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層領導與協作 建校園創新文化
A A A+ A++

多層領導與協作 建校園創新文化

焦點專題

要有效推行電子學習,除了教師應用創新教學法與科技,學校管理層亦扮演關鍵角色。香港大學發布數碼素養360第四期研究報告,鼓勵學校實踐多層領導,助建立同工互信、協作和創新文化,為網上教學奠定良好基礎。

是次研究分析了2020年6至7月收集的問卷,包括逾500份有效領導層問卷,從中探討學校領導層的決策和實踐,如何影響教師的網上教學準備度和成效。研究發現,部分停課前的領導策略,可影響學校在停課期間建立正能量、信任和協作等氛圍。這些策略包括:提供以學生為中心的教學環境和支援措施、領導層重視提供不同類型教師專業發展活動,以及為達成學校目標而實踐策略等。

e360_prof_law.jpeg

(「數碼素養 360港大教育學院羅陸慧英教授(陳鐘榮副教授帶領研究

學校間差異大 教師協作防「貧者愈貧」

綜合四期研究報告,可發現疫下網上教學的成效,有部分也取決於疫情前的因素,例如學校和教師在電子學與教的準備程度。在教城專訪中,港大教育學院教育應用資訊科技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羅陸慧英教授表示,從數據中留意到本身做得愈好的學校表現會愈佳,並形容這情況為「貧者愈貧,富者愈富」。

回顧過去四期研究,她對於學校間的巨大差異感到驚訝。「有些學校只有兩個人管理全間學校的電子學習,而那兩人其實不是老師,只是技術員而已;有些學校則有廿多人(成員),包括有副校、校本課程主任等。」她認為,學校不能再單靠「從失敗經驗中學習」來提升網上教學準備度,還須借助外力,例如參與促進創新文化、提升校園積極協作互信的校本專業發展項目。

另一方面,報告鼓勵多層領導參與網上學與教,以加強高、中層領導間溝通和共識,從而提升學校的領導力,有助促進教師協作。「高層領導」包括校長和副校長等,而「中層學術領導」與「中層非學術領導」則有科主任、電子學習統籌、德育及公民教育主任、課外活動統籌等。

羅教授認為,「(即使)一般老師沒有行政角色,我們都希望他們有主動性去提出想法。」她提出「傳染性學習」概念,讓同工們透過密切交流和協作互相「感染」,傳播網上教學經驗和策略;在過程可讓更多同儕有機會接觸之餘,還有助集思廣益,產生更好的意念。

多層領導模型:「最強大腦」

在研究發布後的學校研討會上,明愛粉嶺陳震夏中學的何應翰校長亦就多層領導,分享了該校從推行STEM(科學、科技、工程和數學),發展出「最強大腦」模型(下圖)。他解釋,「最強大腦」為核心小組,除了電子學習組,還有教務主任推動學生自主學習、STEAM小組推動創新科技教育等。

e360_seminar.jpg

(「數碼素養 360」學校研討會截圖)

而在核心小組外,副校長需要監察實施情況及聯繫家長,各科主任則要擔當小組與教師間的橋樑,並透過每周會議與同工跟進教學計劃,協調教學資源的分享等。「透過協作,互信便逐漸建立起來。」何校長還補充,若要確保溝通流暢,不能單靠前線老師與科主任溝通,還要建立一個反饋網絡,盡量收集不同教師的意見,這些意見最後會交由「最強大腦」處理和回應。

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在混合式學習的洪流下,不論教學策略或學校管理方針也要因時制宜,才能迎流而上。正如羅教授分享許多學校在認識到電子學習的優勢後,直言「我們無法走回頭路(We can’t go back)。」

焦點專題, 網上教學, 學校管理, 多層領導, 混合式學習

昔日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