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童學
學前階段 小學階段 中學階段

教導孩子面對挫敗的ABCDE

作者: 梁永宜 最後更新: 29/04/2014

「我真係衰到貼地了!」
「我真係頂佢唔順了!」
「這完全係我衰!」「都係佢衰啦!」
「我一定要得到!」
「你永遠都唔應該咁!」

這些是否一些不合理的信念呢?這些信念又如何影響我們的孩子面對失敗和挫折。讓我們以理性情緒輔導理論入手,分享一下如何幫助我們培育孩子面對失敗和挫折吧。

 

理性情緒輔導理論早期集中應用於成年人的情緒問題上。它在兒童及青少年的情緒輔導上的應用性又如何呢?要回答這個問題,讓我們試回顧一下皮亞傑(Jean Piaget)的「認知發展理論」。

 

認知發展理論

運思前期(Pre-operational Stage) 約2至7歲

不大能夠運用邏輯推理,對事物的判斷常基於主觀的、自我為中心的、單一角度的直接觀察,不同事物的時空接近常被理解成因果的關係。

具體運思期(Concrete Operational Stage) 7至11歲

漸擺脫「運思前期」的特徵,但仍未達抽象運思的能力,邏輯客觀多角度的思考能力雖漸次出現,然這能力多只能應用於當前具體的經驗事物上。

抽象運思期(Formal Operational Stage) 約11歲以上

漸擁有像成年人的抽象假設自性思維,以及反省性思維(Reflective thinking)能力,面對問題可想到較多不同的可能性關係、結果和解決方法。

 

細看上述認知發展理論有關「運思前期」及「具體運思期」的特徵,不難發現兒童是有很大認知能力上的限制。即使是青少年,當遇到生活上較大的挫折時,認知能力亦可能有暫時的倒退(Cognitive Regression)。

這些認知能力上的不足容易令青少年產生理性情緒輔導理論所謂的「非理性信念」,以致青少年人面對失敗挫折時容易產生較大的情緒困擾。

如家長能幫助孩子從小發展其「理性思維能力」,就可以預防在遭遇失敗挫折時產生較嚴重之情緒反應。

 

面對失敗挫折的反應

先來明白我們的反應。我們面對失敗挫折,就算事件表面上是如何相似,我們的反應可不一樣。

有些人表現得很憤怒暴躁、嫉妒甚至憎恨,行為可能變得攻擊而暴戾;另一些人的情緒及行為反應卻迴異,情緒變得低落、傷心、失望、抑鬱、羞愧、自憐或內疚,行為可能變得不積極甚或逃避退縮。

這些反應,除性質不同外,程度、強度可也不一樣。

 

理性情緒的ABC

究竟是何等因素影響著我們面對相類的失敗挫折處境時有不同反應呢?一個簡單的答案就是叫「性格」不同。

「性格」是一個很概括性的概念,泛指很多東西,究竟是「性格」上那一部分起著主導作用影響著我們呢?輔導理論中有一派名為「理性情緒治療法」(Rational Emotion Therapy簡稱RET),這套理論認為是我們「性格」上的「信念」和「思維方式」,在很大程度地影響著我們面對日常失敗挫折情境時的情緒及行為反應。

其實這套理性情緒輔導理論很簡單,用三個字母便可解釋它的重點。

A 代表「情境」(Activating Event),就是觸發我們情緒行為反應的事件
B 代表「信念」(Beliefs) 或思維方式
C 就是我們的情緒及行為後果(Consequences)

簡單來說,這套理論可以下圖來解釋:

  B    C  

 

何謂「理性」

既云「理性情緒治療法」,究竟甚麼叫理性(Rational)呢?根據RET理論,「理性」有三層意義:

(一)實效的(Pragmatic)

一個信念、或想法可否幫助我們達到我們的基本目標;

(二)邏輯的(Logical)

這個信念是否合乎客觀邏輯規律;

(三)現實的(Reality-based)

它是基於客觀事實而不是虛妄構造的。

 

如果我們的信念、合乎上述三個標準,它就是理性或合理的信念,否則它就是非理性(Irrational)或不合理的信念。

 

何謂「非理性」

面對失敗挫折時,我們可能出現很多不同的非理性信念,究竟這些非理性信念、可概分為幾類呢?為方便我們去辨認和理解,這些非理性信念可概分為下述四種:

(一)災難化信念(Awfulising)

將事情的後果跨張到「災難」化的地步。有些人遇到失敗挫折時,他會覺得自己「衰到貼地」、「瘀到痺」,或將一些「普通」的失敗看成是無比大的挫折,或將事情看到已發展至無可收拾轉機的地步。譬如一個女學生失戀,她便覺得自己失去一切、生無可戀、整個世界變得再無意義,這便是把「失戀」認知為一「災難化」的事,跟著的情緒及行為後果便不難想像。

