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人生調味料

作者: 卓凱童 最後更新: 25/01/2018
人的一生本如一杯白開水,沒有任何雜質,澄明如鏡,但當我們作了第一個決定,為一杯白開水調味,加入雜質後,便泛起了漣漪。

「媽媽,藥很苦,能不吃嗎?」「早就叮囑了你穿衣服,你不聽話,後果便應自己承受。」苦味就猶如毒藥,令人避之唯恐不及,但吃過苦藥,才能痊癒。

人生得意事不如八九,總要面對苦。曾走過無數秋冬的朋友因小事大吵一場,雙方都不被理解,一起説笑的伙伴從無話不說變成無話可說。清澀的愛情好比曇花,開花的時間只有如朝露般的短暫,最終也是逃不過凋謝的命運,過後卻苦苦相思,對以往愉快的經歷久久不能忘懷,最後卻發現往日不能重來。摯親的死亡,令自己如陷深淵。在坎坷中一直以為會永垂不朽的燭光突然殆盡熄滅,消失得無影無蹤,寒冬中的長夜,再沒有噓寒問暖。以上種種都屬於苦事,但少了它們,我們又豈知甚麼是甜?

第二次看中醫時,已是十多歲,這次我在煲藥前先下幾片糖冬瓜,希望能調節苦味。看着面前一杯深歇色的藥,我屏着呼吸喝下。苦味再次充斥着我的口腔,吞下去後,一陣甜味不知從何湧上,擊敗了苦,我的口腔再一次被甜佔領了。
人生的甜往往在苦後出現。蝴蝶用盡全身氣力,為的是以一個新姿態破繭而出,令萬眾矚目。苦過後會令人知道自己的不足從而改善,成就一個新的、更好的人,然後甜就會降臨在身上。吵架後自我反省,勇於承認自己的過失,再次嘗試搭起橋樑溝通,曾陪伴秋冬的伙伴便如風般回到身旁。往後的相處,你一言,我一語再不需要,雙方的思念已串連一起,合二為一,感情更勝以往。情人的拋棄,造就我們遇上更合適的人,清澀的愛情不再,換來的是不再亂衝亂撞,懂得了解對方的需要,關懷別人,以「我們」的幸福為依歸,平淡中帶點不平凡,令甜一步一步充斥着。

第三次飲藥是三十出頭,因工作的繁忙我減少了看中醫煲藥的次數,同樣因忙碌,我把藥放至翌日才喝下,此時的藥已變酸了,令我後悔不已。

酸味代表着後悔最合適不過,酸味的刺激令人面容扭曲,若酸度太高甚至令口腔、喉嚨潰爛,每次進食時都會痛不欲生,然後便會後悔着,警剔自己日後不再犯同樣的錯。那些去世的摯親讓我們後悔着,在他們遞上蠟燭時,我們只懂挑剔蠟燭太熱,卻沒有好好感謝,等到燭光殆盡熄滅,才後悔自己沒有好好珍惜。犯過一次錯後,便會改過,孝順家人。被自己趕走的人,往往在過後才知道他是最重要的。此時鋒利的言辭、過火的行為、從沒遵守過的承諾對他所作的傷害已到達不可挽回的地步。每每看到他的照片,想到他那率真、充滿稚氣的笑容被自己親手摧毁,便令自己痛不欲生。不可磨滅的傷就像一把雙刃刀,同時刺進兩人,刃刀兩邊的人一邊傷痛,一邊內疚。此刻的酸起了警剔,告誡自己切忌衝動,令自己避免再錯。

現在的我已經老眼昏花,竟將指天椒乾當成藥材一種,一同在鍋裏煲着。喝下去舌頭麻痹的剌激感覺讓我回憶起以住的種種挑戰:沒有離別的苦,我不會懂得進步;沒有相惜相愛的甜,我不會懂得感恩;沒有内疚的酸,我不會懂得改善。是它們為我的生活注入味道,讓本來白開水變成能刺激味蕾的味道,使人生充滿歷鍊,得以完整。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