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童學
學前階段 小學階段 中學階段

重組家庭 - 再婚關係和現職功能的挑戰

作者: 林陳蘭德 最後更新: 17/03/2014

重組家庭的成因通常是由於配偶死亡,生存的一方再婚,或由於婚姻關係破裂、離婚,然後一方或雙方選擇再婚或以同居方式建立新家庭。根據香港司法機構的紀錄,2002年法庭批出12,943 宗最終離婚令,2003 年增至13,829;本港政府統計處的數據顯示,2002 年新郎初婚新娘再婚的有2,635宗,2003年則有2,821宗;2002年新娘初婚而新郎再婚的有3,394宗,2003年是4,001宗;至於男女雙方再婚的2002年有2,325宗,2003年則有2,652宗。男女一方或雙方婚姻破裂而一方或雙方再組家庭的數字日增是顯而易見的。  

為甚麼一段婚姻結束後當事人仍會選擇再婚、重組家庭呢?從外國的研究得知,已婚人士比不婚和離婚人士長命、已婚人士亦比單身、鰥寡及同居人士快樂(Waite & Gallagher, 2000),這可說是個誘因,部份解釋到為何一些喪偶或離婚的人士身心受創仍希望有另一次美滿婚姻。本地有關的研究(Lam, April, 2002; Lam, August, 2002) 反映到離婚和再婚個案增多,結婚和離婚的決定由傳宗接代或道德觀的考慮逐漸朝向滿足個人的需要,不少被訪的人士不論是成人、青少年都期望因愛而結合和擁有幸福家庭,就算決定離婚,亦憧憬再次建立一個理想家庭,快樂地和所愛的人一生一世。

由於父母離婚而重組的家庭大致可分為三類:  

  • 一是使成員身份合法化的重組家庭(父母由同居男女關係改變為註冊結婚夫婦、使非婚生子女地位和權益得到法律保障);
  • 一是重新組合家庭(父或母或父母兩人都曾結婚又離婚,新組家庭的一位父/母與上段婚姻所生的親生子女同住,但他/她現在的配偶沒有子女,那無孩子的配偶成了丈夫/妻子以前所生子女的繼父/母);
  • 一是併合家庭 (父/母已離婚,兩人都有自上段婚姻所出的親生子女,這些子女現在有與繼父/母同住的,亦有不同住的(Robinson, 1980))。

我們不難想像到家庭破裂、婚姻結束會造成對配偶和孩子的傷痛衝擊,再婚使經歷傷痛的人再次與人建立親密關係,這實在談何容易。這個決定要求當事人不少的勇氣和信心,如果再婚人士身為家長又擁有親生子女的撫養權,那麼,家庭重組便不僅是夫妻結合、簡單的一加一等於二,這二人世界裏即時加添了男女方的子女成為家庭成員,重組家庭便因組合的多項變數,例如:同住子女人數、子女性別和年齡、以及非同住子女及前夫 /前妻的介入程度等,這等變數令情況和關係更加複雜化。

 

認識重組家庭的特性  

身為重組家庭的成員和幫助家庭重組的專業人士,他/她們若要重組家庭功能穩健,成員關係和睦,他/她們先要瞭解重組家庭的特性。再婚而重組的家庭與一般的兩代同住的核心家庭有甚麼相同或不同的地方?根據專家Sager 與研究夥伴的分析,這兩種家庭都具有八種相同的特性,那就是家長角色、血緣關係、婚姻的歷史、平衡婚姻與親職、親密結連、效忠問題、親職問題、以及財務方面的問題(Olson & DeFrain, 2003, p.484)。 至於再婚的重組家庭,它們與核心家庭有以下不同的地方:  

  • 兩個家長只有其中一人是親生父或母,
  • 孩子通常只會親近一個家長,
  • 親生弟兄姊妹可能同住或不同住,
  • 同住的孩子外貌很少有相同之處,
  • 親子關係比婚姻關係更早建立,
  • 親生父母和繼父母角色不清晰,
  • 家庭成員角色和職份須重新介定,
  • 新一段婚姻和新組的家庭會多了開支、家長時會爭拗親生子女和繼子女的生活費等。

重組家庭一如一般家庭會步過生活不同時期要走的階梯,前者的家庭成員從建立新家開始會經歷七個階段:新的開始、努力同化、醒覺、重新建構、作出行動、整合、以及解決變成兩個核心家庭的問題(Papernow, 1984)。在這些生活週期之中,他/她們要面對多種困難,例如應付以前失去的和目前的改變、與成員協商在人生不同發展階段的需要、建構新傳統、發展夫妻間的緊密結連、建立新關係、創建親職合作連繫、接受時常交替改變、以及社會支持薄弱仍試做好重組家庭內要負責的角色等(Visher & Visher, 1988)。Ganong & Coleman(2004) 從臨床經驗發現繼子女要面對的包括:  

  • 家庭關係出現問題(例如效忠衝突、將非同住的父/母理想化了、改姓氏的尷尬、祖父母不適當介入、繼父母不接受繼子女、繼弟兄姊妹不和等);
  • 轉變和適應有困難 (例如以為親愛關係可即時建立、父/母再婚事前不告知孩子、生活習慣與假期安排不同以前、不再依個人出生次序定位、因有繼手足而改變了弟兄姊妹在家內的位置等);
  • 缺乏社會認可制度的支持 (例如角色混淆、親子關係無先例可循、不知如何表達愛意、無法定連繫等);
  • 情緒反應未能疏解 (例如內疚、憤怒、失落、希望分開了的父母復合、怕家庭再破裂等);
  • 對再婚家庭的期望須要調較(例如自感形象負面、期望過高、希望繼父母拯救自己、認為再婚家庭與核心家庭一樣)等。

