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作者: Seymore sama 最後更新: 04/09/2018

「這個家,我再也不回了!」他抓起書包,頭也不回地衝出家門。

 

「蘇然… …」母親伸出手想阻止,但男孩略顯單薄的背影已經消失在了濛濛夜色之中,只留下她停在半空中像是想抓住或輓留些什麼的手,和站在她身旁面無表情的父親。

 

其實,這一切的導火索,不過是個小問題。但之中牽扯了太多,青春期的叛逆、價值觀的不同、學校里的壓力等,都在長期的壓抑中累積到了極限,在這晚上一髮不可收拾地暴發了出來。

 

蘇然一直跑到了街心公園,在長椅上坐下,慢慢恢復了理智。一輛巴士靠著站牌停下,蘇然想也沒想就上了車,車上人很少,他刷卡後挑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默默看著窗外的景色快速後退。看著,就看出了神,回憶,也在大巴的搖搖晃晃中緩緩倒帶。

 

蘇然在九歲那年被從一個二線城市送到了首都的寄宿國際學校上學。突如其來的改變令他有些不適應,但他還是努力融入了新的校園生活,跟同學們打成了一片。

 

「我暑假打算去日本名古屋度假,據說那裡離京都很近,能趕上今年的夏日祭呢!」

 

「我去年復活節去過那裡看櫻花,真漂亮!但聽說加州大學暑假的夏令營挺不錯的,我父母幫我報名了。誒,蘇然,你呢?暑假有什麼安排,說來聽聽?」

 

「哎,沒什麼啦。回老家看看家人什麼的吧,年年都一樣。」蘇然也分不清那聲嘆息里的是無奈、是不滿,還是隱隱的自卑。

 

家裡因為經濟條件一般,父母為了供蘇然上學只能留在南昌打工掙錢,只有每年寒假暑假才會讓蘇然回家一次。可上了高中後,蘇然連寒假都懶得回來,所以每年家人共處的時間就只剩暑假這短短一個半月。

 

「然然,不如咱們課外活動稍微少報一些吧。我看這個編程你以前不是學過嗎?今年就先別參加了吧… …」母親看著學校的通知微微皺了皺眉。

 

「嘖… …同學都報了,就我不報,會很特殊的!又不是很貴,一個學期才兩千多一點… …」蘇然的眼神中帶著一絲連他自己都沒留意到的厭煩和嫌棄。

 

父親有點不開心了,說道:「蘇然!你怎麼說話呢?我和你媽辛辛苦苦掙錢給你,還不好好尊重父母?我們不指望著你養活我們,但這錢也不能亂花吧?」

 

「真是厲害了。你們辛苦勞動,對,但是這明明是你們一廂情願,我又沒逼你們。好,活動不報就不報,隨便,我看你們是想全班都知道我是個連學費都快要交不起的鄉下小子吧。」蘇然一點也不在乎父母眼裡的點點怒火,半靠在沙發上眯起眸子一副‘你們受苦你們自己樂意’的樣子。

 

「好你個小白眼狼,就知道回家跟父母逞能!不報就不報!報這麼多課外班,怎麼沒見你成績有多好呢?」

 

「蘇然,你爸說得對。不管怎麼樣,你也應該孝順父母,尊重父母… …」

 

「呵,除了孝順什麼的,你們還會些什麼?課外班學的是技能,學的是普通課程以外的東西,不是成績所能衡量的,懂不懂?」

 

爭吵在蘇然冷漠和瞧不起的逾期中變得越發激烈,身為辯論隊員的他終於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中略勝一籌,逼得對手不得不使出絕招。

 

「你,你要是這麼厲害,這個家是不是都容不下你了?有本事,有本事你就別回來了呀!你就遠走高飛吧你… …」

 

模糊中,蘇然感覺有一點涼涼的東西划過臉頰,癢癢的,癢癢的,就像是剛愈合沒多久的傷口。是淚。他哭了,淚水帶著無數說不出的情緒決堤而出,被刻意壓制的哭聲是一種無聲的宣洩。他在巴士停站的時候奪門而出,在街角找了個地方坐下,將頭埋在外套里盡情的哭了一場。哭吧,哭吧,哭完了就好了。哭吧,哭完了再想辦法解決吧,總不能一輩子不回去吧?哭吧… …

 

當他感覺再也哭不出來時,已經是凌晨了。天邊已經開始隱隱泛著灰白的光,照在他不停抽動的肩頭上,照在他滿是淚痕的臉上,帶出無盡的孤單和軟弱。

 

蘇然聽到一陣熟悉的腳步聲,他抬眸看了看。

 

「然,然然?」

 

女人的聲音中帶著驚訝,但更多的是小心翼翼的試探。

 

「媽。我,我們回家吧… …」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