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童學
學前階段 小學階段 中學階段

如何提升學童的抗逆力?

作者: 黃宇昆 最後更新: 28/06/2016

每當有學童自殺的消息傳出,許多成年人的反應也是慨嘆年輕人為何如此脆弱,把焦點放在現今學童的所謂「抗逆力」之上。姑勿論個人抗逆力的高低是否解釋自殺成因的唯一元素,若只討論學童抗逆力高低的成因,其實也足以讓我們了解不少學童輕生的前因後果。

根據美國心理學會的解說,抗逆力本身也是由多個元素所組成。其中最主要的元素是與一個人在家庭內外所得到的支援和關懷有關。可以想像,此與父母能提供多少關懷、實際與學童日常生活相關的支援有關,亦與學童在外接觸最多的人(如老師、同學)能提供多少援助有關。

 

抗逆力的外在因素 - 揭示的教育及社會問題

先說家庭。就筆者接觸的現今家長,大部份所面對的問題都離不開兩個。一、自己不懂處理現今的學童問題;二、沒有時間關心子女。

現時學童面對的環境已非二三十年前的境況。學生要面對的課程越來越深,同樣是小學程度,一個二十年前有小學程度的家長,絕對處理不了今天子女小學程度的課業,許多時候父母也只能把子女學業問題外判予補習社之類的地方。家長最後只是檢視成效,少參與,無論是實際或感覺上,也和子女更加疏離。哪怕家長肯陪伴處理學童學習上的問題,也往往因家長能力所限,為家長自己帶來壓力情緒,繼而把壓力情緒投射到子女身上,亦破壞親子關係。

到了青少年階段,學生的困境更多。除了學業以外還要面對升學就業的問題。二三十年前學位還未貶值,父母的就業環境及經歷大致上和子女相同,在初中、高中後皆有一定就業出路,父母較易於前途問題上給予具體意見。現今青年的就業環境複雜,大量學生擠在大專學歷之上競爭就業市場職位,哪怕是較低學力的年輕人也因要配合政府商界的資歷架構規劃而不斷進修。這情況已非作為上一輩的父母所能理解甚或協助。

最終,父母往往只能簡單叫年輕人「努力」,卻反過來讓年輕人更感不被理解,令父母的支援失效。

再說第二點,現時家長普遍工時過長,尤以中產父母更甚,有不少更要中港兩邊走。工時問題在過去兩代還不算對家庭影響那麼大,因那時學童面對的競爭還少,家長回家只需督促孩子作簡單溫習便可。現在的家長卻發現即使更多時間在家也不足夠去處理單單孩子在學業上的問題,更遑論處理情緒行為等問題,甚或花在有質素的親子時間。

此問題除非推動社會訂立標準工時,否則我們實在想不到如何為學童爭取更多家庭支援所需的時間。而事實上,在訂立標準工時的問題上,社會上的討論多只集中在經濟效果之上,卻鮮有討論其對家庭生活及對下一代之影響。

至於學校在情感上的支援?我想也不用多說,只要問問老師們在沉重的教務和行政工作以外還剩下多少時間,便知道學生們能得到多少協助。

 

抗逆力的內在因素 - 嚴重的教育問題

再回到美國心理學會對抗逆力的解說,抗逆力餘下的就是與個人相關的一些重要因素,如:

  1. 對自己強項及能力的正面觀感及信心
  2. 溝通及解難的能力
  3. 處理強烈情感及衝動的能力

許多教育界人士及家長都認為,這三點能力都是能透過訓練和輔導提升。可是,現實卻是這三點提到的能力都並非可靠外力直接改變,而是透過學童每天於生活中日積月累建構而成。

每個人的各類能力,都會有其先天及後天的形成因素。當然每個人的起步點也有不同,但更為重要是後天如何透過學校教育和家庭教養的培育。而一個人對自己的觀感、信心、解難、處理情緒的能力等,其實是個人與環境所互動的結果。若其於事情上的經歷是成功居多,其對自己的觀感、信心、解決問題的技巧也會是正面。反之,則只會累積無力感,令下一次積極解難的動力降低。

就正如上文所說,現今中小學課程的要求不斷提升。教育改革當年提出了對學生在全人發展上的期望,十五年過後,卻只見要求而不見方法,學生仍只停留在背誦操卷的學習文化。教育改革提出了要照顧學生的多元能力,到頭來並非讓學生選擇多元能力中的個人發展方向,反過來卻彷彿要求學生每項多元能力也要做到最好。

