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儲蓄—媽媽

作者: 故月 最後更新: 20/01/2021

    每個人的心靈深處都承載著許多美好的回憶,倘若問我我的心靈儲蓄罐裏埋藏著什麼,那定是我兒時最重要的人,「媽媽」。

    小時候,每當廚房傳來「剁!剁!剁!」的刀響聲時,我就會迫不及待地往廚房飛奔而去。「媽咪!今天有我最愛的土豆絲耶!」從房門蹦到廚房叫道。說完便乖乖站在一旁幹瞪著,看著媽媽切了一顆又一顆的土豆,因為我清楚的知道媽媽不會允許我使用菜刀,因為媽媽怕我弄傷,媽媽也非常避諱我進廚房。每次想嘗試做飯,都被媽媽惡狠狠地回絕了。「你就在旁邊看,看著看著就會了。」媽媽一邊翻炒著鍋裡的菜,一邊對我說道。每次滿懷期待地詢問,而每次都是這句枯燥的回答。漸漸的,我就不問了,就傻傻地站在一旁,突然有一天,媽媽讓我幫她切土豆絲,我愣了,「別開玩笑咯!你可從來不讓我碰刀的。」我雙手一攤,對著媽媽搖搖頭說道。媽媽指了指那砧板上的土豆,說:「土豆我給你削好皮了,小心點切哦。」我頓時激動地倒吸一口氣,驚訝地看著她。「土豆要先對半切,然後切片再切絲…」媽媽一邊幫我捲起袖子一邊嘮叨道。其實我也沒怎麼在意聽媽媽所說的,只是在切的時候,眼睛看著一個地方看了許久,只聽見菜刀和砧板相撞的聲音。「你在想什麼?」媽媽在一旁問。我突然從意識間醒來,還沒注意媽媽的問題,就聽見媽媽的尖叫。看了看左手,原來菜刀劃破了一道口子,其實也不是很痛,只是感覺媽媽的反應好像有點激烈。「都叫你小心點兒,這孩子,怎麼就這麼不小心呢?」說完就托著我的手去沖水消毒,貼創可貼的時候也不忘批評我兩句,「你看看你,都說你要小心點,怎麼切個土豆也能走神…」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當時在想什麼,就在我不解的時候,我的手指已經被繃帶包得鼓鼓的了。「媽咪,不是貼創可貼嗎?」,「我怕你傷口癒合慢,又怕你止不住血,還是多貼幾層保險一些。」我目瞪口呆地看著那個被包裹得嚴嚴實實的手指,又看了看眼前正在收拾醫藥箱的母親,不敢相信,我只是想學做菜而已。「那個…土豆妳就別切了,乖乖在這等著吃飯吧,我可不想再看到你手上多添幾道口子。」她嫌棄又擔心地重新進入廚房準備她的拿手好菜。

    媽媽做的飯,即便是五星級飯店,也沒有媽媽做的有味道。媽媽說每次看見我吃飯吃的開心,她也就開心,聽說我要減肥,就要了命地勸說我。「女孩子不用減肥,就是要肉肉的才可愛,聽媽一句勸,別減肥了噢。」說完就興致勃勃地從廚房端來一碗雞湯。「閨女!你看,這是媽熬了一上午的湯,可香了!你快嚐嚐看。」媽媽熬的湯總能在寒冷的冬天尋回一絲溫暖。「咕嚕~咕嚕~咕嚕~」「怎麼樣怎麼樣?好喝嗎?」媽媽兩眼發光地看著我。「好喝,媽咪做什麼都好吃,這湯更是美妙絕倫!」,「要不要這麼誇張,不過,你喜歡就好。」媽媽一臉慈祥地看著我喝完那碗湯。

    只是,媽媽見我如此愛喝那雞湯,日後的那個禮拜,我天天喝雞湯,終於有一天我忍不住問媽媽:「媽咪,你最近怎麼只煮這雞湯啊,我喝不下去了。」「啊?因為你愛喝啊,那…那我這幾天換一下新口味好嗎?」媽媽慌亂也就只有這時候才會有了。

    我發現媽媽們都有個通病,只要我們說哪道菜好吃,她們就會頻繁地煮那道菜,直到你厭煩地埋怨為止。也許媽媽們對我們的要求很高,不可以碰這個,不可以碰那個,但是只要我們受了傷,她們一定會是第一個關心我們的。也許有時候媽媽們的要求也不是很高,只要看著我們開開心心地長大,一碗湯,一道菜,都足矣。其實媽媽們這一輩子,就是在拼命把我們覺得好的都給我們,愛的不知所措了而已。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