 

瞭解重組家庭所面對的困難

除了在理論層面了解重組家庭的困難,本港的研究也發現再婚人士和配偶面對婚姻關係和親職的挑戰。在受訪的繼父母的親生子女和親生父母關係過於親近而影響到配偶關係,除此,繼父母與繼子女建立關係過程中,他/她們受到對親生父母效忠衝突的困擾,因而在要選擇親近與疏離對方時感到難以抉擇(Lam, April, 2002)。反思以上的情況,與親生子女同住的父/母應與沒撫養權的非同住父母分擔教養子女的職份。雖然近年離婚輔導、家事調解都倡導離婚後無撫養權的父/母繼續親職、和與子女同住的家長分擔職份(shared parenting),可是很多家長在理論上接受,行動上卻不易實踐,那是因為婚姻關係破裂時的傷痛變了怨憤,要和對方接觸商討孩子問題時會挑起百般負面感受,很易便會放下孩子的需要於不顧,不能夠從孩子的最佳福利方面去考慮。  

除了在理論層面了解重組家庭的困難,本港的研究也發現再婚人士和配偶面對婚姻關係和親職的挑戰。在受訪的繼父母的親生子女和親生父母關係過於親近而影響到配偶關係,除此,繼父母與繼子女建立關係過程中,他/她們受到對親生父母效忠衝突的困擾,因而在要選擇親近與疏離對方時感到難以抉擇(Lam, April, 2002)。反思以上的情況,與親生子女同住的父/母應與沒撫養權的非同住父母分擔教養子女的職份。雖然近年離婚輔導、家事調解都倡導離婚後無撫養權的父/母繼續親職、和與子女同住的家長分擔職份(shared parenting),可是很多家長在理論上接受,行動上卻不易實踐,那是因為婚姻關係破裂時的傷痛變了怨憤,要和對方接觸商討孩子問題時會挑起百般負面感受,很易便會放下孩子的需要於不顧,不能夠從孩子的最佳福利方面去考慮。 

 

結語

重組家庭的婚姻關係和親子關係互相影響。重組家庭是由曾經結婚又離婚的男女自決組成,與他/她們同住的親生子/女可能是沒有其他選擇而被安排在重組家庭生活。重組家庭的家長的責任是令孩子適應新生活、與繼父/母建立互信關係、以及和繼弟兄姊妹和睦相處。要將親職做好,要靠配偶互相支持,多諒解和聆聽。繼父/母尤要放下先入為主對繼子/女的看法,預留兩人需要的個人空間,切勿過急催谷建立親子關係,期望過高而引致反效果。繼父/母處理繼子/女問題,要敏銳地評估何時何地才可適當介入,以及在那個情況需要配偶或非同住親父/母的介入。由於重組家庭問題複雜,介入的方法和技巧很難一概而論,但從本地研究觀察所得有以下要注意的地方:  

  • 改善親子關係應從強化婚姻關係入手;
  • 繼父母在家庭建立初期要留有空間、切勿對建立親子關係操之過急;
  • 親生父母和繼父母合作,父母自己先放下以前的感情包袱,容許子女抒發積壓感受,幫助他/她看到新家庭正面的地方,幫助他/她們接受目前的轉變;
  • 多聆聽、讚賞配偶和孩子;
  • 建立共同興趣和家庭歷史,使孩子感到關懷、體諒、安全感和新家庭帶給成員的新希望。

 

參考資料  

  • Ganong, L.H. & Coleman, M.(2004) Stepfamily Relationships: Development, Dynamics, and Interventions, N.Y.: Kluwer Acadmic/Plenum Publishers.  
  • Lam-Chan, G.L.T.(1999) Parenting in Stepfamilies: Social Attitudes, Parental Perceptions and Parenting Behaviours in Hong Kong, Aldershot, UK: Ashgate.
  • Lam, G.L.T.(April, 2002) Centre for Social Policy Studies' Research Report Series No. 2 'Exploration of stepparents' challenges and coping strategies in parenting and couple bonding in Hong Kong stepfamilies', Hong Kong: Department of Applied Social Sciences,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 Lam, G.L.T.(August, 2002) Centre for Social Policy Studies' Research Report Series No. 5 'The attitudes of junior secondary school students and teachers towards stepchildren and stepfamilies: Implications for intervention to help stepchildren in Hong Kong', Hong Kong: Department of Applied Social Sciences,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 Olson, D.H. & DeFrain, J.(2003) Marriages and Families: Intimacy, Diversity, and Strengths (4th Ed.)., Boston: McGraw-Hill.
  • Papernow, P. (1984) 'The stepfamily cycle: An experimental model of stepfamily development', Family Relations, 33, 355-364.  
  • Robinson, M.(1993) Family Transformation through Divorce and Remarriage: A Systemic Approach, London: Routledge.  
  • Sager, C.J. et al (1983) Treating the Remarried Family, N.Y.: Brunner/Mazel.  
  • Visher, E.B. & Visher, J.S.(1988) Old Loyalties, New Ties: Therapeutic Strategies with Stepfamilies, N.Y.: Brunner/Mazel.  
  • Visher, E.B. & Visher, J.S.(1988) Old Loyalties, New Ties: Therapeutic Strategies with Stepfamilies, N.Y.: Brunner/Mazel.  

 

重組家庭:再婚關係和現職功能的挑戰   

原載於
《橋》季刊第88期
香港公教婚姻輔導會,2004)

原文出版日期:2009年1月6日

 

作者簡介
林陳蘭德
林陳蘭德

前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副教授。

關鍵字詞: 離婚 |父母離異 |撫養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