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合式學習:線上線下並行 提升學與教成效
A A A+ A++

混合式學習:線上線下並行 提升學與教成效

教學有道

疫情不但推動電子學習的發展,更成為長遠教育模式改變的契機。復活假期後,面授課堂的安排進一步放寬。不少學校乘逐步復課的機會,開始採用結合傳統面授課堂與電子學習的「混合式學習」模式進行課堂及安排學生課時。基督教香港信義會宏信書院莊悅婷老師認為,「混合式學習」能發揮線上線下教學兩者的最大效益,並且產生協同效應,使教師更掌握學生的學習需要,收窄學習差異,促進自主學習。

漫步「虛擬博物館」 有如親歷其境

莊老師任教的綜合人文科在停課期間由於實體課堂縮減,課程大受影響。她積極與同儕重新設計課程,將科技融入教學,使學生更投入學習,務求「轉危為機」。該校實行自攜裝置(BYOD)多年,學生上課已習慣「一人一機」,不乏接觸電子學習的機會,故能更快適應在家進行網課。莊老師強調,持續的網上課堂,所應用的電子教學工具必須更互動、更多元化。以綜合人文科為例,以往實體課堂定期安排實地考察(field trip),讓學生走出校園,親身到訪書本上的場景,時而欣賞大自然的地理景觀,時而體會歷史古蹟的人文風情,藉此加深學習。在疫情期間,這些課外活動均不能進行,於是莊老師便利用Google Earth、Nearpod等工具設計虛擬考察活動,如講解伊斯蘭文明時,向同學展示清真寺的真實面貌;教授氣候變化時,與學生一起觀察海岸線、珊瑚白化等現象。

復課後,莊老師把握學校恢復面授課堂的時機,實踐「混合式學習」的教學模式。她在講解「冷戰」歷史的課堂中,利用CoSpaces Edu設計「虛擬博物館遊蹤」,以立體影像的生動形式表達歷史人物、標誌性地點、不同陣營等內容。之後,利用「畫廊漫步(Gallery Walk)」功能讓學生分組在班房內走動,以平板電腦掃瞄貼在教室不同的角落的二維碼(QR code),透過螢幕「參觀」虛擬博物館,閱讀相關的史料,再按指示完成工作紙。

edpost_apr_1.jpeg

(莊老師利用CoSpaces Edu設計「虛擬博物館遊蹤」,以立體影像的生動形式表達歷史人物、標誌性地點、不同陣營等內容。)

edpost_apr_6.jpeg

(學生一邊在平板電腦上「遊覽」虛擬博物館,一邊完成工作紙鞏固知識。)

過程中,學生毋須「坐定定」聽課,又能與同學互相討論,促進他們更投入課堂,並且通過工作紙鞏固知識。莊老師相信,每人都有獨特的學習需要,正如部分學生屬「動態型學習者」(Kinesthetic Learners),傾向在實踐中學習,透過探究式或「動手做」的活動深化學習;亦有部分同學屬「視覺型學習者」(Visual Learners),靠視覺輔助學習,觀察真實影像能提升學習成效。「混合式學習」的課堂設計,無疑更滿足不同人的學習需要,做到「個人化學習」。

edpost_apr_3.jpeg

(學生參與實體課堂時,就課題進行小組討論,及合力完成六邊形思維導圖(Hexagonal Thinking Map),在彼此交流的過程中深化學習。) 

「混合式」課後學習  掌握學習進度

「混合式學習」模式同時能協助教師掌握學生的吸收程度。以往進行網課時,莊老師須靈活調整上課節奏,如課堂期間要求學生不時打字或按鍵回應,或課後完成練習,以了解他們的學習進度。現時,學生完成半日課堂回家後,仍可透過視像會議工具,相約莊老師進行「小組問書」解答疑難,節省時間之餘,亦讓她更掌握學生的學習進度;同時能力較弱的學生亦能「課後補底」,拉近學習差異。

莊老師相信,「混合式學習」模式將是學界於復課後的趨勢,發揮面授課堂的優勢外,亦能借助科技進行電子學習,提升學與教的成效。該校現時亦透過同工分享或觀課,彼此交流實踐電子教學的心得,以及分享各電子工具的優點及缺點,從而使學生在趣味中學習,並掌握21世紀技能。

教城與行政長官卓越教學獎教師協會將合辦一系列以「新常態下實踐混合式學習」為主題的教師專業發展講座,屆時莊老師將與多位具豐富經驗的教師分享如何於學校規劃並推行「混合式學習」,以及在本科中以創新教學法重新設計課程。

教學有道, 教育新常態, 混合式學習, 綜合人文科, 創新教學

昔日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