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停住的瞬間

作者: 細細溪溪嬉戲嘻嘻 最後更新: 25/11/2021

        候鳥一年一度從北方遷徙而來,聚集在公園空地上啄食,酷暑一夜之間冷卻為寒冬。溫暖的日影打在林木上,飄浮的塵土宛若飄灑在風中的金粉,增添了幾分朦朧感。

        我走在長長的行人道上,腳下的落葉咯吱作響,突然驚覺似乎隨著年歲的增長,四季的輪轉也變得模糊了。

        「冬天啊冬天⋯⋯」我口中念念有詞,思緒也隨之飄散至過去。印象中,在家鄉那沿海小城的四季是分明的,春季生機勃勃,草木抽出新芽;夏季綠意盎然,路旁的扶桑花紅艷似火;秋季天高氣爽,桂花十里飄香;冬季寒風蕭瑟,山谷裡的梅花卻開得嬌豔⋯⋯忽而想到與之有關的春節、端午、中秋、冬至等佳節的記憶片段,心上突然生出了一分孤寂的心情,是鄉愁?還是對已逝時光的惋惜之情?就連我自己也說不清,道不明。

       「人為甚麼要長大呢?多希望可以一直停留在那些快樂時光中啊⋯⋯」我抬頭望著萬里無雲的天,感到有些迷茫。

       「如果給你一次可以穿越到過去的機會,你會想要回到哪個時候呢?」一個空靈的聲音突然在耳畔響起。

       「你是誰?」四下無人,我不免感到有些心慌意亂。

      「我是掌管時間的神。」

      「冬至。我想要回到十年前的冬至那天。」思索片刻後,我堅定地說道。

        北風突然吹得迅猛,滿樹的葉子被搖得嘩嘩作響,樹梢上數十隻鳥兒驚起,撲騰著翅膀離去了。霎時一道光直擊天靈蓋,再睜眼時,周圍的街貌都變了樣子,小巷蜿蜒綿長,遠處高高塔樓浸潤在薄薄的霧氣中。我低下頭,搖了搖胖乎乎的小手,還有些不敢相信——我居然真的穿越了!

      「一心!你站在巷口做甚麼?」時隔多年,當那熟悉的聲響再次響起時,我的淚水溢滿了眼眶。

       我立馬回頭,爺爺就坐在那大理石階梯上,手中拿著竹木製成的水煙筒,口裡呼出了一團白濛濛的煙霧。我用袖子抹去了眼中的淚水,一口氣跑到爺爺身旁坐下,水煙筒內的液體咕嚕咕嚕作響。

       「你怎麼眼眶紅紅的?」爺爺將水煙筒放置一旁,緊張地問到。

        「爺爺,我⋯⋯我不想你再吸煙了,電視上說吸煙對身體不好」我有些慌亂地答道,從喉嚨發出的聲音仍然稚嫩。

       「好!爺爺不吸了!不吸了!」他樂呵呵地笑道。

       童年時,爺爺時常坐在門口的石階上一聲不響地抽著煙,而我就在一旁做著功課,每每聽著大竹筒內的咕嚕咕嚕聲,總是會有一種心安的感覺。可是,長年吸煙的緣故最終令爺爺患上了肺癌,備受病痛折磨。我永遠也不會忘記他生命消逝前的那幾日撕心裂肺的咳嗽聲,不會忘記他語重心長地對我說,要好好愛惜身體。假如可以時光重來一次,我一定要勸說他戒煙,而今,我是真的做到了。

       「爺爺,我要聽故事!」我雙手托腮望著他。

       「好!猜猜我們今天要講什麼故事呀?」他一如從前那樣神秘兮兮地問道。

        我心底暗暗偷笑,知道他會講常羲浴月的故事,但我還是搖搖頭說「不知道」,這是故事會永恆不變的開場。

        「話說很久很久以前啊,天帝帝俊有個妻子叫做常羲,她生下了十二個皎潔的月亮,然後呢她就把這些月亮帶到天河邊給它們洗澡。為什麼月亮在瞑昏時這麼亮呢?明月之所以明亮,可能是它被萬千星輝浣洗過吧。最終呢,這些月亮就變成了十二個月份,也許它們是輪流在天空值班的呢!」說著,爺爺也吃吃地笑了。

       長大後,我翻閱過山海經,對於這個故事的記載,書中僅有短短兩句:「有女子方浴月。帝俊妻常羲,生月十有二,此始浴之」。爺爺講的故事中那些富有奇趣的想法,我從來沒有在書上見到過,是爺爺自己加上去的呢?還是爺爺的爺爺這樣告訴他的?我不得而知。如果未來的某天,有小孩央求我為她講一個故事,我想我也會講起這個個常羲浴月的獨家故事。

       冬至的團圓飯後,爺爺帶著我出門散步。縱然北風嗚嗚哀嚎,心裡卻是溫暖的。街邊的小販推著車叫賣著糖炒栗子,我也得到了一包。一顆顆圓圓的栗子,裝在牛皮紙袋中,散發出絲絲古樸的氣息。不知道走了多久,爺爺叫住了一輛三輪車。

    「去媽祖廟的戲台,多少錢啊?」

    「阿伯,今夜過節,收六元。」

       坐在載人三輪車上,風呼呼從耳邊劃過,沿路的光影也呼呼閃過:低矮房屋前的明堂燈、昏黃的街燈、騎樓閃爍的霓虹燈牌、塔樓上五光十色的探照燈⋯⋯近年來被淘汰的各色燈光又顯現在眼前,頗為百感交集。

       每逢佳節,媽祖廟前的大戲台總有不一樣的戲曲表演。今日的節目是什麼呢?公告欄的紅紙上寫著——《蘇六娘》。戲台前,擺著一排排的長板凳,旁邊有個小攤,正燒著柴火,賣著熱滾滾的薑汁湯圓和芝麻糊。戲目還未開場,已有疏疏落落的人坐在了前排。爺爺走到那小攤,買了兩碗薑汁湯圓, 我們兩人就在那燈火闌珊處滿足地吃了起來。

    「冬至就應該吃圓子嘛!」爺爺呷了一口黑糖薑汁,感嘆道。

       我點點頭,直說好吃。我向來不喜歡吃甜食,只有這一碗湯圓的味道讓我惦記了許久。黑糖薑汁甜而不膩,薑汁的熱辣驅散了冬夜的寒氣,湯圓細膩軟糯,芝麻餡更是唇齒留香。

       劇目開場,我們坐到了中間的板凳上,板凳長而窄,況且木頭硬邦邦的,坐著並不舒適,不過這並沒有阻擋觀眾們的熱情。演出過程中,時時有阿公阿婆討論劇情的聲音。十年後再看《蘇六娘》,我依舊聽不懂戲腔對白,所幸兩側有發光二極管字幕,才能夠明白故事的內容。

       不知戲曲唱到了哪裡,疲倦感突然爬了上來,我就一聲不吭地倒在了爺爺的膝蓋上。雙眼彷彿有千斤頂般沉重,依稀見到一輪明月高掛在夜空。寤寐之間,我能夠感覺爺爺將我的碎髮撥在耳後,無奈地笑了笑。時間啊,就停止在此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