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童學
小學階段 中學階段

思覺失調的案例

精選系列: 黃巴士Light 精選 作者: 陳國齡醫生 最後更新: 22/07/2015

 

小誠今年十四歲,是一間男女中學中三學生,成績一般。半年前,他開始覺得老師的面孔有所改變,看似十分古惑,覺得自己是臥底學生,與黑社會有關。他相信電腦科的李老師借了「大耳窿」五億元來做科研,以他做擔保人。自此以後,他覺得被人跟蹤、常常聽到同學說他壞話,甚至覺得校刊、報章等都在暗示他的情況;他認為自己的行動可以影響別人,所以其他人都很憎恨他。他開始懶散、無心向學、遲交功課、自理能力變差、自言自語、脾氣暴躁、容易罵人,亦常常無故打電話給女同學。

在最近一至兩個月,他開始有自殺念頭,覺得自己一定要死,除非有人「頂替」他。他試過在商場內割手放血,亦想過服用安眠藥,最後他在學校四樓企圖跳樓,被送往急症室接受評估和治療。經過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醫生詳細檢查後,斷定他患有精神分裂症,包括有幻聽、被害妄想、思想凌亂,及其他陰性病徵,由於他有高危的自殺行為,情況嚴重,需要入院治療。

小誠入院後,我們安排他接受高危觀察,主診醫生處方新的抗精神分裂藥,逐漸調校分量並留意他有沒有副作用,同時病房護士都會留意小誠有沒有情緒及其他陰性病徵,我們會跟小誠討論他的作息時間表,除固定的睡眠、進食時間外,還會因應他的病情調節適量的學習和小組活動。我們亦轉介他見心理學家,用認知行為治療模式,以協助他瞭解病情及病徵,他亦有駐院紅十字會老師評估他的學習能力及協助他功課上的問題,護士亦會監督他的個人治理,從而減低陰性病徵出現,他的情緒首先回復過來,在其後的四至六個星期內,他的幻覺及妄想亦逐漸消失。

再融入校園生活是小誠現在要面對問題,我們一方面要平衡他的康復及避免他被標籤,另一方面亦要避免潛在的自殺及高危行為,我們計劃讓小誠逐步回校上課,最重要是與學校老師及社工緊密合作,令他們瞭解小誠患病的復發病徵、服用藥物的重要性及其副作用,亦要提供我們跨專業團隊的支援,如果小誠有任何高危行為,他們可送他到急症室檢查。小誠在入院兩個月後已可以回校上課,他要繼續在門診覆診及服用精神科藥物來減低病發風險。

 

思覺失調的案例

原載於《黃巴士Light》親子月報 

 

作者簡介
陳國齡醫生
陳國齡醫生

瑪麗醫院精神科顧問醫生、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主管、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精神科學系榮譽臨床副教授。將於此欄目分享她的專業知識,透過不同個案加深大家對兒童精神健康的瞭解。育有兩名子女,亦為家長教師會前任主席,具有家校合作的親身經驗。

關鍵字詞: 思覺失調 |精神分裂 |幻覺 |妄想 |治療 |康復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