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童學
小學階段 中學階段

青少年抑鬱症案例

精選系列: 黃巴士Light 精選 作者: 陳國齡醫生 最後更新: 13/01/2016

積遜今年十三歲,是一所第一組別學校的中二學生。他轉介來的時候,已經幾個星期沒有上學。他說:「我很想上學,但是我做不到。」積遜在過去數星期內,覺得無緣無故地情緒低落,想哭卻不能,一天之中,早上的情緒最為低落,晚上失眠,到早上的時候仍然賴在床上,沒精打采。到中午的時候,才可勉強自己起來。他發覺自己失去動力,失去興趣,就算連自己最喜愛的電腦遊戲機或上網與朋輩用面書聯繫都失去動力。甚至,連日常自理,例如洗澡、刷牙及洗臉都覺得力不從心,由早到晚都只坐在電視機前卻不知自己在看甚麼節目。

他不能專注看報、閱讀,又記不起心理學家給他的輔導。他覺得自己好像另一個人,情緒極度低落卻不知如何表達自己,他覺得生活沒有價值,認為自己是家庭的負累,令家人擔心及不安。他沒有信心可以回校上課,亦擔心自己今年要留班,他不想外出接觸別人,只可勉強和家人外出用膳,最差的時候,他發覺自己甚至連用手指來開啟電腦的能力也沒有。最近,他一個星期兩次跟心理學家會面,包括做一些另類的「聲頻治療」,由於病情惡化,他媽媽帶他來瑪麗醫院求診。

我們評估積遜有嚴重抑鬱症,他有超過兩個星期的嚴重情緒問題,影響睡眠及胃口,亦有很多負面思想。我們與他及家長討論他的診斷及治療方案,並建議他接受較深切的入院治療。不過,積遜希望可以在門診部繼續接受治療。根據我們的風險評估,他並沒有自殺傾向,所以我們容許他繼續接受較頻密的門診治療及跟進。

嚴重抑鬱症最有效的治療是藥物治療,現在常用的血清素抗抑鬱藥副作用較少,而且一至兩個星期內就開始發揮治療效果,我們會留意着積遜的進展及副作用等,並建議他開始有組織地安排做一些活動。我們慢慢增加抗抑鬱藥的分量,當他的情況可以回復到他病發前的大概百分之七十至八十,我們轉介他見醫務社工,為他預備逐步回校上課。我們亦會轉介他跟臨床心理學家會面,進行有實證的認知行為治療,令他瞭解負面思想和抑鬱症的關係,他的抑鬱症康復後,亦要繼續服用較低分量的情緒藥六至十二個月來減低病發機會,心理學家亦會跟進他的心理治療以預防復發。

 

 

原載於《黃巴士Light》親子月報

  

作者簡介
陳國齡醫生
陳國齡醫生

瑪麗醫院精神科顧問醫生、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主管、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精神科學系榮譽臨床副教授。將於此欄目分享她的專業知識,透過不同個案加深大家對兒童精神健康的瞭解。育有兩名子女,亦為家長教師會前任主席,具有家校合作的親身經驗。

關鍵字詞: 抑鬱症 |情緒病 |病徵 |治療 |動力 |自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