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童學
中學階段

對付「小魔怪」

作者: 亦思 |老馬 最後更新: 17/06/2014

來了一個「小魔怪」

尤尚品似乎是改壞了名字吧。他架著眼鏡,皮膚黑哲,好一個習武的身材,相信,改為尚武,可能更為相稱吧!不是嗎,他在讀中一的下學期時,在校內就得了26個缺點,見家長,簽手冊,被訓導處老師罰個「狗血淋頭」罪狀多得真是不勝其數。

尚品在學校有許多渾名:「小魔怪」、「攪事尤」、「唔上品」,在家被稱為:「麻煩鬼」、「唔生性」等。這些渾名,有些是老師給他扣上帽子的,有些是家長的習慣稱號,由此可見,尚品確是老師及家長的剋星。

開學至今,他除了常欠交功課,不帶齊書本文具等「罪狀」之外,上課總是不愛守秩序,最喜歡講一些自以為有趣的笑話引人發笑;有時又趁老師未到就走到講台前寫黑板,還在黑板上畫烏龜。好脾氣的老師,有氣沒氣地把塗鴉抹去便繼續講課,開始他/她那四十分鐘與尚品的「鬥智鬥力」比賽。至於那些對他早存偏見的老師,例必把他的「操行咭」寫成E級,好使訓導處加以「嚴懲」。而家長在「教過說過、打過罵過」之後,早已累得已筋疲力盡,加上倆人都需要早出晚歸,賺錢養家,面對七年來老師「見家長」、「簽手冊」不斷的要求,只好躲起來,百般推辭校方的約見。以不聞不問來化解孩子的「層出不窮」的壓力。

 

對他好也是沒有用的麻煩友!?

有一天,班主任黃老師不舒服,吩咐班上各人靜靜溫習,不准作聲。尚品覺得真悶啊!不准作聲真難受,他只好往窗外張望,看看有什麼好玩的,可是窗外除了往來的車子外,也沒有什麼好看,於是自製了「紙彈」,在袋中找到了膠圈一條…拍的一聲,正中前座矮少的「四眼強」頭部,阿強哇的一聲,全場起哄。

黃老師一聽到他的大名,已對他早存介心。但因為知道過尚是個聰明伶俐的孩子,便與他課後傾談,提醒他好好上課,也以獎罰方式激勵他及輔導他嘗試戒掉擾亂秩序的毛病,可惜,效用並不明顯。

有時,好脾氣的黃老師也覺得他實在太「野性難馴」了,對其他同學太騷擾住了,於是也只得罰他站在班房一角,但第二天,他又故態復萌。

在家接到有關孩子要被天天罰企的通知時,家長只有說一聲:「你日日都咁麻煩,你都是沒有希望的了…」而在校呢?黃老師對這個「問題製造者」也實在覺得有點煩厭了,任教過他的老師們,更你一言我一語的在教員室內指控他的罪狀。說得激烈之際,副校長入來,也加入這個「聲討行列」,一時間,大家把尚描塑得十足是一個:「愛攪事的麻煩友」、「黑社會壞份子」…

就尚品的「麻煩表現」,家長及老師有以上的見解及處理,一點也不出奇,但如果深入看多一些,可見家長及老師們只是「注目」於他今個學期的「缺失」,也只「注目」於他「未改好」的一面;他們難道已忘記了尚品中一的上學期帶煙仔返學校的事件了嗎?在校「蝦蝦霸霸」等行徑嗎?今個學期中,並實他已把以上更具破壞性的行為收斂了,現在的表現是礙於小學時建立的學科根底不好,視上課是一件悶事而騷擾課堂,與以往的破壞性的行為,根本是兩碼子不同的需要表現。

 

「標籤作用」的暗示力量

要「教好」尚品,成人必需先明白「標籤作用」這個概念,「扣帽子」只會令孩子「先入為主」地自我評價為:

「我是壞東西!」、

「我天生注定失敗!」

「我無能力再變得更好!」、

「我是一個不受歡迎的人!」,....

最後,換來另一念頭是:「我得要找個辦法去證實我在其他方面是能手」,於是,層出不窮,日新月異的課堂騷擾行為也就「被迫」出現。

尚品這些行為最終又成為了家長及老師的「假設證實」(Self-fulfilling prophecy);
更加確認了他是「問題製造者」,並一再歸納他為另類孩子、另類學生,因為「一早已知道」孩子「問題人物」,在孩子未表現出「好」行為的前,家長及老師已斷定了尚品「一定無好嘢」而「黑口黑面」。

以上的結論,並不是說明尚品的表現是老帥及家長「製造出來」的,事實上當被孩子眾人面前挑戰了自己的成人權威之時,大部份人都會即時感到「心煩」,而忍不住口說出:「你很麻煩」「你很討厭」。

在發脾氣之前,成人要明白「問題行為」的本身,有其複雜的來源,尚品常常有「問題行為」出現:可能是尚品自己的性格使然,可能是家長沒能掌握有效的管教方法,可能是尚品的同學影響,可能是小學老師沒能為尚品打好學科的基礎,可能是鄰居的越榜樣,也可能是中學老師不了解孩子的專長所在…

面對孩子的「問題行為」,孩子身邊的人要負上責任,孩子自己也要負上責任,但如果家長及老師一開始或經常以「標籤」地形容孩子,便會不自覺地把孩子的「問題」加劇,間接成為了「孩子問題」的「製造者」、「鼓勵者」及「促進者」。

 

有何辦法改變孩子的「問題行為」?

