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放下的收穫(修改版)

作者: (๑˘ ₃˘๑) 最後更新: 21/12/2020

不記得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思維開始變得混沌不清,每天腦袋像灌了鉛一樣沉重,反應遲緩,行為魯鈍。我的情緒變得起伏不定,上一秒與人言笑晏晏,下一秒心中卻倏忽升起巨大的痛苦與悲涼,歇斯底里地控制失控的情感,卻最後往往是無果。他們都說我病了,是抑鬱症。知道這件事的人往往都很擔心我,母親會每天對我噓寒問暖,父親雖不善言詞,但總會事事遷就我,惟恐我有丁點不愉快。但其實我并沒有覺得自己的情況有他們想的這麼糟糕,我覺得很多時候,我只要再努力一點去控制情緒,再在某個關口堅毅一點點,我應該是可以戰勝它的,我應該是可以戰勝那些無處安放的感情的。我想,把它當成一次挑戰,然後努力克服和戰勝它就夠了。要行非常之事,自當有非常人之心,我只要有絕對堅強的意志,便可以克服一切。人生會遇到的挑戰有很多,而這不過是其中比較困難和艱苦的一個。戰勝挑戰,我將收獲勝利的果實。懷著這樣的信念,我嘗試克制那些凌亂紛沓的思想與情感,嘗試用意志克服我的病。

   

  但是我依舊感受不到正常人會有的情感,那怕我每天都在強迫自己混亂的腦袋理解他人的想法。患病之後,我有很多次對著朋友和不太熟悉的同學或激動或悵望的臉說出不合時宜的話。舉個例子,曾經有一位我剛認識的朋友,她偶然觸景生情,十分有感觸地聊起了她那愛家暴的父親和懦弱的母親。她的言辭十分輕鬆和幽默,我混沌的腦袋并不能及時地反應過來,於是我隨意和輕鬆地轉頭問她待會兒吃飯的地點,然後……然後呆滯於她泛淚的雙眸裏。自此之後,她每次遇見我只會生疏地點頭,再不復初見的熱情和親近,甚至帶了幾分尷尬。這或許只是一件小事,可我為此感到很痛苦,我覺得這一切都歸咎於我那該死的病,讓我不能正常地與人相處,但我不能令所有人包括她都體會我,因為我并不能宣告全世界我患上了抑鬱症,而我不能正常地與他們共情。其實這個世上沒有真正的感同身受,人從一出生就註定是孤獨的。這樣想著,我更痛苦了,我常為了類似的事在深夜裏不能遏止地哭泣,我不能接受,我明明已經很努力地在克服我的情緒病,可我身邊的一切都變得更糟糕,這讓我感到挫敗和更深的頹喪。

  我開始思考放棄,放棄我的掙扎和我的生命。於是某一次病發的下午,我躺在床上,第一次放棄了掙扎和拒絕頹喪的念頭。我告訴自己,人活百年,偷閒一個下午又算得了什麽呢?可我竟然從這樣「負面的」、「消極的」的想法中獲得了些許的放鬆。難得正面的感情讓我看見了希望,我不禁思索,或許不是放棄,而是放下。放下自己的執念,不要在每一次的不達預期而苛責自己,不如嘗試和自己和解,與自己的不完美握手言和。從一開始,人生來世上,本應自由而活,有太多的枷鎖都只是自己因著各種的期許加給自己的。但有些人、有些事,其實是難得糊塗,放下自己對此的執念,或許將收獲不一樣的風景。放下,將帶來收獲。以為跨不過去的坎,恍然之間,實際上很輕易便可以跨過去。有生而來一切背負不動的痛苦,在歲月的洗禮和能力的增長之下,終將變得不值一提。

  

  如果知道了這一點後,只要確定自己在往前走就夠了,往前走,一切都將變成身後的故事。

  

 學會放下的重擔為我永夜的世界帶來了一抹亮色,我長久以來頭一次生出了想到附近咖啡館吃芝士蛋糕的念頭,走在街上,我慢慢地、慢慢地感受到久違太陽的溫暖。心潮激蕩之際,我為此熱淚盈眶,久久佇立在大街上。直到身後傳來不確定的聲音:「不好意思……請問你是允行嗎?」我轉過身,認出了她便是多年前,那個和我說家事的女孩。我微微一笑,笑容裏帶了久別重逢的欣喜,在那一刻,我再沒有在意自己曾經因情緒病與她造成的不愉快。我告訴自己:只是漫長人生的一位過客而已,不必過份執著於脫軌的自己曾為對方帶來的不快。只見對方也爽朗一笑,不見曾經的芥蒂。我與她結伴前往咖啡店 又想:放下執著,你將收獲成長。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