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童學
學前階段 小學階段 中學階段

強迫症案例

精選系列: 黃巴士Light 精選 作者: 陳國齡醫生 最後更新: 08/04/2016

小瑩今年九歲,是一所女子小學的四年級學生,她最近在學校不停洗手,校服都弄得濕透,書包也常常要洗抹。詳細評估後,知道小瑩原來很害怕班裏兩位女同學,覺得她們很骯髒,常常用手挖鼻、抹鼻涕,不用紙巾又不洗手。在校的時間,小瑩密切地留意着她們,監視她們骯髒的手有沒有摸過自己的書桌和椅子。小瑩常常提高警覺,跟她們保持距離,小息的時候,總是留在座位裏,「守護」着她的一切物品。如果那兩位同學的手碰到她的書桌,她就會用整包濕紙巾抹乾淨。媽媽說她每日都要用十多包濕紙巾或乾紙巾,如果她的手接觸到她們碰過的東西,她就要衝入廁所不停地洗手,有時候,她害怕書包被她們碰過,連書包都拿進洗手間沖洗。

小瑩一方面害怕她們的不衛生行為,一方面亦覺得自己十分過分,但好像控制不了。她說:「我好像被她們逼瘋了。」最近老師把這兩位同學的座位調到小瑩附近,小瑩十分害怕,拒絕回校上課。媽媽堅持時,她情緒激動,大哭大鬧。我們診斷小瑩患上兒童期的強迫症。

強迫症的徵狀包括重複持續的入侵性思想,帶來明顯的不安和憂慮,病者通常會企圖不理會、壓抑或用重複的強迫行為來抵消這些思想,目的是要減低焦慮或苦惱,可是卻事與願違,帶來更大的焦慮和不安。很多時候,患者都知道這些思想及行為與現實脫節,卻控制不來。大概百分之二至四的兒童及青少年患有強迫症,這個階段男性病例較多,而且由於思維發展尚不成熟,很多時他們都只有強迫的行為,卻很少有強迫的思想。他們亦較難理解這個病,常要求父母容忍及縱容他們的強迫行為。

強迫症的治療包括藥物治療及心理治療兩大類。藥物治療主要是用較高分量的血清素類藥物;心理治療主要是個人或小組的認知行為治療,讓患者逐步暴露於他有強迫情況的環境,但制止他做強迫行為,直至焦慮消失。小瑩的個案經兒童精神科醫生詳細診斷,並諮詢她的媽媽及老師她在家裏及學校的情況後,斷定為較嚴重的強迫症。我們用血清素類的情緒藥為她治療,並轉介她做個人的認知行為治療,教她抵抗強迫症的「病魔」。經過兩方面雙管齊下,小瑩的情緒已穩定下來,現在已經喜歡上學。

 

強迫症案例

原載於《黃巴士Light》親子月報

 

作者簡介
陳國齡醫生
陳國齡醫生

瑪麗醫院精神科顧問醫生、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主管、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精神科學系榮譽臨床副教授。將於此欄目分享她的專業知識,透過不同個案加深大家對兒童精神健康的瞭解。育有兩名子女,亦為家長教師會前任主席,具有家校合作的親身經驗。

關鍵字詞: 強逼症 |精神病 |焦慮 |情緒病 |壓力 |治療

相關機構

《黃巴士Light》親子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