最基本的方法:

是要了解到自己及孩子身邊的成人日常與孩子溝通的模式。以往家長與老師一向多以「向下溝通」的態度去處理尚品的行為,形式多類似:

  1. 責備:「我要你知道這是你的錯!」
  2. 譴責:「告訴我,你為何還要繼續作這傻事!」
  3. 寡斷:「我告訴你,這絕對是不合情理的!」
  4. 鄙視:「我已經跟你說過多少次,還不學乖一點!」
  5. 指導:「我告訴你,為免再被罰,你一定要…。」

因為「向下式的溝通」會令尚品覺得成人並未感受到他的內心,「你很煩」的訊息本身就很「壞事」,當孩子一聽到「你很煩」的評價後,連他自己也覺得自己「很煩」、「很討厭」,而再沒有動力去聽取他人的教導,也沒有動精力去思考如可可以「不煩」、「不討厭」了。

以下為你介紹一個「平行的交談」法,好處在於讓孩子真正的與你交談心,可以明白你的對他的擔憂,也可以製造出一個空間,讓孩子聽取你的「長輩經驗」,做法其實很簡單,個個成人都可以做得到,是否成功取決在於你是否「真心的願意」做!

 

「平行的交談」步驟

「我生得你出就有權話你!」、「你往得在這裡你就要聽我話」,這是誰說的?

孩子聽家長的話不是因為家長的「身份」,而是家長是否做到角色的「內涵」,即是如果家長只是掛一個「父母」牌子的,而沒有盡家長的功能,包括:「養育」、「提供愛的感受」、「提供一個安全的成長環境」、「教導生活的技巧」、「教導道德規範」、「管制不良行為」、等等的話,孩子內心就不會感到被家長重視;年少時,因為怕被打罵,孩子還會遵照家長的「君王」要求行事,但隨著年紀日長,孩子就會留意到家長的缺點,而開始懷疑「君王」的完美形象,也開始自問:「你說的也不是全對的,為何要聽你的話?」,更會覺得「明知不被尊重,為何要與你分享內心世界!」,那家長的教導又如可可以進入他的耳朵?

要讓孩子真正的與你交談心,要讓孩子明白你的對他的擔憂,要製造出一個空間,讓孩子聽取你的「長輩經驗」,做法其實很簡單: 

  1. 放下一般成人自以為「高高在上的」霸氣
  2. 不再用「我講要你聽」的態度及語氣
  3. 相信人人都有平等的地位,你講的聽,我講你聽
  4. 當孩子表達自己的想法之時候,用一個「平輩」的態度去聽
  5. 當家長自己表達自己的想法之時候,用一個「我」字來表達
  6. 當覺得孩子的決定不正確時,像和朋友交談般,以「我懷疑…」作開頭,例如:「我懷疑你不做功課,是老師罰你的原因…」
  7. 如果孩子不同意而「駁咀」說:「你點知!」,家長可以附和的問道:「對,我真的不完全知的,我這樣說是因為…」,孩子便會以較理性的方式與你平等地交換看法的了
  8. 不要急著「教訓」孩子,在交談過後,孩子明多一點自己的需要之時,他們的解難創意比成人更高。

 

再看尚品的例子

以「我」的訊息表達,除了同樣可以令黃老師發洩個人的感受或不滿之外,亦應合乎有效地與尚品溝通的可方式。這種方式的溝通,除了包含最少程度對尚品的否定評估之外,亦不損害她們之間的關係,最後,更具促使尚品自發性地改變其行為的可能性。月來,黃老師多番以「我」的訊息與尚品親切地交談,令到尚品把她當作一個「真實」的常人來看,一個「會」感到失望、難過、忿怒,也有缺點和弱點的「真實」的常人,一個和他很相似的常人。自此,黃老師與尚品的關係進展很快,尚品近日上課很是守規,不少老師也覺得嘖嘖稱奇。

尚品的改變,關鍵在黃老師在觀點及溝通方式上的轉變,這位老師能從負面的行為中找到正面的意義。她能從「尚品是個麻煩學生」的印象中「抽身」出來,並體會到「尚品的行為,由多方面所引起,我們亦不自覺地成為問題的引發者」這個角度作為出發,從當事人的角度和處境瞭解問題,這個障礙一除,便很易取得尚品的合作。而且,工作經驗告訴我們,不少時候,單憑這片深切的暸解及體諒,已是以加強當事人的改變動機,邁向成功的轉捩點。

 

對付「小魔怪」 

資料來源:香港小童群益會

原文出版日期:2005年10月25日

 

作者簡介
亦思
亦思

註冊社工,曾任香港小童群益會家庭生活教育主任。

老馬
老馬

註冊社工,曾任香港小童群益會學校社工

關鍵字詞: 相處技巧 |標籤作用 |問題行為 |溝通 |觀點 |情緒管理 |情緒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