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校報

香港的過境旅客

作者: 大比 最後更新: 17/03/2021

每逢冬天,又到了候鳥遷徙的季節,香港米埔自然保護區每年均錄得數萬隻雀鳥到訪及停留,一起來認識這群過境旅客的遷徙旅程吧!

© WWF-Hong Kong

 

候鳥的飛行航道 

候鳥每年往返繁殖地及渡冬地,並在中途站歇息和補給,再繼續牠們的長途遷徙旅程。全球共有九條候鳥飛行航道,米埔正好位於「東亞 — 澳大拉西亞飛行航道」上。該航道由北極圈經東南亞,一直伸延至澳洲,約為地球圓周的三分一,並為逾5,000萬隻來自超過250個不同族群的遷徙水鳥提供棲息地及能量補給! 

 

追蹤候鳥的旅行路線

研究員會以鳥類環誌或遙測追蹤找出候鳥遷徙時間、途徑、越冬地等資訊,以更有效地保護候鳥的中途站及棲息地。一起來看看這兩種方法有什麼分別吧:

方法一:鳥類環誌

  • 方法:把刻有特定編號的金屬環或足旗套在雀鳥腳上 
  • 準確度 :其他地區的研究員或觀鳥者發現雀鳥時,才能上傳記錄,未能記錄整條路線。
  • 成本:較便宜

©John Allcock

這是在香港第一隻被環誌的紅腳鷸啊!

(香港的足旗顏色是上白下黃)

 

方法二:遙測追蹤

  • 方法:將定位工具如無線電或衛星追蹤器安裝在雀鳥身上 
  • 準確度 :能時刻追蹤雀鳥位置,更準確紀錄
  • 成本:價格較昂貴 

研究員正在白頭鷲的背上安裝太陽能遙測裝置。

 

候鳥遷徙必需品

由於候鳥的遷徙旅程十分漫長,牠們於出發前都會預備好完好的羽毛及厚厚的脂肪。羽毛能在遷徙旅程中為雀鳥保暖,並幫助飛行,因此雀鳥會定期更換並整理羽毛,讓羽毛保持完好。另外,雀鳥飛行時會消耗能量,所以出發前會先儲存大量脂肪,為長途旅行提供能量。例如,候鳥之一的斑尾塍鷸於遷徒前就會增加約30%脂肪啊!

遷徙危機

候鳥飛越長途旅程花費大量能量,遷徙過程亦非一帆風順。你有聽過雀鳥遷徒時會面對以下的人類威脅嗎?

1. 捕獵野生雀鳥

黃胸鵐(禾花雀)是以稻米及穀類為食的候鳥。早年食用黃胸鵐被認為是具消費能力的身份象徵,因此牠們於數十年來被大量捕殺。濫捕問題令黃胸鵐數量不斷減少,早年更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列為「極度瀕危」。 為保護「到港一遊」的黃胸鵐,部份農夫與保育團體合作,運用生態農業方式打理農田。收成期時部份農田並不會收割,以便留下穀物吸引雀鳥(包括黃胸鵐)到塱原覓食。

©Manshanta Ghimire

「極度瀕危」的黃胸鵐(禾花雀)

 

2. 漁民阻止雀鳥覓食

魚塘為本港常見濕地,漁民花半年至一年準備及打撈魚獲,但魚獲收成期多與候鳥遷徙高峰期碰個正着。為防止魚塘內的魚被雀鳥吃光,新界漁民曾嘗試張起防雀網,阻止雀鳥進入魚塘,但防雀網有機會令雀鳥誤入網中,甚至死亡。 為減少雀鳥在魚塘受到傷害,漁護署會定期舉辦講座及工作坊,教導漁民防止雀鳥捕食魚類的應對方法。養魚戶如需要財政支援,也可向由漁護署管理的貸款基金申請低息貸款。漁民也會在冬季放乾魚塘,把魚留在已放乾水的魚塘內,吸引附近的水鳥到魚塘覓食。 

© WWF-Hong Kong

米埔附近的魚塘

 

3. 濕地用作城市發展

為配合社會需要,近年不少濕地被改變用途以進行發展。米埔周邊的濕地被發現遭到非法填平,並意圖改變土地用途作車場及貨倉。這些活動會破壞鳥類及其他稀有動物的棲息地,亦會降低后海灣濕地生態價值及破壞濕地生態系統的完整性。世界自然基金會職員為應對這種情況,唯有就違法活動多加監測,並把情況提交政府。 

 

本文由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提供。

作者簡介
大比
大比

來自非洲,熱愛大自然,喜歡小動物。創意無限,想法天馬行空的藝術愛好者。喜歡鑽研烹飪和園藝,喜歡學習一切古靈精怪的東西。

關鍵字詞: 繁殖地 |渡冬地 |鳥類環誌 |濫捕 |生態農業 |生態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