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童學
小學階段 中學階段

我們有個「茶煲」養女

作者: 鄧翠嬋 |亦思 最後更新: 10/04/2014

周氏夫婦的養女恩兒,現年十四歲,約在年多前開始與可疑友輩鬼混,不肯上學,不肯到親友處拜年,不願出席家庭聚會,令家長在學校及親人前難以交代。

周氏夫婦齊聲指控:女兒品性頑劣,難以施教,令夫婦倆非常費神傷氣。

 

 

「做家長的又怎會嬲自己的女兒哩!」

「我們只是想教好她,免她為害社會。」

「其實恩兒屢次在家頂撞我們,又對著父親說粗口,我們都是與她講道理的。」

「恩兒不肯用心唸書,令父親很丟臉,(手指向丈夫)他都從無動火打她﹒...」

「恩兒的父親退休前在小學任教的,但自己女兒卻無心向學…」

「唉,她老是不肯上學,我們真羞於向老師求回學位…」

--周先生及太太都異口同聲地說

在盡心盡力管教恩兒不得要領之下,周先生及太太唯有請求社工協助,勸喻其女兒脫離麻煩友輩,重投學業。

 

無藥可救的恩兒?

在輔導室中的某天,周太太帶了一位束短髮,穿一身男裝衣服的年輕人來。並介紹著說:「這就是恩兒了。」

交談中,恩兒表達出自己對家長無理管束的不滿,她表示自己需要朋友,卻遭到家長的禁止,故常因此與家長有衝突,關係白熱化時,家中電話機及大門均被上鎖,令人無計可施,恩兒一邊描述,一邊露出其暴戾樣。

當社工詢問恩兒:「你有否留意在你憤怒時,家人又會怎樣呢?」她輕傲地說:「干我何事?」

社工讚賞她說得妙,倘家人彼此亦不關注對方的感受或反應,這個家可能使面臨崩潰了,並查問這是家人的共識與否。周太太連忙否定,更迅速問鄰座的恩兒,恩兒於是精靈地表示她一直也未曾這樣說過。於是社工引導大家一起訂立出家人的最新一個共同目標為:「研究怎樣維繫這個家,好讓當中的人均活得暢快些。」

在接著的一次輔導面談中,恩兒和父親貼錯門神地步進面談室。周先生要求社工協助教化恩兒,糾正她的一些不良行為,例如:隨意說租言穢語、抽煙、夜歸...等等;周先生強調﹕「家中並無人抽煙的,她定是從不良友輩處學來的,既然周家也關不住她了,不如把她關進女童院吧。」

恩兒對這個提議該是給嚇壞了,迅速但卻溫和地表示反對。當社工詢問父親是否真的想安排到女童院讓恩兒學得更斯文嫻淑,像一位適齡而亭亭玉立的女兒家。此時,恩兒藉約會詢問可否先離去,周先生居然表示只要她七時回家吃晚飯,就准其離開。其後,周先生告訴社工:只要恩兒不壞便可,不要求她長得美妙動人。

詳談下,周太太表示恩兒小時是很順服的,「叫好做什麼就做什麼,她以前是很乖的!」她亦時常與女兒溝通,讓女兒知道家長的期望,但周太太埋怨自己現在很失敗,女兒現變得冷酷無情、目無尊長,家長亦為其傷心,但始終也捨不得放棄她!更強調領養恩兒非為得恩兒的報答。

 

孝順的恩兒其實在回報家長

社工再約恩兒單獨會面時,探討她家人的關係,從中了解恩兒心中是否存在予盾。原來周氏夫婦在未領養恩兒前,曾有一位兒子,但很快便夭折了。周氏夫婦及亡兒的三角關係非常鞏固,在心理上一直未能容許恩兒進入。

恩兒在與其家長溝通時感受到家長喪子之痛,於是嘗試當自己是一個男孩子,盼竭望取悅其家長,但另一方面,恩兒自從曉得自己養女的身份後,心感失落,很渴望尋回自己的「根」,她常問周氏夫婦其生家長的資料,但總不得要領,與此同時她又越來越發覺難以取悅家長。

她從不否認周氏夫婦是其家長,但又想望親生家長來帶她走,卻始終仍欠缺一顆不羈的心去離家出走。恩兒感到似乎一直未有人能理解她的苦況。

當升上中學,踏入青少年期後,恩兒盼望藉著工作自立,不再倚靠別人來供讀養,可惜她未乎合法的工作年齡,在家亦遭到周先生及太太的嚴重反對。在「孝順家長」及「獨立成長」的予盾中,恩兒的行為越來越「不穩定」。

 

誰在製造「茶煲」?

其實家長形容這個「茶煲」(麻煩)養女,似乎只是家庭中被指出來的「茶煲」(麻煩)製造者,除了她現階段不能遵守家規。例如:尊敬家長、行為端正、用功唸書。

另一方面,恩兒也背負著別人製造出來的「茶煲」(麻煩),不負責任的家長把她遺棄、養家長眷戀忘兒的情意結、操縱慾強的家長...

然而恩兒的存在卻令家長在某程度過上是舒懷解困的,他們看看「茶煲」(麻煩) 養女的裝束、言行時(只嫌多了兩分反叛),不是皓似一個長大了的兒子麼?!

在社工的引導下,周先生及太太終於明白了自己思念亡兒的表現,與及不知不覺地期望恩兒替代亡兒地位的潛在意識,一直強化了恩兒,長成一個「男性的反叛者」,加上自己曾作老師的「面子」,及習慣發出「命令」下,使恩兒變得越來越令人討厭。

其實,恩兒長大了,自有其獨立思考能力,她可主宰自己的人生,例如:選擇扮演男性角色或做回一位淑女。但在家中的授受權力關係中,她現仍處於「接受」的地位,即只是「接受」家長的要求及期望,故她渴望透過反叛的行為來掙脫轄制,甚至扭轉頹勢。

假如周生生及太太能一早視恩兒為獨立的一個人看,隨著年齡的增長,給予恩兒自我管理的權力,她便不需要透過是「製造茶煲(麻煩)」來爭取自己生活的喜好控制權了!

 

我們有個「茶煲」養女 

資料來源:香港小童群益會

原文出版日期:2005年10月25日

 

作者簡介
鄧翠嬋
鄧翠嬋

註冊社工,曾任香港小童群益會兒童之家主任。

亦思
亦思

註冊社工,曾任香港小童群益會家庭生活教育主任。

關鍵字詞: 領養 |反叛 |家庭治療

相關機構

香港小童群益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