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童學
中學階段

不上學、不肯上班的失敗者?

作者: 鄧蕙娟 最後更新: 08/04/2014

不上學、不肯上班的失敗者?

 

『鄧姑娘,我想搵工做呀!』

『鄧姑娘,對不起,我沒有返工。』

『我返了兩天,覺得太悶,所以我沒有返了。』   

以上的說話,由阿欣十四歲那年,從放棄讀書,決定到社會工作開始,已時常掛在嘴邊。今年她已經十八歲,換句話說,這些說話陪伴著她已經有四年了;說句老實話,我也開始習慣她說這些話了。

有時候,我會想返工對於她來說,真的那麼困難嗎?

對於做成人的我們來說,「返工」帶給我們滿足感,有意義的生活,誰又會說返工沒有趣呢?就算是辛苦,也是有意思的。

 

「返工」辛苦又無趣

但對阿欣來說,工作實在談不上任何的趣味。就以做售貨員時為例:每天上班就如中學時被罰企般呆立於店內。即使客人進入店內只是涼涼冷氣,也要笑面迎人的說些什麼『歡迎光臨,隨便參觀,這是昨天新到的貨品,喜歡的可以拼上身試試....』。其實,客人可能和她一樣很討厭這些例行說話,但沒有辦法,阿欣能成功地受聘於這間商店,皆因她告訴店主自己有數月的工作經驗,不主動開聲說話便會露出馬腳;但對於不太習慣主動與人交談的阿欣來說,如何開口與客人交談,實在並非容易啊!於是聰明的她,唯有每次遇上客人也背誦著同樣一段說話,而工作帶給她的意義就只是數千元的薪金和填補她無所事事的生活罷了。

所以當她一旦遇上一位有錢的男朋友,經濟再不成為問題時,生活縱使依舊的無聊,但既有一個作伴的傢伙,也就沒有動力工作了。對於地這種生活方式,我認為是可以體諒的。

 

在失敗經驗中成長的人,期望找到一分「容易」的工

你或者會說,阿欣何不另找一些較適合她性格的工作呢?這不是我想分享的地方。而事實上,對於一些在失敗經驗中成長的人來說,期望找一份不需要特別技能和易於應付的工作,也是可以理解的。

再說回阿欣的情況,與地相處的幾年,我努力地與她發掘工作中的樂趣和一些愉快的經驗,但始終效果不大,而最後找終於發覺到,與其大家努力地在過往的日子中發掘有什麼得著,倒不如主動、努力地去創造一些新的成功經驗。就是如此,阿欣為自己就創造了第一個成功。

這次,她於一間名店中任職售貨,賣的東西全是從外國入口的貨品。眾人(連她自己在內)也沒有信心她能夠在此工作超過一星期。結果,她的表現,令所有人,包括我在內,也要刮目相看。她成功地工作了接近兩個月。

 

挑戰「困難」的樂趣

對於阿欣來說,每天的工作,也具備無比的挑戰性和新鮮感。雖然,每當客人步人商店時,她仍是說回相同的說話內容;當沒有客人的時候,她仍是要木立於店內。但今次的工作要求她以英文介紹貨品,故此她要把所有的牌子名稱也放入記憶裡,每天要學著不同的英文名字,當她成功地背記上一個牌子時,就高興得要立刻把這消息公佈天下;這是她工作上的最大成就,也成為推動她努力工作的原動力。

 

從背誦一個英文生字開始建立「成功感」

阿欣的例子告訴我們,成功感對工作的重要性。有時候,成功感是-些很主觀的感覺。也許,背誦幾個英文生字,對我們成人來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但對於一群由失敗中成長的青年人,卻是莫大的考驗。

正因為成功感是一些主觀的感覺,作為家長的我們,就別再坐著等它降臨於孩子的身上,不同的經驗,不同的機會,也許會給予他們不同的體驗和刺激。同時,我們也不能把簡單地將我們對『成功感』的理解套用在他們身上。究竟怎樣的工作才算是有挑戰性和成功感?應該由他們自己去定義,這亦是他們的權利。作為家長,最重要的是過程中為他們打氣和吶喊。  

 

不上學、不肯上班的失敗者? 

資料來源:香港小童群益會

原文出版日期:2005年9月9日 

 

作者簡介
鄧蕙娟
鄧蕙娟

註冊社工,任職香港小童群益會。

關鍵字詞: 成功感 |滿足感 |工作態度

相關機構

香港小童群益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