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下雨天

作者: Student 1234567890 最後更新: 16/08/2020

《那個下雨天》

   那是一個難忘的下雨天。

   兩年前,我的奶奶依然健在。她是位八十來歲的老婆婆;大概是愛笑的緣故吧,所以眼邊和嘴角的皺紋已深深地鈎劃在臉上。她獨自住在藍田的舊居,我們一家每逢星期天都會去一趟探望她。奶奶患有輕微的老退化,所以她常常會忘記各種東西,說話含糊不清。她每次見到我時都會不停摸着我的頭,嘴裏一邊嘰哩咕嚕地不知說什麼,一邊笑得見牙不見眼。爸媽一直不知道,其實我不喜歡去探望奶奶,甚至會因為她的病徵輕視她、嫌棄她。

   那一天,我放學後如常走向油麻地的補習社。當時天朗氣清,陣陣涼風吹來,沁人心脾,令我身心舒泰。

   我步出補習社時,已經是六點多了。

   「轟隆!」雷聲一響,驚天動地,嚇得我心中打了個突。天上早已烏雲密佈,四周雨僝風僽;回頭一看,剛好看到保安人員把補習社的鐵閘拉下。日間的天氣如此晴朗,我並沒有帶雨傘,巴士站又在三條街道以外;我若冒雨跑過去,非變成「落湯雞」不可。我只好以背部緊貼牆壁,一面在那小小的屋簷下避雨,一面撥電話給爸媽求助,但是他們可能還在工作,所以撥了兩次電話也沒接通。當我正在乾着急的時候,我的手機驀地響起。我心頭一喜,想是爸媽致電來了,但一掏出手機,卻發現來電者原來是奶奶。

   我的身子一下涼了半截。不知不覺,難以言喻的失望自自然然化作了對奶奶的滿腔怨憤。我忿然接聽了電話。

   「喂,奶奶?」

   「嗯,乖孫呵!」她說話口齒不清,令人難以聽懂她在說什麼。「你……吃飯沒有啦?」

   「沒吃。」我不耐煩地說。為什麼她偏要在這個緊急的關頭,才說一些無關緊要的話呢?

   「哎呀,怎能……不吃飯呀?乖孫呵, ……吃飯啊,才會健康—」

   「我沒吃飯!」我火上心頭。「我沒帶傘,在油麻地被雨淋得濕透了!我吃什麼飯?拜托別再打來了!」我往電話裏吼着,差點氣得將手機一把摔到地上。我狠狠地戳着掛線的按鍵。

   其實我當時心知肚明,自己只是拿外婆當出氣袋,發洩心中的着急、發洩身上的難受、發洩自己對爸媽不接來電的惱怒;但當時怒火中燒,也不顧那麼多了。

   雨越下越大,我心中也越發慌亂焦急。一陣陣狂風像冷峭的利刃一般,連同豆大的雨珠吹襲而來。濕透的裙子黏着我的身體,如雪上加霜;我在風中瑟瑟發抖,彷彿已被永遠凍僵在原地。

   我也不知自己在那裏站了多久。我依稀記得自己不斷撥電給爸媽,但沒有一次接通。

   雷電交加,我在雨中呆然木立。

   突然,一陣「啪打啪打」的聲音從遠處傳來。一把蒼老的聲音在含糊不清嘅喊着:「乖孫呵!乖孫!」

   是奶奶的聲音!

   我如被閃電劈中了一般,全身劇烈地震了一下。是奶奶!我像一條死魚似的張開了嘴,呆了半晌,才找回了自己的聲音。「奶奶!我在這兒呢!」不知為什麼,我的話竟帶着哭音。

   「乖孫!」奶奶的身影出現在街頭。她幼如柴枝的手臂撐着一把傘,拖鞋「啪打啪打」地濺起了水花,顫巍巍地走到我面前。

   「乖孫!」她裂嘴笑着,笑得嘴也合攏了。「哎喲,找到啦!」

   「奶奶!」我嗚咽着。「奶奶,你怎麼出來啦!你一把年紀,很危險的!」

   「哎呀,你說了……那個什麼,沒傘嘛!我上了那個……巴士來的,我來啦!」她笑得臉上都是皺紋。「回家吃飯呀,吃飯好!」她慢慢在袋子裏翻着。「乖孫,我忘了帶那個……傘啦!怎麼辦呀……」

   在往日,我一定會感到不耐煩和嫌棄奶奶的健忘,但今次只是感到心中一團溫暖。

   「奶奶,沒事,我們回家吧!一起回家吃飯,好不好呀?一起回家吃飯!」

   「好!好呀……回家吃飯……」奶奶笑得更開了。

   莫名的淚水,融入了滂沱而下的雨珠,不斷無聲地流下我的臉頰。

   我撐着那一把小小的傘,和奶奶一起走向雨中。那把傘太小了,導致雨水都滴在我的肩膀上,但我一點都不覺得冷,反而覺得全身暖烘烘的,舒適無比。

   現在,奶奶已經駕鶴歸西了,但那一個下雨天,仍像是烙印在腦海中一般,永遠永遠不會忘掉。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