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不能遺忘的人/事/物

作者: 曹毛 最後更新: 13/03/2021

       炎熱的夏天,陽光異常熾熱,快讓人睜不開眼睛,爺爺蹣跚的往家門前乘涼,危危顛顛真不讓人省心,頭髮如白雪暟暟,兩䰅如霜,黝黑的臉龐,瘦削的樣子,早已挺不直的腰,他坐在門前雙眼無神撥着扇,扇上正是他愛人的模樣,不如何時他忘掉了一切,整天抱住扇子不肯撒手,我讓他隨我進屋,他擺手搖頭:「你是誰?怎麼在我家?玉婷呢?玉婷!」我二話不說躺在他的懷裏,心裹極為難受的啜㕸着,他輕撫着我的頭問道:「你到底是誰?」,忽然一隻蜜蜂飛過我不禁想起那時的事。

       那是我在上小學的事了,那時嫲嫲剛去世,爺爺傷心欲絕痛哭流涕,終日把自己困在屋裏也不跟人接觸,連棋友來找他,他也視而不見,家裏的后院梳於打理,雜草叢生,綠油油的一片快長瘋了,楊柳枝葉婆婆,成為了我的樂園,花草成為了我的玩具,螞蟻、蝴蝶、蜻蜓也成了我的玩伴,我總玩得不亦樂乎。直至有一天院子裏來了不速之客,蜜蜂三五成群在爺爺房間窗外築起家來,以前我總透過窗的縫隙窺看爺爺,屋裏漆黑一片燭光閃爍,爺爺一針一線修補着嫲嫲的毛衣,悶不吭聲,可現在爺爺為防蜜蜂進屋把窗也關上了,所以我便起了捅蜂窩這個念頭。

       有一天爸出差了,媽也去了菜市場,簡直是不可多得的大好時機,是時候教訓這個鵲巢鳩佔的壞人,我從地上搭起柴枝,不加思索便把蜂窩捅了下來,「轟」的一聲,受驚的蜜蜂衝出來,橫行無忌,一湧而上往我撲了過來,陣勢之浩大讓人記憶猶新,現在想起仍心生畏懼。我倒在地上昏暈了過去,爺爺聽到一些動靜急忙衝出來,他看到我倒在地上頓時自己目瞪口呆,手足無措,他把我抱到背上單人匹馬往醫院衝去,我當時半夢半醒,溫暖的背我畢生難忘,聽到他説:「我還想看着你結婚,看着你成長啊!」他一路奔跑淚飄在空中。一覺醒來頭昏腦脹,爸媽把我訓斥了一頓,我嗚咽起來覺得他們不關心我,爺爺癱坐在椅子上,他慢慢向我走過來,輕撫着我的臉,露出慈祥的笑容暖意窩心。我攙扶他回家,過了幾天爺爺招手叫我到后院去,我像吃了熊心豹膽大步奔向,他指着地上一隻蜜蜂,我不由自主退后兩步,「別怕,他已經死了」他說,仔細瞧仰面朝天還有幾隻螞蟻踐踏他的屍體,我有些疑惑,爺爺說:「蜜蜂與你本是互不相干的,你卻破壞了他的家園,他才叮你誓死保衛家園。」我感到慚愧與內疚原來我才是壞人,爺爺我還想再與你下棋,還想伏在你的背上,還想再聽你説故事!

       上了中學后,我有了自己的朋友,回家的時間少了,對爺爺也是百般不耐煩。有一天我在家裏溫習,爺爺敲門進來問我喝水嗎,我拒絕了他,過了一會兒他又敲門進來喝水嗎?我滿臉不耐煩大聲喝斥不喝,又過了一會敲門聲再次響起,我怒火中燒打開門「你很煩!」,我衝出門外不小心撞到他,「砰」的一聲,水杯落在地上,碎片滿地,水散落一地,我頭也不回離開了,他看着我的身影愈來愈小,滿臉落莫彎腰撿着地上的碎片,他再次把自己困在房裏。還記得那年春節,萬家燈火,家家戶戶張燈結綵,我在大街上央求爺爺給我買糖葫蘆,他把買菜講價省下來的錢給我買了一串,酸甜酸甜,你一口我一口,我心滿意足牽着他的手回家。後來聽爸説爺爺患上了老人癡呆症,漸漸甚麼也忘記了,記得有一次我帶他上街逛,他忽然蹲在地上,「這是那裏?你是誰?我要回家,我要回家」,他捂着耳朵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他失禁了,我馬上把他攙扶起來,街上的人交頭接耳議論紛紛,讓我感到羞恥,這是錯誤的,我並沒有做錯事。

       「你到底是誰?」我說:「我是你的孫子,你最愛的孫子。」他撓着頭滿臉疑惑:「孫子?」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