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城電子報
A A A+ A++

教城電子報

請選擇身份:

多謝您訂閱教城資訊,最新資訊將傳送到已輸入的電郵地址。

焦點專題

戲劇教育:學生演活語文世界

課堂活動與教學效能是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嗎?五邑鄒振猷學校製作別出心裁的中文教案,運用戲劇元素教授文章,又用故事串連功課等,讓小學生代入故事角色,培養出語文能力、同理心及批判思維;有大學學者則與劇團合作,演出多篇中學必修的文言篇章,具體地展現文言字句的精髓。

教學有道

教師的最佳拍檔?

教師的日常工作除了要準備不同班級和學科的教案外,更要定期評估學生表現,以及照顧不同學習需要的學生。有想過利用學習管理系統,統整學教評資源並實踐不同教學策略,為學生建構個人化學習環境嗎?

家校童心

親子相處的「冷靜期」

孩子有時就像搗蛋的小魔怪,但倘若父母不妥善管理自己的情緒,時常對孩子大發雷霆,便很容易影響親子關係和小朋友的心靈發展。這時家長可透過靜觀練習,先讓自己平心靜氣,再與孩子好好溝通。

少年Teen空

動物福利是什麼?

上月底,政府就修訂《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展開公眾諮詢,隨即有傳媒揭發一個位於打鼓嶺的狗場懷疑虐待動物,並在現場發現多具動物屍體。事件正好讓大家思考如何為動物提供更多保障,以免牠們受到殘酷對待。

童學同樂

再見平成!年號知多少

日本剛於5月1日更改年號為「令和」。年號的傳統在日本具有悠久的歷史,但原來史上第一個年號並非來自日本呢!究竟年號的起源是甚麼?制定年號又有甚麼考慮因素?

釋放喜「閱」

根據最近一次「全球學生閱讀能力進展研究」顯示,學生越「有濃厚閱讀興趣」、「有閱讀信心」、「對閱讀課堂積極投入」,其閱讀成績亦相應越好。然而,調查結果卻反映平均閱讀水平名列前茅的香港小學生,當中僅有約三成在以上三方面表現理想。到底為何會有這個落差?我們又該如何縫合箇中缺口?

根據最近一次「全球學生閱讀能力進展研究」顯示,學生越「有濃厚閱讀興趣」、「有閱讀信心」、「對閱讀課堂積極投入」,其閱讀成績亦相應越好。然而,調查結果卻反映平均閱讀水平名列前茅的香港小學生,當中僅有約三成在以上三方面表現理想。到底為何會有這個落差?我們又該如何縫合箇中缺口?

在推動閱讀的過程中,你或許有以下疑問:學生不會挑書,故要為他們揀選?學生只讀簡單的書?學生只專注插圖而忽略文字?沒有閱讀報告便無法得知學生能否讀懂?香港大學教育學院羅嘉怡博士及書伴我行(香港)基金會董事局主席陳芷茵女士就為我們逐一破解以上迷思,並從研究角度分享一些有效的閱讀策略。

羅博士引述習得論和學習論,指出人們主要透過兩大途徑學習:在日常生活中自然地、潛而默化地學會;通過訂立課程及學習目標,讓學生有系統地了解自己的學習表現,並循序漸進地改進。而不經意的學習效果往往更持久,遺忘的機會亦相對較低。兩位以「煲劇」為例:我們對故事情節、角色情感的印象尤其深刻,有時更不自覺地學會外語對白中的字詞,原因是我們享受其中。閱讀亦是同一道理,我們要讓學生按照個人喜好選擇書籍,在沒有壓力、興趣主導的情況下吸收知識。除了文學名著,羅博士提到漫畫亦不失為閱讀的好選擇。有些日本漫畫強調團隊精神、毅力、追求理想等正面價值觀,而覆蓋的文字量並不少,實在也是有深度、有意義的讀物。由此可見,要有效推動閱讀,為學生建立「拎起書本」的習慣是重要的起步點。

在教學層面上,羅博士直言當閱讀變成責任及考核,學生的閱讀動機可想而知。除了閱讀報告外,教師可考慮運用畫腦圖的方式,着學生勾劃出所選角色遇到的人、事、物,即使書寫的文字不多,也能評估其閱讀能力。另外,兩位建議教師可多與學生「聊書」,話題亦要投其所好,連繫其生活經驗,讓他們找到共鳴:例如與男同學討論武打招式、武俠人物的特質;與女同學傾談不同角色的感情發展等。久而久之,學生的綜合分析、組織、創意等能力便得以增強,同時可藉着閱讀不同角色的遭遇,汲取當中智慧,建立正確價值觀。

研究顯示多元化的閱讀活動能有助提升學生的閱讀成績。學校除了可善用教育局發放的「推廣閱讀津貼」豐富書藏,更重要的是營造閱讀氛圍,讓學生「從閱讀中學習」。設立每天15至30分鐘的晨讀或午讀時間、鼓勵學生投選心愛書籍參與閱讀小遊戲等均是可行而有效之法。何不身體力行,與學生一起沉浸書海,釋放喜「閱」!
 

主題商品

新店/商品

活動推介

其他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