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獎作品 

來不及

作者: pearlnn 最後更新: 25/01/2018

我住在一個普通的村落裏,每日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周而復始,日復一日,平淡而揭不起一絲波瀾。而我的東鄰,是一個「灑脫」的人,經常穿著一身體面的中山服,一手拿着泡着烏龍的茶杯,一手拿着一把底部鑲有翠玉的羽扇輕搖,總是一副「安然自得」的樣子,因他對所有事情都抱着「還來得及」的心態,村裏人都叫他「來得及先生」。

 

「來得及先生」家裏也有幾畝田地,一年也靠這口糧算是自給自足。有一年,村長預測氣象,看天壓的低,雲唰唰的飄,恐是有暴風雨要來襲,忙不迭的讓村裏人都把田園收拾收拾,鞏固一下房基,把窗戶屋頂甚麼缺的漏的都補好。我拿着和好的水泥打算補補房頂那缺口,往東望去,「來得及先生」正躺在他們園裏的一張藤椅上,笑咪咪地念叨着甚麼:「每日家情思睡昏昏。」我好奇問了他家莊稼收割好了沒,他似乎對我打擾他的「情思」有所不滿,只擺了擺手,說:「還來得及、還來得及。」便又側身睡去。後來,暴風雨果真來了,家家戶戶都躲在自己的「避風港」,一家子圍坐在火爐前把前兒掘出來的紅薯烤着吃,樂也融融。只有「來得及先生」翻箱倒篋的把家裏鍋碗瓢盆都拿出來,接房樑滴落的水,可憐他家屋子太潮,連火都燒不旺,又沒糧食,他還像個沒事人一樣。田裏東西都浸壞了,那年要不是靠村長召集我們謀一些糧食給他,恐怕他連冬天都熬不過。

 

「來得及先生」會識字,而且字也寫得好,那年出城,謀了個抄書的工作。別人把書給他,讓他在限期之內完成,他卻每日還是閒庭信步,抄了沒一刻就到園子裏除草培花、泡茶逗鳥,你要是問他:「你那個武松看到山上老虎了嗎?」他也只是跟你打打馬哈:「快了、快了,還來得及、還來得及。」就這樣三番兩次,有時候他自己都忘了這件事,把書拿去墊他那搖搖晃晃的茶几,久而久之就再沒見他帶書回村裏抄了。

 

這位「來得及先生」也已經二十八、二十九了,男人三十而立,他卻一直孑然一身。他又說:「急甚麼,還來得及、還來得及。」可是家裏的老輩們等不及了。抱孫心切,也不知怎的給「來不及先生」尋了個媳婦。籌備成婚之事要不眠不休都能說上三天兩夜,可他還是保持他一貫「還來得及、還來得及」的風格,逼到最後一天,只鋪了張紅布綢緞在地上當地毯,放了一串鞭炮也就完事了,那鞭炮還是村長送來的。姑娘也是好姑娘,新婚衣裳都是家裏備的一件,也毫無怨言。

 

兩人成婚以後,村裏阿姨大嬸看媳婦那麼久肚子也沒個動靜,又忍不住嚼舌根。「來得及先生」還是那副模樣,只說:「急甚麼,還來得及、還來得及。」

 

又一年,深夜裏西邊那一座廟宇炸了線,整座廟宇都燒起來,廟宇香油多,加上村落裏的房子多半是木頭結構,順着東南風,火勢一下子便蔓延整個村落,火光把天都照紅照光。村長拉大了喉嚨讓大夥趕緊離開房子到南邊池塘那去,我叫了媳婦一手抱兩孩子便逃了。可「來得及先生」還是那副模樣,慢慢從被窩裏挪動不願出來,起身後又在衣櫃裏精挑細選一件體面衣服,又在打包那些個不值錢的細軟……慢條斯理,似乎來的不是火,是春風。他媳婦不斷讓他別收拾,逃命要緊,他還是那句話:「急甚麼,還來得及、還來得及……」這回他媳婦直的忍不住了,破門而出,也沒往南邊池塘去,怕是回娘家了。不管村長怎麼叫嚷,「來得及先生」還是在屋裏從容不迫……

 

救火的來把火撲滅已經是五更的事,大家在瓦片焦木下找到黑乎乎的一團,要不是靠那扇子底部的翠玉沒被燒壞,我們都不敢肯定那是「來得及先生」。我的娃看着我說:「『來得及先生』這次來不及了。」是啊!這次真來不及了。

作者簡介