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獎作品 

觸地生情

作者: 沒有名字可顯示 最後更新: 25/01/2018

每次走過這段路、踏進這校門、走上這條樓梯、經過曾經的班房,往日的片段都令我歷歷在目。本想讓時間沖淡一切,把昔日的片段與感情封鎖在內心的最深處,忘記我們之間所發生的故事。誰知適得其反,這些感情一直在我內心醞釀,如煲水般翻滾、如火山般爆發。我只好藉著如此強烈的感覺時,把我們的故事寫下,寫下一段只有我們曾經經歷過的人才看懂的故事。我怕有一天會忘了我們之間的故事,被時間沖淡了我們的情,只剩下模糊的記憶,如碎紙機般被碎得零零散散,再也拼不回來,使我們再次見面的時候也沒有什麼話題可言。

 

走上這二十多級樓梯就是中一的班房,剛走的時候還是挺吃力,因為走不慣。一樓的第一個課室就是我們的班房,我們就是在這裏開始屬於我們的故事,我們的第一次相遇。那時我們都個子小,顯得桌子特別高,30人的座位都坐滿了。現在走這條樓梯已經不吃力,反而輕鬆的走上這。再次坐在這個課室變了的是自己個子長高了,位置再也坐不滿,只有我一個人坐在最後一個位置,還顧這班房的四周,壁報上再也不是貼著我們班的照片,而是一張一張的新臉孔的照片。我的耳機正在播放著一首歌,歌詞裡其中幾句是:

【如果我們不曾相遇 我會是在哪裏】

 

走出這個課室往前走就是視藝室了,視藝室有兩道門,第一道門在推開的時候會發出推門的聲音,可能是門的年齡太老了。即使現在再次推門,門也會發出當年一樣的聲音。第二道門的聲音較小,只有在最寧靜的時候才能聽見。我推門走進去,不變的是視藝室空氣中所散發著不同顏料、水彩的氣味,以及放在四周由同學親手做成的作品,這些作品摸上手墨水仍然未乾。這個視藝術的主人正是我中一、中二的班主任,以及中三的中文老師。以前我班的同學放了學都會來這裏做功課,把這裏當成自己的家,有時來了放下書包,就去買點東西回來邊吃邊做。在考試前這裏更熱鬧多人,多了些不肯溫書被捉來溫書的同學,我們坐滿了三分之二的位置。視藝室其中一面是鏡子,由地面到天花的面積,可以清楚反射視藝室每個角落的畫面、還有一個像小舞台的台階,後面掛著紅色的窗簾。偶爾老師去開會,然後這視藝術就是屬於我們的小天地、屬於我們的派對時間。同學們由認真的狀態轉為愉快的狀態,有的同學播起歌來對著鏡子跳舞、有的同學玩起捉來,模仿綜藝節目裏的撕名牌遊戲,找張紙寫上名字,用膠紙貼在背上,然後互相撕貼在背後名牌,被撕的人就出局了、有的同學躲在紅色的窗簾後,似乎在嚇每個走過來的人,各式各樣的有趣事件。每當有人推閞第一道門,門發出了聲音,全世界都立即回復到正常狀態,留下的只有同學的強烈呼吸聲,一切又回復正常。這個紅色的窗簾大概已經有很久時間沒有被人拉開過,現在一拉開,空氣中滿佈灰塵。在這裡回憶時,我的耳機又播放著另一首歌,歌詞裡其中幾句是:

【黑板跟書檯基本無變 班中的師生轉了別人 看到某個孩童埋在書桌大覺訓 昨天太遠 仍幻想彼此可步近】

【舊校變改 門前路長滿青苔 萬物會更改情永在 廿二世紀 球場上相約比賽 如果跑不到背著你賽】

 

走到三樓第一個課室就是中二的課室,這個課室在中一的課室同一個位置之上。這個課室就是我與我的一位知心好友相遇的地方。你經常坐在我旁邊或後面的隔離,每逢小息我們都會躲進投影屏幕後,看著窗外聊天,雖然對話普普通通,但我們也不想被別人打擾我們之間的對話。你我可以盡情大談未來、談夢想、談一些科幻情節、談電視劇內容、談將來想做什麼職業。你說你想做空姐,可以在飛機上邂逅一位帥氣的機師,你叫我到時可以幫你寫一本書,你連書名也想好,過程峰迴路轉,什麼科幻、非現實的場景也出現,最後的結局當然是幸福快樂的生活下去。你我心中都有很多很多想做的事,雖然看似遙不可及的職業和事情,但你我都可以暢所欲言,盡訴心中的理想。你我經常看著窗外,嚮往那自由的生活,像天空飛鳥般自由地飛翔,沒有束縛,能夠擁有快樂與健康的生活。你經常叫我玩一個手機遊戲名字叫做【夢想星城】,遊戲裏有千頌伊、都敏俊等主角,和現實都是靠開店做生意以賺取金錢,你說你要是遊戲裏的主角,你說你遊戲中的金幣能夠在現實中使用,你說你一定是個百萬富翁,擁有做生意的頭腦。我再次站在投影屏幕後,唯一不變的是窗外風景,以及當天的場景都在我眼前浮現。在這裡又是另一首歌:

【大家 一世有幾晚 知己的小船 其實客位有限 若知道 找到你多棒 不必等吉時 贈你一千個讚】

【能同船遊覽 撐過暖跟冷 相識很多人 留下卻很有限】

 

