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文物保育—如何平衡社會利益?
A A A+ A++

淺談文物保育—如何平衡社會利益?

少年Teen空

近月北角皇都戲院、深水埗主教山配水庫的保育事件均引起社會關注;前者業權由地產商投得,修復後將重現戲院的歷史面貌;後者在清拆期間,意外被發現內藏古羅馬式建築蓄水池,最終工程因居民反對而煞停,令該座壯觀的百年水庫得以保存,但之後如何保育,仍尚待研究。近年社會對保育歷史古蹟的意識逐漸提高,我們應如何平衡各方利益,當中又有何挑戰及機遇呢?

由十多年前的天星碼頭、皇后碼頭,到近年的中式大宅何東花園、港鐵沙中線土瓜灣站工程中發現的宋元時期遺跡文物等,均顯示市民更關心歷史建築的拆卸及改建。社會對文物保育議題的關注能有助推動文物保育、活化的工作,同時亦加強市民對公民身份的認同及歸屬感。

不少活化後的歷史建築均成為香港的旅遊地標,例如前身為舊中區警署的大館及荃灣文創基地南豐紗廠等,均以其獨特歷史作為賣點吸引遊客到訪,促進文化旅遊業的發展。

然而,文化保育仍面對不少挑戰。由於香港土地資源有限,寸金尺土,尤其不少歷史建築位於灣仔、中西區等商業地段,比起保留舊建築,這些地段用作興建商業大廈、發展金融或服務業,能帶來更大的經濟效益。同時,住屋不足一向是重要的民生議題,雖然政府一直覓地或填海建屋,但仍未能滿足市民的住屋需求,故亦有人提出移除舊建築,再於原址建住屋,將有效改善市民居住環境,亦對環境影響較少。有見及此,部分人認為將土地用於經濟發展及住屋需求,較文化保育更重要。

此外,以往有部分保育項目被質疑過度商業化,以消費主導,公眾根本未能認識古蹟本身的歷史價值。而本地的保育政策仍然常被一些歷史學家、保育團體批評力度不足,在規劃城市發展時亦未將文物保育納入考慮。

文物保育是維持城市文化面貌重要的一環,但社會需在各方面包括經濟、民生等取得平衡,適當分配資源,在保留活化古蹟時,亦須慎重規劃,否則保育只是空談。

少年Teen空, 文化保育, 身份認同, 城市規劃

昔日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