無論咀上說的理念多動聽,到了中學文憑試最著重的還是語文數理能力,連必修的通識科也要求優秀的語文表現及高階思維,即使設有應用學習科目也只是聊勝於無。整個中學教育既單一亦高層次的要求,並非每一個學生甚至教師所能應付。當目標太高,課程鋪墊不了供學生達標的梯階時,為求適應的教師與學校亦只能從高中往小學訂立各種學能指標讓學生追趕。造成初中課程高中化、小學課程中學化、幼兒教育小學化的恐怖現象。學校只給予目標,而期望學生家長自行追上進度,自行尋求方法求生。而學生在沒特別方法下,只能用死背硬操的方法去應對,望能以努力去克服。可是,長期用錯了方法學習,最後到了高中甚至大學教育時,便發現腦袋已失去彈性,更適應不了高層次的思考,走進另一個死胡同。

可見學生即使憑努力憑好記憶跨得了小學那一關,也可能因 “學壞手勢” 而跨不了中學那關。咬緊了牙關跨得了中學那關,入到大學時已五癆七傷,硬化了的腦袋適應不了大學生活,便隨時 “爆煲” 。是以有不少學生自殺個案發生在大學生身上。

總括來說,香港教育經歷教育改革後,不見得為學生在學習壓力上拆牆鬆綁。反過來卻令學生只見目標,不見方法和希望。長期面對困境,哪怕學生自我鼓勵或是家長老師從旁打氣,學生在日復日、年復年的觀察中,也會看透自己其實是沒甚方法,無力感漸生。哪又何來會有「對自己的正面觀感」、「解難能力」呢?

所以,我們不要以為單憑鼓勵、輔導這些手段能提升學生的抗逆力。每一個學生也是心清眼亮,會知道自己的能力是否真的足夠應付挑戰,而看破成年人的鼓勵勸勉是否只是花言巧語。要令學生感到自己有能力應對挑戰,只能實實在在於生活和學習中不斷讓他們累積成功經驗。

至於剩下未談及的溝通能力和情緒處理能力,在課業沉重、壓力超標的環境下,我們可以怎樣期望學童在這些方面得以提升呢?

 

總結:提升學童抗逆力,必從檢視教育及社會環境開始

要解釋學童自殺問題,當然有許多不同因素,我們可怨天怪地、歸咎家長教養、慨歎學生先天不足。但無可否認的是,若談論到學童的抗逆力—這最有效對抗自毀的能力,則必然牽涉學校這個每天為學童累積成功經驗最多機會的地方,亦關乎家長有多少空間去為子女提供支援。

我們不禁要問,現今的學校是為學生製造成功的機會多,還是製造失敗的機會多?我們把一部份學生的能力推高了的同時,又把多少學生的遺留在大隊之後?我們的學生要負出多少時間心血,才能達到所謂的「成功」?現時的學生的眼中是出路多了,還是大部份的出路也變成死路?

若我們無法正視並解決現時經濟產業單一化、青年就業出路狹窄等社會問題,而教育上只重視升學、課程要求不斷提高的話,我們將只會迫使學生繼續「不達標」,或要學生付出更加多去走這競爭之路。而我們的家長,也作為一個辛勞的香港人,在繁重的工作中,也必然要與我們的學生一起苦苦掙扎,去走這條社會訂下來又難又窄的教育之路。

 

建議

要令學生有好的抗逆力,一定要為學生提供更多不同機會,讓他們在各自對自己有利的位置製造更多成功機會。此外,亦要為家長製造更多空間去關心自己的子女,提供情緒支援。

是以,要處理學童自殺的問題,政府及整個社會對以下的考慮必不可少:

  1. 檢視香港產業單一化的問題,鼓勵年輕人於更多不同範疇就業,令他們對前景有更廣闊視野。
  2. 提供更多升學途徑,除增加大學學額外,亦為學生於不同年級提供升學出口及不同類型的出路,以減低升學上的競爭。
  3. 重新檢視新高中課程的內容及要求,去配合不同類型和能力的學生。
  4. 減少縮班殺校的壓力,讓學校能有更多空間去調節課程深淺,照顧自己所選擇的目標學生。
  5. 優化中學生涯規劃活動,以連結日常學習提升教學為目標,令學生更能看到眼前學校生活及將來生活的正面關係,以免生涯規劃只流於作職業導向之用。
  6. 貫徹執行小學零功課的政策,訂下在教學和功課中採取重質不重量的目標,此既能減輕學生壓力,亦為親子之間爭取更多高質素時間。
  7. 積極推動標準工時及家庭友善勞工政策,讓家長有更多空間關顧子女。

作者簡介
黃宇昆
黃宇昆

註冊教育心理學家。現任職於私人機構,過去十年向多間中小學及大專院校提供校本教育心理服務,為處理學生學習及其他問題作評估及諮詢服務。

關鍵字詞: 抗逆力 |情緒 |壓力 |教育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