走到三樓的新翼其中一個課室就是我們中三英文分班的課室,中三的課室在四樓,而我們卻在這裏上英文堂。我們的路程只需要兩分鐘就能到了,但是我們 每次轉堂我們都會走著十分鐘的路程,用最緩慢的速度前進、用最快的速度離開,當然我們的緩慢並不是最遲,分班的課堂不只我們班一部份,還有隔離班的一部份,合二為一。我再次坐在當年上英文堂的那個位置上,唯一不變的是我們在英文堂的桌子上刻了一句中文簡短的句子,當中我們多次商討那個版本才更好,經過多次的討論後,終於完成屬於我們兩個原創的句子,第二天上課時卻意外發現在文字旁多了一些鉛筆寫的回答,令我們驚喜萬分,使用同一張桌子的人隔空交流,這是多麼神秘又有趣的事情呢!這張桌子都一直出現簡短的對答,但很快後另一位同桌人在也沒有回覆,這點實在令我們感到失望。我們經常推測到底文字的主人是男還是女?很想去尋找那文字的主人,當然都是徒勞無功。但桌子上的文字至今也在這。

 

終於走上四樓中三的班房,依然在第一個課室。門是打開的,但是空氣中散發一種不堪回首的氣氛,那一年我們班許多人都打算離開陸地,到那片大海去尋覓,這種想法不只是一個人的想法,而是像傳染病一樣爆發並傳播開去,很多人都有著這種想法。那年許多人上課的心情就像跳樓機般,由高突然降到最低 ,彷彿世界像靜止了一樣,空氣中寧靜得只聽到時鐘【滴答滴答】的聲音。我把這道門關上,繼續前行。播放著的一首歌,歌詞裡其中幾句是:

【在學習生活 學習什麼是快樂 然而世界太多狀況 願望望到希望 但現實總是太忙 前行察看 卻沿途跌撞】

 

走到尾就是中四的課室,中四的分班就像大風吹一樣,把我們吹散了,更有很多人到那片大海上航行,而我的那位知心好友也到了大海上,我以為我可以重新找到一位像你一樣可以傾心的人,卻只是尋到了新同學與朋友而已,有很多話不是不說,而是沒有對的人可說,雖然中四比起以往看似順境了些,其實暗藏許多躺著也中槍的事,有很多很多話都想告訴你,例如看了一個是悲傷的電視劇結局,以前我都可以不斷的和你說,說千次萬次,你話語雖然是帶點反駁的成份,其實都是安慰我。每次放學你明明都可以走最近學校的地鐵站入口回家 ,而你卻陪我走我回家的路,離學校最遠的地鐵站入口回家,偶爾我們之間還有很多話要說,我們都會到附近的公園,找個位置坐下聊天,一聊就一兩個小時,天都黑了我們才散,但是我們的話題還沒有結束。你經常【串】我,但是卻是友善的語氣。在我們同班的兩年,你曾無數次聽我說要到那片大海去,你經常嫌我煩,但是你仍然每次都會聆聽我說的話,聆聽我的苦水,我累了的時候可以和你說、我想放棄的時候也可以和你說,在你離開去那片大海後,我已經沒有再怎麼向其他人面前流露這些感受,每次累了,仍是要走下去。偶爾我們也會一通電話,每次一通都是一小時以上,即使你在大海、我在陸地,我們之間仍有很多話題談之不完。

 

走多幾步就是中五的課室在新翼裡,這麼多年來第一次在新翼的班房上課,這裏的風景優美、寧靜,空間比以前大。今年遇到很多很有趣而搞笑的事情,比起中四剛認識這班新朋友的感情交流更多了,去年剛認識的同學都沒什麼說話,今年在一次偶爾的調位,使我們坐在一起,坐在附近,對話多了,你們說著冷笑話,使我不禁地笑,你們的舉動令我覺得十分有趣。其實我很羨慕你們身邊有一班從中一,一起升到來中五的朋友。其實朋友不需要多,只要有一個真心的朋友留在身邊就已經足夠了。我相信緣分令我們坐在一起,我們聊天總有太多使我笑的對話。也遇到有趣的人,聽到有趣的話,有趣的人說著有趣的話,令我十分想笑,但我又不好無故發笑,過後回想起,走著走著也笑了出來

 

 

走下一層就是圖書館,我自修的時間都會躲在角落思考人生,或是在另一邊使用電腦。這也讓我重遇初中同班的同學,她和我說,她也快到那片大海去,可是明明她在陸地跑得比我快,跳得比我遠、爬得比我高,而她卻對我這樣說。我和她玩了一個小遊戲,每人都有四張牌,分別是【升】、【留】、【轉】、【走】,而我們都失去了【轉】牌的最佳時機,我們還有三張牌,而你我都決定不使用【留】牌,這張牌雙方都棄掉,你想不要【升】牌,你手上只剩下【走】牌,這張是你最後的底牌,而我手上暫時有,【升】牌、【走】牌,我不知道我最後會出那一張牌,也許最後不是我決定出那張,而是因應其他大環境因素使我逼不得已出其中一張牌,這場遊戲沒有誰勝誰負,也沒有絕對的答案。

 

在大海裏航行的人,遠到我快也看不見他們的蹤影,看不見他們的船身,我身邊亦有要比我早出海的人。而我卻在陸地的沙漠上迷失了方向,分不清楚東南西北,也不知道自己走著的路是向前、還是沿著剛走過來的路退後中。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