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童學
學前階段 小學階段

對症下藥 越早越好

作者: 姚清嫦 最後更新: 10/04/2014

初到輔導中心的孩子

方太與六歲的兒子耀輝初到輔導中心,我見小孩子被母親拖著,掛著一副不太情願的樣子進來,為了安撫孩子,我安排了玩具室給他們,好讓他先玩玩,輕鬆一會兒。  

門還是半開,耀輝已急不及待衝了進去。他拿起一支槍瞄準我們狂掃,方太正想上前制止,耀輝已把槍放下,一個箭步爬上了一問大型玩真屋的頂上,不一刻又滑了下來,在玩具叢中打滾。方太在旁顯得十分無奈及尷尬,欲阻無從,為兒子的無禮連聲向我道歉。我告訴她不要介懷,我與她到了隔壁另一面談室詳談。

 

忍無可忍的家長

「你見啦!我真是拿他沒辦法,有時我忍無可忍,會打他。」方太坦誠地告訴我。「我也可以想像你多辛苦!」我安慰著她。

「有時我也不太想帶他出街,他屢次在公眾場所令我無地自容。將地鐵的扶手當鋼架爬,在商場短跑滾地;每回街上的人都對我投以責備的眼光,似在怪我做媽媽的沒好好管兒子,誰知我管也管不了,我真是不懂怎樣教他。在學校又被老師投訴,見家長也見到怕。他居然可以於上課時溜出課室跑兩個圈再回課室上課。一直以為他年紀小,成長後會好點,升讀一年級後,情況更失控。我的親友都責備我不管他,令我很難受。」方太越說越委屈,無助的眼眸凝聚了淚水。

了解過基本情況後,我回到玩具室打算與他閒聊;見本來整整齊齊的玩具室變成凌亂不堪。我一面與他閒談,他不斷東張西望,不時離座更換手上的玩具。我懷疑他是一個「專注力失調及過度活躍」的孩子。

 

評估 = 標籤化?

我回頭建議方太帶孩子往評估,方太對此症略有所聞,也想過兒子是有這方面的障礙;但對於評估的建議,卻有點猶豫,她怕標籤了孩子。我介紹了評估的途徑後,提議她與丈夫商量後才決定。

過了一段日子,方太告訴我,她已帶耀輝往評估,初步診斷結果顯示他患有「專注力失調及過度活躍」,我詢問方太對初步評估結果的感受。出乎意料之外,方太表示知道兒子的情況後,反有釋然的感覺,明白耀輝的行為不是自己不懂管教所造成,內心的歉疚與不安減少了。當兒子的問題行為出現時,她也能較平靜地去處理,因為她明白他有天生的障礙,不是故意與她作對。原來這一次的評估給了孩子一份體諒而非一個標籤。

 

家長可以做什麼?

接著的面談,我提供了有關管教「專注力失調及過度活躍」孩子的資料給方太,建議她在家居佈置上盡量簡潔,令孩子易分心的東西例如玩具要用箱子收妥,好使耀輝在玩耍時培養出玩完一樣到一樣的習慣,做功課時亦更專心,另亦協助方太在家中建立了即時的獎罰制度。

方太連串的努力,不久就見成果,耀輝的行為在各方面都漸見進步。有特殊障礙的孩子,有時需要用獨特的方法去協助他們成長,若我們不清楚其行為問題原因所在,難免會做出一些破壞親子關係的管教行為。

 

家長需要關注的兒童精神健康問題

近年,輔導中心所處理涉及兒童精神健康問題的個案有上升的趨勢。這些個案涉及的精神健康問題多數是一些與神經系統有關的先天障礙。當家長察覺子女在行為、情緒及人際關係上,與普遍的孩子有明顯的分別而向我們求助的時候,他們普遍沒想過子女有精神健康方面的問題。他們多數因為管教困難及親子關係欠佳而求助。當深入處理個案時,發現很多兒童由於先天障礙引起行為問題,令家長的管教倍加困難,而非簡單地由於家長不能有效管教子女。

 

先天障礙大多不易察覺

我們處理的個案中,此類問題常見的有專注力失調及過度活躍症、特殊學習障礙、焦慮症、亞氏保加症(Asperger Syndrome)等等,這些先天障礙大多不易察覺,或易被家長誤以為是兒童頑皮、好動、偷懶、不擅交際等後天問題,加上當中大部份求助的家長對孩子先天障礙認識不多,面對子女長時間的極端衝動失控、極度固執倔強、無理取鬧、無心向學、缺乏社交技巧、不懂結交朋友等等問題時,管教上感到十分沮喪,亦間接造成親子衝突。親子衝突又會令兒童更失控,形成惡性循環。

 

越早的介入越能有效

我們的輔導工作經驗告訴我們,越早的介入越能有效協助有需要的兒童;亦可減少青少年問題的產生。先天性的問題尤須及早給予適當訓練,若錯過了成長發展的關鍵年齡,訓練則事倍而功半。

及早的輔導亦可避免原先的問題帶來連鎖的負面影響。我們接觸的家長中,有部份對於兒童輔導、心理評估或精神科的轉介仍存有戒心,怕標籤了孩子。我們計劃加強宣傳及推廣兒童輔導,使社會人士更正面地正視兒童先天或後天的問題,以兔拖延了對有困難兒童的協助。

 

對症下藥 越早越好 

原載於
《群思第十一卷、第二期》
(香港小童群益會)
註:因應家長讀者的需要,本文曾由編者就對象上為作出修訂  

原文出版日期:2006年6月7日

 

作者簡介
姚清嫦
姚清嫦

註冊社工,資深輔導員,曾任職香港小童群益會。

關鍵字詞: 注意力不足 / 過度活躍症 |標籤化 |及早識別 |評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