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童學
學前階段 小學階段

「毒氣」與「導彈」之後:戰爭的不安與孩子的成長

作者: 張溢明 最後更新: 31/01/2020

斜利亞內戰連年,當地軍民傷亡枕藉,日前更發生化學武器襲擊,近60名平民喪生,當中包括多名兒童,令人痛心疾首。筆者不是國際政局或軍事專家,本文不擬評論當地軍事衝突的是非對錯與因由,而旨在探討戰爭報導和爭議中,如何保護孩子的心靈,孕育孩子的成長。

成長於戰爭中的兒童故然會較容易受精神困擾(如:創傷後壓力症),有關困擾更可能會延續至成年階段(Llabre, Hadi, La Greca, & Lai, 2015)。雖然遠在香港這個相對安全、免於戰禍的城市,但有研究指出,重覆接觸相關報導,亦有機會導致部份孩子出現擔心焦慮等負面情緒(Comer & Kendall, 2007)。無論孩子有哪種反應,面對戰禍報導和影像不斷出現在媒體和網絡中,家長除了要適時限制孩子反覆觀看有關報導外,亦可留意以下L.A.S.E.四點(American Academy of Child and Adolescent Psychiatry, 2017; Sheldon, Diener, Dieringer, & Lantineri, 2003):

L: Listen patiently(耐心聆聽)

不論孩子是如何知悉或收看到戰禍傷亡的片段,家長首要的反應就是表現出耐性,以聆聽孩子就事情的分享。這些分享可能環繞事件的背景(如:發生在敍利亞的內戰)、情境(如:兒童中毒片段)和後果等(如:美國空襲)。

如果孩子表達不清楚,家長不妨提出一些相對中性的問題(如:「你知道敍利亞多少?」、「你聽過難民的困難?」),而不用進一步追問孩子所看到或聽到的實際內容(如:「你看到哪一個片段?好多人死傷?」),以免進一步激孩子的情緒。如果在簡單平白地詢問後,孩子表現不想回應,家長亦不用尋根究底地追問。

A: Answer concisely(扼要回應)

家長回應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要讓孩子的不安情緒得到安慰,即使原來有少部份孩子可能對「打仗射槍」表現興奮,回應重點也在於平伏情緒。因此當孩子提問,家長只需要扼要而坦誠地說出自己想法,無須加以解釋論述;而當自己的想法是與孩子的有所不同時,家長亦不宜與孩子辯論誰是誰非、否定孩子的觀點,又或是嘗試說服對方,因為過於深刻的討論或爭辯,對平靜情緒著實沒有幫助。

S: Support emotionally(支援情緒)

當孩子表現焦慮,家長不用作出否定(如:「傻瓜,無須害怕﹗」),相反對孩子表達的情緒表示理解和接受,亦可以與孩子分享自己的感覺(如:「我見到你表現傷心,我和你都一樣。」)。與孩子分享感受,除了有助親子連結,亦可以帶動孩子一同進行一些調節情緒的方法(如:一起深呼吸、一起數1-10、一起飲杯水等),又或者引導孩子去留意事件中相對光輝的一面(如:醫護努力救援、民眾守望相助)。另一方面,一些較年幼的孩子可能會將事件個人化,誤以為戰禍會發生在自己或身邊的親人或朋友身上,此時家長就須要向孩子指出事件發生在遠處,我們身處的地方仍然是安全的,並沒有發生任何的戰爭。

E: Educate for civilization 文明教育

雖然在戰爭中,是非對錯並非我們這些「局外人」能夠在一時三刻作判斷,但家長仍然可以教育孩子,如何成為一個心理質素高、具包容性、明事理的「文明人」:家長可以幫助孩子明白戰爭帶來的禍害,引導孩子瞭解就算是同一件事件,不同人可以有不同的觀點和立場。而日常待人接物中,在大部份情況下大家其實都可以互相尊重對方的觀點,做到和而不同。

此外,如果孩子因為戰爭而有相當深刻的感受,除了在情緒上的支援,家長還可以引領孩子就事件作出一些行動上的回應,例如捐款予人道救援組織,或參與一些他們支援工作的義務工作。

 

We are the world, we are the children.
We are the ones who make a brighter day.(Michael Jackson – We are the World)

對於戰爭的殘酷,我們得承認自己無能為力,惟有在身邊的孩子身上出一分力。謹希望和平能夠早日重臨,讓世界各地的孩子有一個有希望的將來。

戰爭的不安與孩子的成長

 

參考資料:

American Academy of Child and Adolescent Psychiatry (2017). Terrorism and War: How to Talk to Children. Retrieved on 7 April from:
https://www.aacap.org/AACAP/Families_and_Youth/Facts_for_Families/FFF-Guide/Talking-To-Children-About-Terrorism-And-War-087.aspx

Comer, J. S., & Kendall, P. C. (2007). Terrorism: The psychosocial impact on youth. Clinical Psychology: Science and Practice, 14, 179-212.

Llabre, M. M., Hadi, F., La Greca, A. M., & Lai, B. S. (2015). Psychological Distress in Young Adults Exposed to War-Related Trauma in Childhood. Journal of Clinical Child and Adolescent Psychology, 44, 169-180.

Sheldon, B., Diener, S., Dieringer, L., & Lantieri, L. (2003). Talking with Children about War and Violence in the World. Cambridge: Educators for Social Responsibility.

 

原文出版日期:2017年4月8日

 

作者簡介
張溢明
張溢明

保良局社會服務部教育心理學家。致力支援及幫助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如自閉症、過度活躍症及發展遲緩等,亦為學校課程發展及教師訓練作顧問,並擔任教育局教師培訓講座主講。現為自閉症人士福利促進會(義務)副主席。

關鍵字詞: 新聞 |戰爭 |焦慮 |情緒 |親子溝通 |社會議題 |不安 |情緒支援

相關機構

香港教育大學.兒童與家庭科學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