(二)不能忍受(Low Frustration Tolerance)的信念

有些人遇到挫折時,很快便告訴自己「我頂唔順了」、「我忍受唔住了」,好讓自己退縮或反擊,其實很多時我們對挫折的承受忍耐力,並非如我們想像中的這麼低。

(三)過份自責或責人(Damnation)的信念

面對失敗時,有些人傾向把所有責任放在自己身上,覺得自己是罪魁禍首或錯誤全在自己身上。他如此想法,自然感覺非常內疚、羞愧和自信心低落。相反地有些人卻把挫敗的原因完全推卸在他人身上,做成對別人的憤怒、憎恨或妒忌。

(四)一定/經常/永不的信念

如果一個孩子認為他「一定」要考試得第一、老師「經常」要關注他、同學「永遠不應該」拒絕他的要求、家長「一定」要遷就他,當他的「一定」、「經常」或「永不」的要求達不到時,他的情緒和行為反應、便會異常激烈。

 

理情的親職管教不是叫我們面對挫折失敗時要「理性到無動於衷」,或教我們「看化」世情。

面對失敗挫折時我們有一些負面的情緒是正常的,理情的親職管教希望的是我們不要有過份的不合理情緒反應,希望我們的情緒反應不至引起自己或孩子過大的困擾和導致一些傷害自己(Self-defeating )的行為。

理情的親職管教究竟採取一些甚麼方法幫助我們變得「開心」些或減少情緒困擾呢?

這套理論既然相信我們絕大部份的「情緒困擾」都是源於我們的「非理性信念」,親職管教的路向自然就應該集中在這些信念上,把這些非理性的信念轉化為理性的信念,運用的技巧主要就是所謂「質疑」的技巧。

 

「質疑」的技巧

「質疑」(Disputing)不是叫我們與孩子雄辯或互相駁咀,而是叫我們透過一些認知、情緒、想像和行為的方法,使孩子認識他的「非理性信念」的存在,明白他的「非理性信念」,與他「挫敗的情緒困擾」的關係,從而幫助他建立一套較為「理性的想法」。

理性情緒理論除了在治療性的親職管教上很有效用外,它亦廣泛地應用於預防性的教育上。

 

達到理性效果

如以圖解,理性情緒輔導或教育的理念、過程和目標可以表達如下﹕

  A    B    C    D    E  
  A - Activating Event 情境
  B - Beliefs 信念
  C - Consequences 我們的情緒及行為後果
  D - Disputing 質疑
  E - Effects 理性效果

當我們與孩子就他的「非理性信念」進行「質疑」時,我們得避免令他感覺我們是在駁斥他、責備他或不認同他的感受,以致他會更為自我保護(Defensive),遑論接受我們下一步與他重建一些較理性的想法的管教。正如其他輔導理論的介入一樣,理性情緒理論的「質疑」工作必須建立在一個與孩子「接納」和「關懷的關係」上

 

先幫孩子了解自己行為的另一面

展開管教時,我們可參考下述幾個問題,引導孩子明瞭他現時的「表現」與他的「信念」之間的關係:

  • 你遭受挫折的是甚麼?
  • 你不能滿足的需要是甚麼?
  • 你不能達到的目標又是甚麼?
  • 引致你現時的情緒及行為表現背後的信念是甚麼?
  • 你現時的情緒及行為表現可否幫助你達到你的目標?
  • 你現時的情緒及行為表現可否滿足你的需要和慾望?

這幾個問題可幫助我們的孩子「質疑」自己的信念是否「有實效」,進一步我們可以幫助他看看他的「信念」是否合乎「邏輯」和是否合乎「現實」。例如,若孩子說自己「一無是處」,可引導他看看甚或發掘自己一些「好」的地方。

 

「質疑」後一定要做的事

「質疑」的工作不一定是「靠把口」、「得個講字」,我們可以建議孩子針對他的信念做一些行為出來,從行為的結果中令他質疑自己信念的不合理性。

孩子被我們「質疑」、「點破」了他的「不合理信念」後,我們必需要與他一起建立一些「合理的想法」。這常常是家長會忽視的最重要一步。

 

不是要明白,要內化

我們經常會覺得孩子「明知故犯」,因為只是「明白」並不能改變一個人的行為。通常要孩子「明白」合理信念不難,但要「內化」(Internalize)這些合理想法,成為他的內部「自我語言」(Self-statements)則並非易事。

何謂「自我語言」?這裡我們可以引用一種名為「自我指示訓練」(Self Instructional Training)的技巧,幫助我們的孩子逐步就他可能遇到的失敗挫折情境,培養一些合理的「自我語言」,從而慢慢建立一些「內化」了的合理信念和想法。

理性情緒理論興起時主要運用於管教孩子中,可以透過遊戲、練習、情境討論、角色扮演、習作等方式,幫助孩子預早發現和改變自己的一些「非理性信念」,並從正面訓練他們建立「合理的信念和想法」,以預防或減低情緒困擾的發生。

 

原文出版日期:2005年10月21日

作者簡介
梁永宜
梁永宜

註冊社工,曾任香港小童群益會助理總幹事。

關鍵字詞: 理性情緒輔導 |情緒輔導 |抗逆力 |認知能力 |認知發展理論 |皮亞傑(Jean Pia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