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新西蘭之遊

作者: Student 1234567890 最後更新: 15/08/2021

  夜幕籠罩。夜空一片漆黑,漫天星辰匿於濃雲後。只有一抹輪廓糢糊的半月,散發著淡淡光暈。

  隔著冰冷的玻璃,我在被褥中輾轉反側。又是難以入眠的夜晚。

  鬱悶。

  回想過去一年,自己好像一直在原地徘徊。疫情肆虐,我們都盡量留在家中,期待已久的暑假反而成了淡而無味的一段日子。一年一度的暑假旅行也理所當然地被取消了。

  當然,我不會為此無病呻吟。自身娛樂不比抗疫,不顧一切而出遊、增加病毒傳播的機會,是極度不負責任的行為,應遭譴責。

  只是,枯燥無味的生活的確令人心生疲憊。

  看著色調平淡的夜空,飄忽的思緒彷彿回到了在新西蘭度過的寥寥數日。

  

  兩年前的暑假,我們和舅舅一家到新西蘭旅遊。居住於郊區的民宿內,無疑是全新的體驗,給予慣於城市生活的我們一個喘息的空間。

  其中一夜,更是難忘。

  當晚,一家人齊聚於民宿的後院。屋子雖簡陋,後院卻頗為寬闊,地上雜草叢生,攀藤植物亦肆無忌憚地纏繞著牆壁,可見民宿年久失修。

  院子裏,有一個生鏽的炭盆,我們便把炭點燃了,打算體驗體驗圍爐取暖的感覺。

  最後一抹夕霞,隱於天邊。

  我們圍著火盆,席地而坐。天寒地凍,倒也沒起風,耀眼火燄溫柔地舔舐著盆緣,並不靈動,卻很平穩。紅光隱隱的炭散發著陣陣熱氣,我們用冰冷僵硬的手掌湊近,片刻間便感受到雙手溫度回升引致的痕癢。正如舅媽所感嘆:此情此景,若配上外脆內軟的烤棉花糖,便堪稱完美。

  我盤腿坐在牆頭上,看著年幼的表弟表妹互相追逐、鬧騰。火光映在我們臉上、眸中,每個人的臉頰紅彤彤的,面部輪廓在漆黑中顯得特別鮮明、溫暖。民宿外面是一片樹林,枝葉鋪滿上午遺下的積雪,在黑暗中透出星星點點的日落餘暉,如深埋礦中的珍稀鑽石,賞心悅目。

  孩童稚嫩的嘻笑此起彼伏,爐火發出霹靂霹靂的微聲,夾雜著大人們的喃喃細語,氣氛和諧。

  

  夜深,寒意尤甚。漸漸,孩子們不禁寒,耷拉著腦袋,隨著舅舅他們進屋。父母也呵欠連連,叮囑我要注意時間後便睡下了。

  我擁著厚實的棉衣,並沒覺得太難受,沿著牆頭躺著,仰望清空。

  新西蘭上方的蒼穹,令人驚艷。異於香港飽受光污染的夜空,那片天並沒被絲毫烏雲所掩蓋;萬丈星河,一覽無遺。乳白光暈若隱若現,變幻無方,襯得夜幕如一塊圓潤璞玉,光芒不銳利,卻讓人越看越舒適,醉於其中。遙遙發亮的繁星遍佈天際,亮得不張揚;只有那顆北斗星,灼灼燃燒,脫穎而出,獨據一方。

  萬籟俱寂。我沐浴於可貴的靜謐,一切煩躁一掃而空,心如止水。

  更深夜靜。星辰璀璨美如畫,一人自醉,不亦樂乎。

  攜星海,入夢。


  猛一睜眼,窗外晨曦初露,已是新的一天。昔日美景,猶在眼前。

  我繫起窗簾,細看逐漸甦醒的城市。雖是南柯一夢,卻像真的去了趟新西蘭一樣;心中的鬱悶,早已淡去。

  就把這個美好回憶,化為動力吧。再次出遊的機會,或許遙遙無期,又可能近在咫尺;無論如何,疫情的陰霾總會散去,只要保持信念,一切定會陰轉晴。

  再次到新西蘭旅遊的一天,指日可待。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