮定,以平穩的語調安慰杰仔,並想進一步了解他的狀況。

這個孩子真懂性,每朝早送弟妹們到九龍塘上學,然後自己上學去,放學後,又匆匆跑去負責接送。在醫院陪伴妹妹時,他請了十四歲的弟弟暫時照顧其他三個妹妹。在掛綫前,杰仔婉拒了我的探訪,非常通情達理。

我隨即再加把勁聯絡社工們,懇求他們盡快施以援手。這晚,我繼續失眠。

第三天,社工們回覆說事件已在跟進中,我開始有點不耐煩,語調不太客氣,我懇求他們盡速行動,六個孩子怎能等?

接近黃昏,杰仔傳呼我,這次年輕人的語調稍現生氣:「醫生說妹妹沒大礙,最快可明天出院。」我呼出了一口氣。「鄧姐姐呀,上次來講座時好像聽說你剛出版了新書,可否送一本給我?」「當然可以!」

隨即我抄下了他說的地址。奇怪!地址在沙田,他不是說過現居於愉景灣嗎?杰仔略為一怔,然後緩緩回答:「這個住址是我同學的,比較安全,這裏只是暫住的呀!」

第四天社工回電:「鄧小姐,我們已查過,明愛醫院根本沒接收過六歲女孩,而九龍塘那間小學也沒有孖女就讀小一!」「甚麼?!」

社工朋友的聲音像雷聲般響起:「明愛醫院沒有接收六歲女孩,九龍塘那間小學根本沒有孖女就讀小一……」我如遭雷殛,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杰仔高瘦弱的身影、誠惶誠恐的神情瞬間呈現眼前。他溫厚羞怯地說的每句話,難道全是謊言?這個男孩原來是一個騙子!數天以來,他是在耍我嗎?

稍為回神,我以虛弱的聲綫給社工報上那個地址,這是杰仔留下的唯一綫索,可望幫得上忙。我誠心跟社工道歉,為自己曾輕率地口出狂言而自責。

放下電話,我的腦袋仍在霹靂地響。在心理學堂曾接觸的名詞突然浮現眼前:Pathological Liar!難道杰仔是「病理騙子?」翻閱資料,發現「病理騙子」有以下特徵:

一、他們會誇大其詞,編出一個又一個的大話,其實行為不難被發現,因為依據常理,怎可能萬千事情偏偏同時發生於一個人身上?(杰仔說因家暴而帶著弟妹逃走,妹妹又跌傷入院,太巧合了吧!)

二、他們極度享受以大話操控別人,非常自我中心,並不理會別人的感受。(杰仔從第一天開始就操控著我的情緒和行為。)

三、因為謊話太多,他們自己也記不起來,故容易露出破綻。(杰仔給我的地址,原來確實是他家居的地址,他自己也混淆了。)

四、「病理騙子」同時可能患有人格障礙,他們用謊言博同情,又或令自己有成功感。(杰仔成功博得我的憐憫,背後可能因騙到一個傻瓜而感到極度興奮。)

五、若他們被識穿時,反應會異常激烈……

此刻我的傳呼機響起,是杰仔!我的腦袋像被鐵圈緊緊箍著似的,意識到他不是我這個非專業人士所能處理的事,我決定橫下心不覆電話。後來社工告訴我,杰仔沒有妹妹,只有一個十四歲的弟弟,他與父母的關係惡劣,而其說謊行為在校早已聞名,個案早有社工跟進……

杰仔,誠心祝福你會驅走心魔!

 

五個弟妹的哥哥 

原載於
鄧藹霖《媽媽不要哭-新增版》
(快樂書房,2010)

原文出版日期:2012年4月12日

 

作者簡介
鄧藹霖
鄧藹霖

香港電台節目《訴心事家庭》主持。《經濟日報》專欄作家。熱心推廣親子教育及關注城市人精神健康。結婚超過25年,育有兩子。

關鍵字詞: 鄧靄霖親子札記 |病理騙子

相關機構

快樂書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